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 /

Travel & Leisure

 

keyboard_arrow_left
keyboard_arrow_right

陶爸莊園的減法哲學

我們時常在談,我要什麼、生活裡還需要什麼?卻都忽略了,減法,才是生活更有餘裕的來源。奇哥董事長陶傳正(陶爸)夫婦,從減法出發,歷時六年修復傾頹莊園。驀然回首,才發現修剪莊園的歷程,竟也是生命最豐富產出的時刻。

故事主角:人稱陶媽的奇哥總經理應小萍。廢墟莊園:位於三芝的白丁農莊。時間:回到六年前。

當時,奇哥有限公司董事長陶傳正陶爸剛做完心臟支架手術,身為妻子、向來溫柔正面的陶媽,自大學一畢業就嫁進陶家,從最單純的家庭主婦,到三十七歲進公司擔任總經理,無論對內、對外,壓力都很大,陶爸的手術就像是最後一根稻草,壓垮了她再也負荷不了、壓抑多年的情緒。陶媽和陶爸先後都得了焦慮症。

陶家上下都感覺必須做些改變,陶爸和大兒子陶世恩密謀,趁著陶爸和陶媽出國旅行,把原本堆滿檔案雜物的總經理辦公室,請設計部同仁改造成溫馨幽雅的法式鄉村風。想不到此舉竟讓陶媽芳心大悅,環境的改變對人影響好大,連來訪的客人,都常一坐就捨不得離開。這一修反倒勾出了陶媽的興致,接著改造了家裡的一個房間,連帶興起修繕宛如廢墟的白丁農莊的想法。

承載回憶的頹圮農莊

白丁農莊,其實是陶爸父親、台灣著名實業家陶子厚所遺留下來的資產。光看得到的面積就有四甲,相當於半個大安森林公園,修繕起來是個大工程,一開始陶爸並不贊成,因為他對白丁農莊的記憶有好多糾結。

白丁是陶子厚昔日在《經濟日報》寫專欄時用的筆名,五○年代陶子厚在三芝購置一塊農地,陶爸當時還是高中生。「我父親很喜歡白丁,常當天來回往返。他自己畫設計圖蓋房子,先是蓋了一個亭樓,取名為觀海樓。他也愛種樹,樹長高,把海給擋住了,他一急,又把房子往上蓋,總是想到哪做到哪。」

曾經當過毛紡織公會理事長的陶子厚,個性海派好客,事業橫跨五金、紡織、養豬、麵粉、飼料,假日的白丁農莊,總是高朋滿座、冠蓋雲集。在陶媽的記憶中,小孩上小學前,全家還常去度假,後來,陶家事業出問題,陶爸為解決債務,忙得焦頭爛額,白丁或許有一天也得處理掉,沒時間也沒心情管。

發表評論

分享這篇文章
分享這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