旅行 /

Travel

會唱歌南田石古國威

南田石礫灘

非旭海社區

 

 

 

千里步道 環島慢行-封面確定版-訊息版

恆春

keyboard_arrow_left
keyboard_arrow_right

聽古道在唱歌

千里步道運動」在二○○六年啟動時,我一時有點不懂:真想要走路,不是什麼地方都可以走嗎?現在「千里步道籌畫中心」將這些年的探勘成果集結成《千里步道,環島慢行》一書,終於讓人明白:如果不是有這群先行者試走、找出只能有雙腳與單車上路的環島慢速路網,在很多汽機車仍多的路段上健行,並不舒服的。而若沒有這群先行者不停的呼籲保存步道,台灣能走的路也只會越來越少、越窄。以下,優先摘錄最受開發威脅的阿塱壹古道篇章。這段台灣僅存沒有公路緊貼的原始海岸,不樂觀的話將於半年後開始被公路破壞。怕它真的消失,我日前去走了一回,原來,這是一條得用聽的步道!那片礫石在海浪沖刷下,滾來又滾去,不停在「唱歌」。如此獨特的自然,難道台灣人真的無福消受、得用呼嘯而過的汽車聲來替代嗎?

二○○六年因投入千里步道環島路網的串聯,我開始走進這條位於台東達仁鄉安朔部落與屏東牡丹鄉旭海村交界,數百年前即是大龜文王國排灣族原住民狩獵、遷徙、通婚,乃至西方學者探險、西拉雅平埔族東遷逃難、清兵行軍,卑南──恆春古道上至今保留最原始完整的海岸線;而一八八七年五月,監督鵝鑾鼻燈塔工程的英國籍技師喬治.泰勒(George Taylor),在瑯嶠十八社大頭目潘文杰的陪同下經此路線前往恆春,更為阿塱壹古道留下珍貴紀錄。

「要串聯起環島的步行與自行車路網?」屏東、台東的朋友不約而同的告訴我們:「阿塱壹是一定不能錯過的!」二○○六年六月十一日步道運動第一場戶外步行活動──「六一一南北開步走」,便選定「漢順上學路」為北部步行路線,南部步行路線則為「阿塱壹古道─旭海南田段」的十二公里路。

從那時刻開始,阿塱壹便一次又一次重新喚起我對海的原初記憶,也牽繫著每一個曾親炙這段美麗海岸旅者的心靈。花蓮長大的我,對海並不陌生──第一次瞞著家人偷溜出門玩耍,在美崙溪出海口險些被海流沖走腳上拖鞋而不敢回家;小阿姨約會時帶著我當電燈泡,就和連續劇裡一樣,漫步在白燈塔旁長長長長的細暖白色沙灘上;高中時代更是三天兩頭,一放學便騎單車為賦新詞強說愁的獨坐海天一角,但曾幾何時,綿延的白沙海岸早已不在,而消波塊不僅是阻絕了踏浪的快樂,更阻礙了我們望向遠方的視野,海天一色只能框在水泥角的縫隙裡。

發表評論

分享這篇文章
分享這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