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行 /

Travel

12499389_1129934353684619_687006629_o

12528445_1129934373684617_1497391294_o

12562586_1129934450351276_428428484_o

12545943_1129934433684611_973404448_o

12545911_1129934400351281_752492910_o

12510120_1129934510351270_341447049_o

keyboard_arrow_left
keyboard_arrow_right

老香港奇遇記 聽大澳女子說情

人都會有兩次機會,城市也是一樣。 不久前,因為旅行癮發作,去了一趟香港,但和許多人不一樣的事,我不是去血拼,而是單純想要去尋找老香港的味道。

人都會有兩次機會,城市也是一樣。
不久前,因為旅行癮發作,去了一趟香港,但和許多人不一樣的事,我不是去血拼,而是單純想要去尋找老香港的味道。

香港在旅人的心中,是一個什麼樣的味道?對我的南京室友來說,香港是開放之地,可以容納百川,但對我來說,是歲月無情地在城市間游走,不准你停下來喘息、累積,否則跟不上這城市的腳步,就會跟地鐵手扶梯一樣,沒站穩了,隨時有被甩開的風險。

但這是我兩年多前對香港的第一印象,直到這一次我遇見了一位大澳女人,改變了我的香港味道。

在香港旅行的兩個禮拜時間裡,我每天都會到星巴克報到,觀察人的同時,也藉由消費,好換一張全天日30分鐘免費上網密碼,我最愛點一杯Venti Latte,然後再多加一份espresso,加入三包Brown Suger,撒三下肉桂粉,用攪拌棒混合,濃濃的咖啡香氣伴著甜味,這時候攪拌器成了小吸管,小口地吸允著,邊走邊喝的同時,仍舊可以快步地前進,即使在狹小的生活空間裡,也能創造自己的幸福味道。 

旅行到一半,南京室友Bobo告訴我,再沒錢也要去東涌坐一次纜車,「因為2016年1月1日開始,就要漲價了!」二話不說,上網訂了票,趕在12月31日這一天,拿著列印下來的票券,排了一個多小時的隊伍,坐上了纜車,海市蜃樓,一覽無遺,遠方的大佛,因為灰蒙的天空,更顯神秘,快速地經過昂坪市集,來到了巴士站,坐上21號公車,往傳說中的大澳前進。

「那裡的漁村,還聞得到老香港的味道。」Bobo臨睡前是這樣跟我說的。 下了巴士,濃濃的魚腥味撲鼻而來,叫賣船票的聲音不絕於耳,漁船小艇成了觀光小船,只要花25元港幣,就可以搭著它,用20分鐘欣賞大澳漁村,而架在海上的棚屋,是這裡的特色。

「現在漲潮,如果你們運氣夠好,還可以看到海豚。」衝著船老闆的這句話,登了船,可惜我的運氣不夠好,並沒有看到,但感受到了,傳說中東方版威尼斯的稱號,但說到威尼斯,兩年多前我才去過,說句老實話,大澳的人情味,勝過威尼斯多更多,棚屋裡不時傳出的麻將聲,就能證明一切。 

發表評論

分享這篇文章
分享這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