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行/

Travel

 

keyboard_arrow_left
keyboard_arrow_right

定向運動 新型城市路跑邊跑邊打卡,探索Google map沒有的神秘路線

日常生活中,如果拋開手機與Google地圖,我們還找得到方向嗎?身為「方向感白癡」的我,來到台灣大學校園首度挑戰定向運動。這一次,完全不依靠GPS,回到原始方式──只用一張紙本地圖,判別所在位置與環境,探索新地標。

起源於瑞典的定向運動(Orienteering),最早用於十九世紀末期陸軍導航訓練,軍隊運用地圖與指北針,在未知地形空間移動,如今演變為民眾盛行運動,更列入學校體育課課程。

相較於路跑,定向運動增加了辨識地圖與規畫路線的元素。」魔神仔定向越野俱樂部共同創辦人林冠宇說。主辦單位發給每位玩家一份定向地圖,玩家需要尋找地圖上標示的檢查點,依序抵達檢查點打卡。檢查點掛有標誌旗與打卡器,玩家以套在手指上的指卡感應。根據時間競速,以最短時間通過所有檢查點即為獲勝者。

遊戲開始!我攤開手上的台灣大學定向地圖,從目前所在地操場判別方向。地圖上的路名、建築名全部被抹去,必須從顏色、圖示開始拼湊線索:灰色是建築物、藍色是水池、黃色代表草皮或城市公園……。

仔細研究發現,定向地圖其實比Google地圖擁有更多細微資訊,包括樹木、小徑或工地等地形特徵,忠實呈現地景原貌,協助玩家導航。魔神仔定向越野俱樂部共同創辦人黃宜瑾說,除了培養空間感與方向感,定向運動還訓練規畫與決策的能力,考驗玩家如何找出最短路徑。

夜晚,我們戴著頭燈,為了闖關在校園裡奔跑。每抵達一處檢查點打卡,便獲得成就感。我原先以為對於校園環境還算熟稔,不料,途中卻數度「卡關」。檢查點並未如預期出現在眼前,我不斷檢視地圖,費了一些時間才找著。發現沒有路名、招牌標示的定向地圖,完全打破我習慣以文字思考的邏輯,必須強迫自己以圖像與空間思考。

我蒐集完十八個檢查點,最後用去五十六分鐘,剛好在主辦方收點(指活動規定時限)前抵達。拿到第一名的老手,只用了約二十一分鐘。「這場比賽最佳路線約三・五公里,」林冠宇對我說,「通常一場定向運動如果跑超過五公里以上,表示途中可能迷路了。」

發表評論

分享這篇文章
分享這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