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 /

Travel & Leisure

 

keyboard_arrow_left
keyboard_arrow_right

陶爸回憶與孫越的哥兒們情誼 :「親愛的小越越」

當孫越叔叔住院急診消息上報後,我想應該不嚴重,因為常跟他在網上Line來Line去的,老覺得應該沒事。後來知道他住在加護病房,也不好去打擾。我也曾是個老病號,住院很怕有人來看我,因為要一位一位解釋病情,實在是有點辛苦。除了每晚幫他禱告,偶而上Line問候一下,寫了些東西給他,還傳了兩段我剛學會的魔術影片,希望幫他解解悶。不過,一直沒收到他的回文讚美,以前不管我傳了什東西給他看,他都會誇我兩句。

沒想到,過沒多久,張小燕臉書掛出了一個「痛」字,大家才知道應該是孫叔叔走了。

可能他住院已一段時間,加上已87高齡,更可能是常聽他說「已把生死看淡,只要活著的日子好好過就好了」,所以知道他走了,雖然難過及遺憾,但是並沒有太悲傷,因為每一個人都有要走的一天,只是跟他成為好友是近年的事,而且是靠Line來聯繫的,此後就無法再談心了。

知道他希望靜靜的走,所以沒打擾他的家人。直到有天,我的手機忽然顯示有孫叔叔的訊息。我以為是他來說已平安抵達天堂了……,結果是他女兒孫向瑩用他的手機傳達,他們家人會在5月31日下午2點,於新店美和堂辦一個感恩追思禮拜。

我當然會去,即使擠不進去,也要去向這位我愛的長輩、哥兒們、老頑童致意。

【初識】

與孫叔叔認識,是因為1999年我幫當時的《勁報》每週主持一版的「名人下午茶」開始的,想報導一些我覺得值得報導且讀者會有興趣的人。孫越叔叔是我的第一人選。當執行編輯與他取得聯繫後,他慨然應允。我們到他位於和平東路靈糧堂樓上的辦公室碰面。一進去,發現他坐在辦公桌前,雙手正拿起一個約一尺長的夾滿了火腿、生菜的法國麵包要往嘴裡送,看到我們進來,有點尷尬,只好跟他說聲:「孫叔叔,打擾您午餐啦!」

當天,話題都是集中在「他為什麼在演藝事業正紅的時候,忽然全面放棄演藝生涯,開始傳福音、做公益?」你要曉得,孫叔叔以前都是演些土匪強盜的角色,後來居然有機會開始演好人,這有多不容易的事啊!他當天講了很多原因,其實我並不了解,甚至到現在也不能完全了解,而且,我相信他也不一定完全搞清楚為什麼做了這個決定。

其實很多人的一生,充滿了許多不解。但是決定要做,就執著的執行一生。這是我佩服他的。他當天沒說,但我猜想,可能是有一天,他冥冥之中聽到一個聲音,跟他說:「老越,是你該為大家做點事的時候了!」

兩個鐘頭的訪問一下子就過去了,他不時看看那個裝著法國麵包的紙袋,我知道他餓了,本想跟他講:「孫叔叔,我也喜歡法國麵包,而且我也餓了,是否能分我一半嚐嚐?」沒好意思說……他當天還跟我說,他其實認識我父親。我倒滿詫異的。後來曉得他的親家是盧金波,才恍然大悟。因為盧是我們的同鄉,是家父的好友。

訪完後,意猶未盡。早知道就再跟他約見面聊聊天什麼的,但是不好意思。加上他又認識我父親,算是長輩,就不打擾他了。但只要有他的新聞或節目,我總是看得特別仔細,且會跟陶媽說「我訪過他」,意思是「我跟孫越叔叔是一個等級的!」陶媽太了解我了,所以也沒理我。

【奇遇】

我們週末經常住在三芝,附近餐廳我都很熟。有一天「海角一樂園」老闆娘小雲跟我們說,孫叔叔前陣子應張南驥教授之邀,到馬階醫學院演講,講完了在她那兒吃飯,孫叔叔好像挺喜歡她的餐廳,後來又跟兒子、女兒去了。我請小雲留意,下次孫叔叔再去,一定要通知我們。

果然,沒多久孫叔叔又與家人到海角去吃牛排,我剛好在三芝,就去把他們全家接到我們家逛逛花園,喝喝茶。聊天時才知道孫太太以前是護士,也參加軍中話劇團,後來嫁給了孫叔叔,而且寵他寵得不得了。孫越決定不演戲,要把餘生全部做慈善,連小護士阿姨都搞不清楚原因,但看他相當堅持就依他了。

我問他,這麼多年了,有沒有過看別人演戲自己也會癢?你猜他回什麼?「不癢才怪!」又問他,「如果GOODTV(基督教電視台)有一天希望你幫他們演戲,你怎麼辦?」他居然愣了一下,慢慢回答:「唉呦,你這下子,可把我考倒了。」最後只好拿「現在體力不支,恐怕演不動了……」搪塞我。

後來,有個週末晚上,一樣在三芝的海角一樂園,我一位宗大哥請我們二老吃飯。上樓一看,孫叔叔一家與李明依一大桌正在吃牛排(孫叔叔真的很愛吃牛排),原來是李明依念中華神學院畢業了,孫叔叔幫她慶祝。我本想幫他們會帳,結果宗大哥早已幫大家都會了帳。走時,大家打招呼,結果孫叔叔也認識宗大哥的爸爸!不是這個世界太小,就是孫叔叔人緣太好。這回,孫叔叔說他耳朵不好,乾脆以後用Line吧,他對這些新玩意兒還真的是比我清楚。此後,我們就都用Line聯絡了。

【真性情】

有Line以後,我發現他在網上時間真的不少。不時傳些有趣的新聞報導、圖片、笑話給我,葷素不拘、雅俗共賞。也很關心我的一舉一動。在電視上看到有我的演出時,會用手機照張相傳給我。我在《商業周刊》(1567期)寫的〈陶爸的70+大夢〉他居然看了二遍,而且在醫院候診時無聊又想看,在書架上找不到《商業周刊》,居然上網找出來又看了一遍。說實話,陶媽對我都沒那麼大的興趣。我出的《陶冶》季刊,他居然可以一口氣看到三更半夜,再Line給我他的感言,並且告訴我哪一頁有個錯字,哪一面的頁數錯了!第五十期看完,就急著問我「何時出第五十一集?」。我沒來得及告訴他,我已不出第五十一期了……

孫叔叔走後,再重看他寫的《如歌年少》,這幾乎是他前半生的傳記。我第一次看時是一口氣看完的。他毫不隱瞞的講他家的事,跟著父親逛鴉片館,上父親小老婆家去吃青椒牛肉飯,回家還跟媽媽講「那個阿姨做的飯,好好吃喔」,他也描述如何跟著水牛劇團搭船來台,船上的團員幾乎都是早期電視上的紅人。他寫與小護士認識的經過,細節我到現在都還記得,所以初見小護士阿姨時,一點不覺陌生。他寫他與爛人(他對陶大偉的膩稱)的點點滴滴,讓我好想也做他的另一個爛人。

《孫叔唱副歌》出版以後,他送了我一本,還在扉頁題上「陶爸與小萍伉儷:我不當你的粉絲,想做你們的哥兒們!老兵孫越」看到時,我心裡想到的是:

親愛的小越越,我何其榮幸,能成為你的兄弟!你才是我們的榜樣,我們的偶像!

孫叔叔,我親愛的小越越大哥,知道你已到了天堂。我們都放心了。這是你的所求,在世間的每一天都要快快樂樂的過。

5月31日下午2點,我們會一起到新店美和堂去與你一起感恩。也祈求上帝照顧小護士阿姨及你的家人。我們愛你!

發表評論

關於這篇文章
分享這篇文章
分享這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