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行 /

Travel

陳遠建蒐藏的19世紀手繪地圖首次在媒體曝光,描寫台灣清治時期劉銘傳鐵路路線,以粗虛線表示自基隆連接新竹。

手繪地圖角落會標註作者姓名並簡短交待製作背景,製圖者除了描繪地形,還要擅長各式手寫字體。

雖然18世紀已發明地圖等高線,但製圖者未採用,僅透過筆觸不同密集程度來表示北台灣山勢分布。

J. W. Patersson手繪地圖丈量精準,外國探險家訪台前都會參考,並再製衍生版本,例如1896年北台灣植物調查圖,標出原始森林、茶葉及稻米等分布範圍。

J. W. Patersson手繪地圖丈量精準,外國探險家訪台前都會參考,並再製衍生版本,例如1894年的法語版。

船隊遠行中國,返航便製作含地圖與豐富版畫在內的報告書,這份17世紀地圖夾雜其中,載明自廣州前往北京途經的各城市,陳遠建研判荷蘭人可能聘請泉州嚮導,因為圖中地名以泉州話發音(閩南語的一支)。台灣標上I. Formosa名稱,沒有詳細的地理描述。

船隊路過重要景點便描繪現場樣貌,如台南熱蘭遮城外觀,為荷治時期對外貿易樞紐,當時所在地台江內海仍是一片水域。

荷蘭人見了廣東城內恢宏的房舍分布,也留下示意圖參考。

古代買書、藏書不易,大多由買家委託專人裝禎,此份17世紀報告書使用獸皮當精裝材料,縱使已有360年歷史仍未見鬆散脫落,書背依稀可見Embassy to China(赴華大使團)等字樣。

荷蘭人除了拜訪台灣漢人聚落,也會紀錄原住民習俗,西方人因為文化差異將平埔族換上印第安人臉孔與服飾,方便外國讀者理解。

速記人員現場不可能紀錄實景全部細節,有時僅繪製重點,其餘再讓印刷製版工憑想像補充,因此供奉媽祖的天后宮長得像西洋教堂。

臨摹關聖帝君等神明畫時,西方人由於不識漢字,便以奇形怪狀的符號交代。

台灣清治後期興建的台北城如今不復見,僅剩幾處重要城門,1895年日治前期城牆尚未拆除,日本人作版畫地圖紀錄城內官府房舍分布,還可見清廷設立的電線桿。

台灣清治後期興建的台北城如今不復見,僅剩幾處重要城門,1895年日治前期城牆尚未拆除,日本人作版畫地圖紀錄城內官府房舍分布,還可見清廷設立的電線桿。

1935年東亞局勢逐漸緊張,離中國抗日戰爭全面爆發還有兩年,台灣的戰略價值透過地圖可見一斑,由日軍參謀本部繪製往返台灣及沖繩的航空圖,布滿密密麻麻的丈量單位,還壓上「極秘」警語嚴禁洩露。

1935年東亞局勢逐漸緊張,離中國抗日戰爭全面爆發還有兩年,台灣的戰略價值透過地圖可見一斑,由日軍參謀本部繪製往返台灣及沖繩的航空圖,布滿密密麻麻的丈量單位,還壓上「極秘」警語嚴禁洩露。

1935年東亞局勢逐漸緊張,離中國抗日戰爭全面爆發還有兩年,台灣的戰略價值透過地圖可見一斑,由日軍參謀本部繪製往返台灣及沖繩的航空圖,布滿密密麻麻的丈量單位,還壓上「極秘」警語嚴禁洩露。

為戶外生活圖書社長,大學時期即熱愛戶外運動,大四創辦政大登山隊同時啟蒙蒐藏地圖興趣,踏入社會隨即投身地圖出版事業並成立民間探勘隊伍,認為地圖是隨人類社會進步而變化的人文資訊,也是日常生活工具,為台灣建構專業地理資訊的先行者之一。

keyboard_arrow_left
keyboard_arrow_right

揭秘!台灣老地圖(上)

如今,人們的日常移動已和「地圖」緊密相連,前往陌生地點只須開啟手機導航輸入地址,跟隨語音亦步亦趨抵達目的地,大大減低迷路機率,甚至休閒娛樂也緊扣地圖主題,風靡一時的精靈寶可夢(Pokémon GO)便結合現實地圖,供玩家邊對照邊鑽進大街小巷尋寶,替習以為常的地景增添樂趣。

如今,人們的日常移動已和「地圖」緊密相連,前往陌生地點只須開啟手機導航輸入地址,跟隨語音亦步亦趨抵達目的地,大大減低迷路機率,甚至休閒娛樂也緊扣地圖主題,風靡一時的精靈寶可夢(Pokémon GO)便結合現實地圖,供玩家邊對照邊鑽進大街小巷尋寶,替習以為常的地景增添樂趣。

在台灣,有群藏家熱衷挖掘老地圖的故事,他們的蒐藏自17世紀荷治時期一路來到台灣光復早期,從先人的圖稿裡抽絲剝繭在地歷史,《alive》將隨著老地圖踏上穿梭古今的探秘之旅。

媒體前首度曝光,19世紀手繪地圖
眾人屏氣凝神,盯著藏家小心翼翼地用指尖從發黃的信封袋中,緩緩抽出一幅布滿折痕的地圖,旁人認為毫不起眼的皺褶紙張,對戶外生活圖書社長陳遠建而言卻是判斷古物價值的關鍵線索:「蒐集地圖的第一課必須懂紙,這是張19世紀北台灣的手繪地圖,那年代的出版品多採用手工紙,在紙漿裡加入棉、麻等原料使纖維變長,摸摸表面是不是有些粗糙?這種造紙法讓地圖更強韌耐儲存。」如陳遠建一般的台灣藏家,大多從牯嶺街的舊書攤開始鍛鍊自己的鑑賞眼力。


戶外生活圖書社長陳遠建

「我從1960年代起跑牯嶺街挖老地圖,有個性的書攤老闆還不准你自己動手翻,例如老店松林書局,店主會突然從書堆中冒出頭來大聲問:在找什麼!是藏家間的共同回憶。」眼前這幅19世紀北台灣地圖是陳遠建在牯嶺街購入的寶物,首次於媒體前曝光,算當時描繪北台灣地理最準確的地圖,實用價值之高甚至被同年代的法國人「致敬」,摹仿原圖拷貝再製。

揭秘!台灣老地圖(上)
1882 年 J. W. Patersson 所繪《North Formosa》

「英法聯軍之役(第二次鴉片戰爭)中國吃了敗仗,清廷簽下一系列不平等條約,被迫開放台灣在內的通商口岸和西方做生意,基於英國人負責收稅所以清朝海關聘請英籍官員,這幅《North Formosa》手稿便是英國顧員J. W. Patersson於1882年留下的作品,」雖然作畫迄今已逾130年,內容正確性仍未過時,「台灣的絕對位置(透過明確座標如經緯度來表示)橫跨東經120度至122度,你仔細看Patersson所畫台灣最東邊的三貂角,就落在東經122度上!可惜繪製山區沒使用等高線,畫家只藉由筆觸表現山勢起伏。」

由於丈量誤差低,此圖完成一年後於1883年爆發中法戰爭,法國人還重繪這張圖作為戰略參考。解開老地圖的層層身世令藏家最有成就感,看圖之餘邊比對歷史事蹟,就像扮演偵探玩一場解謎遊戲,令陳遠建印象最深的一組收藏,是他遠赴加拿大找到的一本17世紀地圖書。

揭秘!台灣老地圖(上)
陳遠建於加拿大購得的 17 世紀地圖書

古物商店裡尋寶,巧遇手工地圖集
「早年因為家人移居加拿大,我常造訪溫哥華煤氣鎮(Gastown)上一家古物店,老闆是位小老頭,獨自一人管理整間文物,我每次都和他打交道,久了老闆便熱心幫我留意台灣老地圖,這本1656年荷蘭東印度公司拜訪中國寫下的報告書,是從國外運回台灣的,」陳遠建說昔日貿易船隊自歐洲長途跋涉航向亞洲,背後都有皇室貴族贊助,為了返國時向出資者交代沿途收獲,隨船會帶學者及畫家紀錄見聞,此書記載荷蘭東印度公司從南方廣州北上至北京的過程,更曾踏足台灣西部留下漢人、平埔族的生活剪影,經由地圖交雜插畫呈現。

「出海探險前眾人先立合約,談好事成歸國可以分紅,激勵團隊成員賣力紀錄,這隻船隊在中國和台灣遊歷近一年,蒐集如此龐雜且西方人對東方習俗全然陌生的情況下,匯整出書必定十分困難。」東西文化差異造就書中內容散發濃濃的異國情調。

揭秘!台灣老地圖(上)
書中插畫反映西方人對東方文化的異國詮釋

「我翻到台灣章節時,很好奇為什麼明明描繪的是平埔族,卻有副印第安人裝扮及臉孔?原來荷蘭畫家在現場先速寫,回國再交給製圖人員補上畫面細節,有趣的是,由於製圖者沒有親臨台灣,動筆時便投射自己的幻想,所以平埔族的臉孔長得像印第安人,漢人的天后宮也像教堂般華麗,」陳遠建印象最深的圖片是荷蘭人畫筆下的台南台江內海,「當時這是荷蘭的占據地,熱蘭遮城(安平古堡)建在此處戍守海口要衝,以前台江內海仍然一片汪洋,近代因為淤積問題加上人們填海造陸,以往水面遼闊的場景只能憑圖片想像了。」愛沙尼亞作家倫納特‧梅里(Lennart Meri)曾言:「假如地理是篇散文,那麼地圖就是詮釋它的圖解。」一旦你看懂老地圖的內涵,將獲得遠比雙眼所見更豐富的故事。

特別感謝下列人士促成〈揭秘!台灣老地圖〉報導:南天書局總經理魏德文、輔仁大學歷史學系退休教授郭武雄、高雄師範大學地理系退休副教授張春蘭、台灣古地圖史料文物協會張志遠、楊蓮福、王道方、蔡清杉

發表評論

關於這篇文章
分享這篇文章
分享這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