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行/

Travel

 

keyboard_arrow_left
keyboard_arrow_right

賞稻林懷民:稻田的風是生命的呼喚、時光的流動,讓人願意放下一切

雲門舞集創辦人林懷民平時編舞工作壓力極大,但一到田間,他就頓時放鬆,開心的笑了起來。稻田是台灣農村文化的代表,滋養著我們的生命,你有多久不曾「來去鄉下住一晚」?這次,「alive優生活」要以賞花的心情來「賞稻」,親近農村,聽村民說人情故事。

「如果你安靜下來、願意傾聽,你會發現池上的稻浪是溫柔的,那裡有水、有鳥的聲音。在我的經驗,在台灣很少看到一『大』片田,是沒有阻隔的,遠景就是山,讓人覺得非常特別。」

雲門舞集創辦人林懷民,正回憶著他在台東池上所見到的稻作景象,他誇張的拉長了「大」字的音節,我們彷彿也跟著他去到了那片遼闊的田野。

他說,得天獨厚的花東縱谷,日夜溫差大,風四季不斷,「雲很多、風很大,陽光來了又去,照得稻田黑一陣子、白一陣子,細微的東西非常多、光非常敏感,在那幽微的光裡的顏色最漂亮,層次是最好的。」

今年是雲門舞集四十週年,雲門推出新作《稻禾》,林懷民說,他的創作靈感,就來自於台東池上這片大地。

為了編舞,他苦思良久,「這就像你很難訴說自己的母親,因為太熟悉了。」為此,他邀請了攝影師張皓然,到台東池上蹲點兩年,把農村的四季時序,放到約兩個小時的舞台畫面裡。

如果你以為稻作是靜謐無聲的,那就錯了,大風起,稻作婆娑起舞,相互摩擦滾起千捲浪,聲響仿如浪濤。而在火燒土的烈焰中,確實讓人感受到生命的消逝,與再生。

秧苗成長茁壯,一百二十天後成熟收割。收割後,農夫要點火燒田,火焰裡稻梗化作春泥,成為來年稻作的沃土。接著,注入圳水養地,空悠悠的稻田映著山景,等待翻土,隔年春耕當「驚蟄」來臨,秧苗再次種下。

這年復一年的場景,在張皓然的鏡頭下一一呈現,對林懷民來說,這就是「生命的輪迴」。他對稻作的詮釋,隨著生命階段轉換。

《薪傳》演出時,林懷民讓舞者在台上插秧,表達先民聲嘶力竭的耕種,那是一九七八年,五歲的雲門舞集在首演時,正好碰上中美斷交。之後,在《流浪者之歌》裡,林懷民讓三噸半的黃金稻米從天而降,那一刻,雲門以「華美而寧靜」來形容,觀眾都震懾了。

發表評論

分享這篇文章
分享這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