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 /

Travel & Leisure

 

keyboard_arrow_left
keyboard_arrow_right

發酵》演戲、演講一把抓!退休也要勇於嘗試陶爸的70+大夢 Part 3

本以為大包子可以吃好一陣子,這時又接到新劇團「安徒生和莫札特的創意」負責人林奕君的電話,說正在籌畫歌舞劇《我的媽媽是Eny》,希望我參加演出。

陶爸演舞台劇是二十多年前從表演工作坊開始的,然後參加果陀劇團的歌舞劇演出,每年平均會演一齣。舞台迷人的地方是電視與電影無法取代的。雖然這齣戲排練三個月,只演出十場,我還是第一時刻就接下了。你可能覺得陶爸貪心,嘴裡包子還沒嚥下,又接了一個包子。

其實我是有理由的。一、這齣戲是講外傭及外配的故事,是我很關心的社會議題。二、導演是郎祖筠,音樂是黃韻玲,都是我很喜歡的合作對象。三、劇團就在我公司後面巷中,走去排戲只要兩分鐘,多方便。四、劇中我演失智爺爺,譚艾珍演奶奶;跟她合作多次,知道她會照顧我,尤其在我忘詞時。五、最重要的重點就是我退休以後太無聊啦!要把時間排滿才行,不然會得退休憂鬱症。

就這樣,我開始與一堆年齡與我兒子及孫子一樣大的演員排起戲,每天一堆小朋友叫我爺爺的感覺還真不錯。

這齣戲主要是講爺爺中風後,老伴自顧不暇,兒子媳婦要上班,所以請了印尼女傭Eny(歌手羅美玲飾)照顧我的起居。透過語言不通的新家庭成員,帶出很多台灣目前的社會及家庭問題。親子、夫妻、年齡結構老化、三代同堂、外傭、外配等。

透過排戲,我們都因美玲認真揣摩印傭的心情而感動,對這些離鄉背井來台幫傭的外籍人士肅然起敬。大老遠跑到一個語言、宗教、文化都不相同的地方工作。要忍受與家人分離與寂寞,如果是照顧失智老人,還要不分晝夜隨時待命,收入只有台灣人不願意拿的22K?我忽然覺得我們太對不起她們了,起碼太忽略她們了。我衝動的想向柯P建議:每年開齋日時,到火車站大廳陪她們一起過節,一起唱首印尼民歌〈甜蜜蜜〉,甚至招待她們吃頓飯。

這齣戲首演後,很多家裡有外傭的觀眾第二天又帶外傭來再看一遍。我想他們一定是想表達:妳們的辛苦,我們看到了。

與其挑三揀四,不如先做了再說

其實我還有很多的時間,找我演講或座談,我都很有興趣。前陣子有個社團找我參加一個座談會,希望我當天能穿橘色系的服裝。為什麼?他們的聽眾群以接近退休年齡為主,也就是五、六十歲的人。這年紀就好像四季中的秋天,葉子顏色漸漸變重,成為橘色,是最美麗的。接著變成赭色、枯乾,落到地上,回歸自然。他們希望人到這歲數能像橘色一樣美麗,一直保持橘色心情,快快樂樂的迎接這個人生最美好的年代。那天早上,我去買了一雙我從來沒有穿過的橘紅色球鞋,高高興興的去參加這個盛會。

演戲久了,就會被定型。我常演一些董事長、集團總裁的角色。演多了,實在有點膩。曾公開聲明演什麼都可以,就是不想演大老闆!即使演瘋子、流浪漢或女人都好,何況我連同性戀都已演過兩次,什麼不同角色都想試試。可惜當你沒戲時,有人找你演戲已經很好,還挑什麼?有什麼就湊合著吃吧!哪那麼多肉包子?

最近又接了一齣八點檔連續劇。劇組從導演到攝影師都合作過好幾齣戲了。可是我又演個總裁,而且還要演二十年前的回憶戲。我想劇組一定會找頂假髮給我戴,因為頭髮是最容易看出年齡的。誰知道我的髮型師小薇居然能把我的頭皮上撒了一堆黑胡椒粉,把兩側頭髮往中央集合,噴上半罐黑彩,最後定型。照起相來,還真是年輕了不少!我就接受我又年輕了二、三十歲吧!

我本以為只有幾集的戲。誰知劇本是邊拍邊寫、邊寫邊拍。常常前一天才拿到第二天的本子。拍一個多月了,居然隔三岔五我就有戲,實在有點想休息了。幸好最近拿到的劇本,我已中風,看樣子不用多久,我就要殺青啦。

其實我的時間還是有空檔,但是我也不能老是休息啊?所以,假如你在東區的街上看到一個七十歲的人,穿著牛仔褲,戴著紅帽子在專心的走路,不要懷疑,那一定是陶爸在運動!畢竟生命有限,每一分鐘我都要快快樂樂的過!你說是吧?

【加入alive line@生活圈,好吃好玩全都包】

發表評論

分享這篇文章
分享這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