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

Travel & Leisure

 

keyboard_arrow_left
keyboard_arrow_right

「入定」當木工創作兼紓壓雜貨風手感木工課

近年木工課的火紅,與日式雜貨當道十足相關,這還真得歸功女生。對於木頭,男女欣賞角度大不同。男生喜歡研究的是木頭本身,看一塊又醜又髒的廢木,一刀切開的剖面卻別有洞天,鑿刻打磨後和原本天差地別的強烈對比。

女生嚮往的則是木頭創造的氛圍,如同日本工藝家三谷龍二在《木之匙》中敘述的場景:「器皿上唯一的裝飾便是木材本身的紋理,感覺就像天然純棉的日常穿著,透著一種自由隨興的自在。……尤其是早餐或在戶外用餐時使用,感覺比較對味。看見麵包、乳酪、沙拉或義大利麵之類簡樸的料理,盛裝在木質器皿中,總覺得好像特別的美味。」經過鑿刻顯現的木紋,磨圓拋光後的細滑,比起冷冰冰的金屬或是白瓷,似乎多了點質樸的田園風。

正因如此,木工課內容從大尺寸的家具,演變成小尺寸的食器、文具。製作木湯匙聞名的「無名樹設計」,及以木筆、木盤、木砧板教學為主的「木質線」,也都成為一開放就秒殺的課堂。

無名樹設計負責人李文雄說,「木頭本身就有三種樂趣,溫潤的觸覺、清香的嗅覺與美麗木紋的視覺。」一批本要當柴燒的檜木剩料,是李文雄開始刻湯匙的原因。他舉例,像阿拉斯加扁柏軟硬適中,適合拿來刻湯匙。「其實到處都是可利用的木頭,回收家具、小樹枝,教大家拿來做成實用的東西,也算是延續樹木的生命。」於是他開始在北、中、南,甚至是大陸深圳跑場教學。

李文雄說,湯匙小歸小,其實包括了木工完整的技法。因為僅利用二把刀、一支鋸子來完成,鋸出雛形後,開始進入苦行僧修煉狀態,慢慢用刨刀挖鑿出凹面,然後決定手把的直彎粗細來修出弧線、角度,再用砂紙打磨到紋理光滑。「有些當老闆的來學,都說以後不會亂罵人、脾氣會變好,因為製作過程很有『入定』的感覺。」李文雄笑說。

「木質線」的老師林貴生,則是一路穩紮穩打的工藝科班出身。高工時即獲得國際技能競賽的木模銅牌,進入師大後則鑽研陶瓷。因此他的木作線條沒那麼剛硬,總是磨得光滑,塗裝高雅,沒有多餘的雕琢。他的手藝也被國內知名鋼筆店「尚羽堂」相中,負責製作每枝萬元起跳的木紋鋼筆。

發表評論

分享這篇文章
分享這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