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行 /

Travel
keyboard_arrow_left
keyboard_arrow_right

王文靜的旅行主張:因為像貓一樣好奇 我探索全世界隨河旅行2 萊茵河篇 Part 2

我的生活,就是工作、旅行、探索。

走過冰天雪地的南極北極,有食人魚與食人族的亞馬遜河,進入貧窮灰濛的非洲部落。對於未知,我好奇,渴望一探究竟。我的腳步停不了,因為世界太大,我太渺小,我貪心的想在有生之年看完世界,不知不覺走了七十國。越看世界變得越大,自己變得越小。

「你是一隻貓。」這是alive總編輯綾玲與美術總監老爺子對我下的評論。

我反問:「為什麼是貓?」他們說,沒聽過英國諺語,好奇心殺死貓(Curiosity killed the cat.)?

喔,貓是好奇,我是一隻好奇的貓。alive資深編輯阿丹補上一句,是非洲黑足貓,地球上第二小型的野生貓,但兇起來能攻擊體型大四倍的小羊。哈哈!我這隻好奇的貓,可有我的旅行主張。

野貓習慣之一
「用腳走城市」


我不喜歡,填鴨式的坐車旅行。搭車雖然方便,卻失去端詳一座城市面孔的機會。

我隨興走路,這讓我能以特寫,深入當地。

有一次我到伊斯坦堡,逛入地毯小店鋪,原本無意久待。老闆看我準備離去,馬上叫伙計去地下室再搬一批貨。地毯很重,他們滿身汗的扛進扛出。最後,我買下了三張地毯。生意成交後,這位土耳其商人如釋重負的說,我若走了,他不知道,何時能見到下一個客人。因為冬天將至,大雪將會覆蓋整座城,屆時,一整天甚至一季都盼不到客人。

「啊⋯⋯」我許久說不上一句話。這張地毯如今飄洋過海來到我家客廳。看到它,我就想起那個伊斯坦堡店鋪,想起他邀我至他家晚餐,小小桌面上的幾尾現炸肥魚。

還有一次,在布達佩斯旅行,走入一家不起眼的中餐廳。自助餐台只有四樣菜,黑黑的醬油色,我皺起眉頭。老闆說,這是給匈牙利人吃的,幫你做一碗榨菜肉絲吧。轉身入廚,端出一大碗豐盛的湯麵。在異鄉,碰到另一位異鄉人,冷冷的秋天,心頭一股暖意。四年後,我再度造訪布達佩斯,又去找這家店,竟然還在,老闆下了一碗同樣的湯麵。

如果沒有地毯商人、沒有中國餐館老闆,我的伊斯坦堡、布達佩斯,只是印象模糊的兩幅美麗風景。

野貓習慣之二
「在對的季節,玩對的地方」


我第一次去日月潭的時間是夏日正午。

大太陽下的日月潭,像一潭沸水,煩躁至極。多年後,有機會重遊日月潭並住宿一晚。隔日,推窗就看到晨霧瀰漫的湖色,不正是《詩經》裡說的「在水一方」?我深深愛上日月潭,這才認識了真正的它。

日月潭尚在國土之境,很多地方,太遠了,我這輩子不會去第二次,卻去錯季節。

啊,那種捶心肝的學費還繳了不少。

因此,漸漸理解:旅行不只是去一個地方,更要講究季節(或時間)。

當然,旅途中有太多不可控。春天來早來晚,秋天的楓紅程度,都管不了。旅行前要有想法,旅途中就隨遇而安。心安頓好,在小鎮遇到一隻貓,都能莫名其妙的開心。

發表評論

分享這篇文章
分享這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