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行 /

Travel

 

keyboard_arrow_left
keyboard_arrow_right

挺進戰地最前線 聽資深阿兵哥說孤島往事大膽島傳奇 Part 1

如果說金門是守衛台灣的大門,大膽島就是護衛門前的階石,距離廈門僅四•四公里,昔日腹背受敵,孤立自強。如今,這座受到軍事管制近七十年的小島,開放觀光試營運。《alive》率先登島探訪,並找到多位曾在此服役的阿兵哥前輩分享軍旅故事,揭開大膽島神秘面紗。

金門外海有座只有0.79平方公里、相當於三個台北大安森林公園的小島,名字與面積不大相符,名叫「大膽島」。它也的確不辱名號,曾是國共對峙最前線戰地,挺過大膽島戰役與八二三砲戰,烽火下,它的身影屹立不搖。

文史作家林馬騰在《思古幽情大膽島》記載1950年大膽島戰役這段浴血歷史:「共軍乘夜黑風高以700餘眾渡海攻擊,國軍不到300人以寡敵眾,激戰晝夜,千鈞一髮中贏得勝利,使大膽島聲名遠播。」「決戰後,大膽島中央沙灘,屍橫遍野,慘不忍睹……」

大膽島過去曾是廈門人遊憩之所。1949年,政府自大陸撤守,大膽島由於位居要塞,執行軍事任務近70年,島上沒有居民居住,只有阿兵哥,直至今日仍有一半區域屬軍事管制區。

《alive》採訪團隊連換飛機、汽車與船隻3種交通工具,在開放登島第一天,抵達大膽島。鑼鼓喧天,兩隻桃紅色的舞龍舞獅站在寫著「大膽島,反攻堡」港口門柱前,迎接登島旅客。國旗在天空飛揚,入口城垛「大膽擔大擔,島孤人不孤」斗大紅字特別吸睛。這類精神標語在島上四處出現,大膽島時空彷彿凝結。

我訪問了9位1974年至2002年在此當過兵的老大哥們,大膽島在他們身上烙下的印記,五味雜陳。勞動的苦、長年孤立、草木皆兵的緊繃……當年只能向大海訴說,如今話匣子一打開卻關不起來。「退伍那年,發誓永遠不登大膽島。」43歲的江貴雄在島上待了3年,今年在志工清潔活動號召下,還是來了。

邊陲小島自力更生
戰役後人傳頌

這座邊陲小島物資從來不充裕。每天上午,從小金門青岐碼頭出發的菜船,載著民生物資往返大膽島。冬天東北季風狂吹,風浪強勁,菜船就停駛。一開始吃麵疙瘩,麵粉沒了,改吃軍用罐頭,最後只能啃戰備口糧。

發表評論

分享這篇文章
分享這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