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

Travel & Leisure

 

 

 

 

 

 

 

 

 

keyboard_arrow_left
keyboard_arrow_right

家 與四時共舞獨家探訪,陳瑞憲的心靈基地

「從樹叢鑽出來,是回家最理想的方式。」陳瑞憲這樣說著。

低調的陳瑞憲,第一次讓媒體鏡頭進家門。當聽到出身小美冰淇淋世家的陳瑞憲,住在山上,我們原以為那是一棟台北老貴族的豪宅。直到發現地址門牌卻在一扇破舊生銹的小鐵門上,陳瑞憲趿著居家便鞋自己來幫我們開門,帶我們穿過一條滿是櫻花、菜園、木瓜樹,和小黑狗看守的小路,一邊說:「我常常有房東免費的青菜可吃。」我們才赫然發現:啊!租來的?

是的,台灣著名建築設計師的家是租來的。

但,當我們側身通過一株金狗毛野生蕨類,進入他寬敞的客廳時,卻是一次戲劇化的體驗:他把八扇三米高、一米八寬的大落地窗窗簾,徐徐升起時,原本幽暗的客廳,霎時出現有如國畫般層次錯落的自然風光,全幅躍然眼前:河流遠遠由左至右悠悠而去,橋樑中央端莊靜坐,遠山一片霧嵐,若有似無的隱匿雲靄之間。近處的相思林、再近窗一層的櫻花林,乃至臨窗的白花九重葛藤蔓……,自然的氣息,以一層層植物的枝椏,緩緩的向屋內伸手靠攏、環抱而來。

「有時候會有雲海。」陳瑞憲的聲音飄過來。但在巨幅風景之前,除了第一瞬間有哇的一聲,接著而來的是綿長的沉靜感,以致一時之間竟沒有人接話。一行四人都沉溺在大景之前的安靜中。

這租來的家,其實是陳瑞憲自己蓋的。整座屋子很簡單,就是一只玻璃盒子。在這裡,沒有一處自然風光能被阻擋。回家,不僅僅是從樹叢裡鑽出來,而是被樹叢所籠罩著了。

他心目中理想的家,是與自然依存共生的簡約場域。

「這個家我最費心的,就是怎樣看到景。」陳瑞憲說。曾受到摩天大樓頂層,四周戲劇化的天際線風景所感動,景觀必然是房子的視覺主體,這個觀念已經在他心中根深柢固。他費心找到這一塊原本只是菜園的土地,為的,就是腳下一片有河、有山,層次多變的景。

發表評論

分享這篇文章
分享這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