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

Travel & Leisure

 

 

 

 

keyboard_arrow_left
keyboard_arrow_right

燈光活用的劇場氣氛學強調光的機能運用而非燈具外形

家中材質無法立刻換掉,生活道具難以馬上到位,但有最後一個掌握氣氛的關鍵,能讓家在過年前及時煥然一新,就是燈光。

它能讓僅是四壁白牆的平凡空間立刻變得溫馨,或充滿戲劇性。但重要的是,布置重點仍不在燈具的形式,光源帶來的機能,決定氣氛的美感。

好燈擁有充滿生活感的光源

初購房子,我在想要塑造成北歐舊貨風小臥室的天花板,裝上有著四顆圓滾滾霧玻璃燈罩、典型塑料的橘色燈具。小臥室擺設少,自以為這燈具能呈現簡單俐落卻明亮有型的北歐風格。

為了睡前閱讀,我便在每一個燈罩裡裝入六十瓦的燈泡。某天不經意抬頭,天哪,過強瓦數的燈泡太熱,形狀很美的橘色老塑料整個扭曲變形,看得我心疼不已。

亡羊補牢的在藤沙發旁站一盞立燈,平時拉直燈柄,將光源朝天花板打上均勻柔和的間接光;要低頭讀書時,便拉低燈罩,就近把字句都照亮。這種溫暖的光線、隨著需求所選而產生的自在、閒適感,似乎才是真正北歐的生活感。燈光提供了理想的功能,氣氛也隨之而來。燈具長什麼樣子,可能不那麼重要了。

亮眼的款式和刻板安排,往往蒙蔽我們內心對燈具在機能面的需求與期望,覺得客廳就是要一盞引人注目的主燈,廚房和浴室則是萬年不曾質疑或重新考慮過的中央吸頂燈。每個人的生活習慣都有差異,為什麼光源的安排卻一成不變?

完全運用檯燈的傘狀光空間

「光線,原本就是為了要服務眼睛的。」擅長經營氣氛的豐華小館、春餘園子兩間餐廳主人唐白餘家中,不管是客廳、喝茶長桌,或是觀賞庭院的走廊過道,都沒有一盞吸頂燈、大吊燈,或聚光燈。只有透過素色燈罩漫開光線的一盞盞檯燈。因為,「不管站著還是坐著,都只要照亮眼睛以下、膝蓋以上的範圍,沒事也不需要看天花板、角落,不是嗎?」

剛走進來,的確昏黃一片。但無論是喝一杯茶、聊一下天,和狗玩,或者吃一盤唐太太拿手的臘味飯,傘狀燈罩下的光線,無一不聚精會神的照清楚了明亮的茶湯、對座人臉上表情,狗兒亮晶晶的眼珠,和肥瘦均勻的臘腸。輪廓清晰,卻不顯得過於鋒利。檯燈光圈外的方直角落,則在陰影的皺摺中產生一種圓潤、安心的包覆感。

發表評論

分享這篇文章
分享這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