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行 /

Travel

達文西在義大利南部地區旅行的同時,將自己大受感動的奇岩怪石放入畫作來當背景。畫中以瑪利亞的頭部為頂點的三角構圖使整體看起來很穩定。 2.聖母的臉轉向了 經過X光照射後,修復人員發現,聖母的視線和姿勢並不是如現在所見,推測達文西因不滿意前一個構圖,進而更改。達文西曾繪製與這幅畫幾乎一模一樣的畫作,另一幅作品蒐藏在巴黎羅浮宮,為暖色調,也是電影《達文西密碼》中聚焦的作品之一,至於為什麼要畫2幅,以及採不同色調繪製,仍是謎團。 2.拼貼上去的人像 這一塊的人像是以不同的畫布拼湊所得,是文藝復興時常見的技法。

米開朗基羅,〈埋葬基督〉 蛋彩、木板,159×149公分,1510年 有學者推測,因為當時所需的昂貴顏料「群青」未送到,以致此畫無法完成。

維拉斯奎茲,〈鏡前的維納斯〉 油彩、畫布,122.5×177公分,1647~1651年 畫中人的婀娜曲線極具挑逗性,但鏡中女子的視線卻給予觀者「不是我在看她,是她看著我」的錯覺。

keyboard_arrow_left
keyboard_arrow_right

修復師索拉盧塞:達文西作畫竟只在意高顏值?倫敦國家美術館 行家才知道的名畫故事 Part 3

油畫修復師,就像是畫作的「醫生」,除了透過X光、紅外線攝影、化學分析、鑑識科學等,了解作品的前世今生與材質特性,以便對症下藥,提供修復上的建議和執行,更重要是對於美術史、畫家技法的深入研究,使畫作保有舊時模樣,還有更長的壽命,讓觀眾跨越世代持續欣賞。

超過百年的畫作,往往須歷經多次修復,才能繼續展示。來自西班牙,曾在馬德里國立蘇菲亞皇后美術館與瓦倫西亞現代美術館擔任修復師,目前任職於正修科技大學藝文處文物修護中心的尤塞巴.索拉盧塞(Ioseba I. Soraluze)博士表示,單純以欣賞而言,倫敦國家美術館的館藏中,他偏愛更貼近現代的印象派畫作;但若從修復師角度來看館內大師名作,他所熟知的一面,則充滿了普通觀眾無法窺探的小秘密。

索拉盧塞提到倫敦國家美術館裡一張備受爭議的名畫〈岩間聖母〉,他表示此畫曾於二○○八到二○○九年進行修復期間被發現,「中間的主要人物原來並不是朝右看,而是另外一個方向。」這是在透過X光和紅外線攝影掃描後,才驚見表面的塗層之下,藏著另外一層。索拉盧塞說,「這是當時常見的技法,名為Pentiment(修飾)。」
達文西,〈岩間聖母〉 
​油彩、木板,189.5 x 120公分,1495~1508年
達文西在義大利南部地區旅行的同時,將自己大受感動的奇岩怪石放入畫作來當背景。畫中以瑪利亞的頭部為頂點的三角構圖使整體看起來很穩定。

聖母的臉轉向了

經過X光照射後,修復人員發現,聖母的視線和姿勢並不是如現在所見,推測達文西因不滿意前一個構圖,因而更改。達文西曾繪製與這幅畫幾乎一模一樣的畫作,另一幅作品蒐藏在巴黎羅浮宮,為暖色調,也是電影《達文西密碼》中聚焦的作品之一,至於為什麼要畫2幅,以及採不同色調繪製,仍是謎團。

發表評論

分享這篇文章
分享這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