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 /

Travel & Leisure

 

keyboard_arrow_left
keyboard_arrow_right

植物是轉化氛圍的解方策展人的居家生活

回到家裡,想放鬆?空間總能影響情緒。為了怕亂,空間收納術早成了生活顯學。佐藤可士和的《超整理術》,暢銷作家山下英子的《斷捨離》,在在告訴人們收納的重要性。但對格式設計的負責人王耀邦而言,收納卻並非讓空間舒服、讓人Off的必要關鍵。

回到家裡,想放鬆?空間總能影響情緒。為了怕亂,空間收納術早成了生活顯學。佐藤可士和的《超整理術》,暢銷作家山下英子的《斷捨離》,在在告訴人們收納的重要性。但對格式設計的負責人王耀邦而言,收納卻並非讓空間舒服、讓人Off的必要關鍵。

「收納看起來當然乾淨,但收納也意味你對器物持否定的態度,認為它不應該直接出現在空間裡。」初次來到王耀邦家中,映入眼簾的是一屋子的物件:腳邊的登山用油燈,茶几上散落的器皿,地板上堆疊的黑膠唱片,直接展示了真實的生活感。「生活周遭充斥著自己相信有價值的物件,在過程中慢慢捏出居家的樣貌,這樣我是覺得很舒服的。」王耀邦以為「裝潢」的概念其實很狹義。「裝潢這兩個字應該是Polish你的習慣,找到適切的器物來迎合你的生活。」

環顧家中,王耀邦最喜歡的空間是客廳。「有兩樣物件幾乎決定了家的氣氛,就是長桌和沙發。」和一般的客廳長桌不同,六個回收木材製造的木箱合併成長桌,擺滿大量的杯具、茶壺;左邊牆面則放滿紀念品;坐在沙發,正對著窗戶與影音器材,不工作時,客廳幾乎就是王耀邦的主要活動空間。但器物是固定的,家具總不能無限擴張,想在不變中有變化?植物是非常有趣的解方。

他的五樓陽台上,小盆多肉植物多達一百多盆,成了朋友間的熱門景點,「接觸植物,和所有美學系統很不同。植物會生長、改變,沒有風格可言,即便同一品種,左邊或右邊彎一下?都是個人非常直觀的投射。」怎麼把不同的植物排列組合,是學問,更是讓生活與空間結合的樂趣。

王耀邦隨手從後陽台「提」了一把綠意進室內,原來是「鹿角蕨」。有時拿到後陽台透透氣,但一掛回室內,開了投射光,光影與枝葉在白牆上構成一幅畫,恍如中古世紀貴族的狩獵蒐藏,但,這還是植物。「養寵(動)物和植物不同,狗餓了會出聲,植物缺了養(水)分,會直接死給你看,是一個很壯烈的犧牲,澆水時,你可以感受到什麼叫生氣蓬勃。」

發表評論

分享這篇文章
分享這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