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行 /

Travel

法國藝術家Louise Bourgeois 著名的巨型蜘蛛雕塑,終於在去年爬到車庫美術館廣場,與莫斯科民眾見面。車庫美術館為60 年代的公共餐廳改建,建築師雷姆.庫哈斯保存建物結構,並刻意露出原始斑剝牆面,這種新舊共處一室的建築思維,在莫斯科仍屬罕見。

keyboard_arrow_left
keyboard_arrow_right

躋身全球藝壇的敲門磚富豪夫婦高規格辦美術館

以前到莫斯科,大家會說,一定要去紅場。 但這次整趟莫斯科行,從高級餐廳主廚到溜滑板的高中生,無論遇見什麼人,都把現在莫斯科必訪之處指向同一個地方——車庫當代美術館。

當代藝術有多熱?《紐約客》雜誌與英國《衛報》的權威藝評家傑森‧費拉格(Jason Farago)說,我們正進入二十一世紀末以來,最旺一波的美術館興建潮。

截至去年九月,就有紐約惠特尼博物館新館(Whitney Museum of American Art)、普拉達基金會米蘭展館(Fondazione Prada Milan)和洛杉磯布羅德當代美術館(Broad Museum)陸續開張。惠特尼是享有八十五年聲譽的老字號;繆西亞‧普拉達(Miuccia Prada)對當代藝術的影響力與她的設計齊名;洛杉磯則是美國西岸的藝術重鎮;而從未進入當代藝術核心的俄羅斯,卻能在同一時期,憑一座莫斯科車庫當代美術館(以下簡稱車美館),即在開幕三個月內,贏得大幅媒體版面,並入圍當今各大美術館趨之若鶩的文化指標先鋒獎(Leading Culture Destinations),名列二○一五年年度最佳新興文化景點(Best Emerging Cultural Destination of the Year)之一。

車美館之所以能夠一鳴驚人,首先得歸功於它的顯赫身世。車美館創辦人達莎‧祖可娃(Dasha Zhukova)的父親是俄國油業大亨,丈夫羅曼‧阿布拉莫維奇(Roman Abramovich)蟬聯二○○七、二○○八年《富比世》(Forbes)的俄羅斯首富、全球億萬富豪前二十強(編按:今年全球排名雖降至第一百五十一、俄羅斯排名第十三,個人資產淨值仍達八十二億美元,而全球排名第三百二十四名的川普,財產只有他的一半)。

阿布拉莫維奇與祖可娃交往後,開始對藝術產生興趣,不僅大量蒐購藝術品,更資助祖可娃於二○○八年在莫斯科成立車美館前身——車庫當代藝術文化中心(Garage Center for Contemporary Culture),二○一二年,祖可娃宣布文化中心將移址至高爾基公園(Gorky Park),並委託雷姆‧庫哈斯(Rem Koolhaas)設計。消息一出立刻獲得關注,因為新館落成後將成為庫哈斯自一九七五年成立大都會建築事務所(OMA)以來,在莫斯科蓋的第一棟建物。


延攬重量級策展人

儘管曾有英國媒體暗示,祖可娃對當代藝術的理解不深。她接受《衛報》訪談時,亦坦承自己的確缺乏藝術史背景,但她同時強調:「我的主要任務,並不是熟記藝術家的名字和展覽日,未來還有許多重要的計畫等著我去實現。」

或許祖可娃的藝術造詣未達專家所認定的高標,但絕對是一位知人善用的經營者和行銷高手;她曾多次表示十分倚重策展人的專業。舊車美館成立之初,就延攬了二○○七年威尼斯藝術雙年展的總策展人勞勃‧史陀(Robert Storr)和龐畢度中心前館長尚‧馬爾丹(Jean-Hubert Martin)規畫展覽;知名藝術家也紛紛前來舉辦生涯中的首度莫斯科個展。例如草間彌生、瑪莉娜‧阿布拉莫維奇(Marina Abramović,行為藝術表演之母)、詹姆斯‧杜瑞爾(James Turrell,以各種色彩的光創作著稱)以及皮諾私人蒐藏展(Francois Piault,古馳母公司、開雲集團董事會主席暨執行長)。」

當代藝術的熱度,極大部分得仰賴名人加持,但車美館的宣傳,並非全壓寶在富豪創辦人夫婦上,好比出席開幕派對的賓客,藝術圈菁英是基本款,但像伍迪‧艾倫(Woody Allen)、名模卡莉‧克勞斯(Karlie Kloss)和英國媒體大亨梅鐸前妻鄧文迪等,這些不曾聚集同一社交場合的名人,才真正引起騷動。

所以,車美館是靠砸錢和炒話題造就出來的?對,也不對。蓋車美館,二千七百萬美元;每年展覽預算,一千三百萬到一千五百萬美元之間。若你說路易威登基金會造價一億四千三百萬美元,車美館比不上?別忘了,時尚精品對當代藝術的投資,終究會回饋在品牌形象與實質收益上。祖可娃還在倫敦辦了一本與藝術家常態性跨界合作的季刊《Garage》,往好處想,雜誌的確拉抬了車美館和祖可娃本人在藝術界的名氣,可是翻一遍《Garage》,立刻會明白它是多麼不計成本。


資助本國年輕藝術家

究竟這對俄羅斯夫婦透過車美館能得到什麼?說到底,是關乎民族自尊心的問題。俄羅斯的當代藝術歷經蘇聯政權長達七十五年的打壓,一直處於邊緣地帶,極少與外界交流。本地藝術家難以伸展,好的藝術家也多半選擇離鄉遠走。

車美館的企圖,不僅止於找星級藝術家到莫斯科辦個展,而是希望振興俄羅斯當代藝術,為祖國在藝術界拿下一席之地。車美館最自豪的項目,是設立了全俄羅斯第一個當代藝術圖書館。全年開放公眾閱覽,一萬五千筆資料與藏書,年代最早可追溯至上世紀初。總策展人凱特‧富爾(Kate Fowle)表示:「車美館不只是一個蒐集和展示物件的地方,在圖書館裡,我們蒐藏的是故事和歷史軌跡。」相關研究還包括整理俄羅斯藝術當代族譜(The Family Tree of Russian Contemporary Art) 與出版俄羅斯當代藝術專書。

尋根之餘,車美館也成為俄羅斯首間提供年輕藝術家經濟援助的私人美術館,十八至三十五歲的獲選藝術家可申請每個月三萬盧布(約新台幣一萬五千元),為期一年的補助,亦可參與車美館的教育計畫及舉辦聯展。

這年頭,有錢人比什麼?比文化素養,比社會責任,而像車美館這樣已上綱到為國爭光的層次,誰會用仇富的眼光看它?現在可是全俄羅斯人都為它鼓掌。

發表評論

分享這篇文章
分享這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