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 /

Travel & Leisure

 

keyboard_arrow_left
keyboard_arrow_right

嫁入豪門的準則

前一陣子出差到舊金山,順道與許久不見的友人見見面敘舊。 這位魔羯女身材高挑,擁有非常好的家世背景,長的也頗有姿色,年紀輕輕就進入某知名精品品牌擔任公關,一頭長髮加上甜美的笑容,一種在感情上無往不利的優勢條件全都有了,但是這天她卻跟我說,她遭受到有史以來最嚴重的自信心打擊。

前一陣子出差到舊金山,順道與許久不見的友人見見面敘舊。

這位魔羯女身材高挑,擁有非常好的家世背景,長的也頗有姿色,年紀輕輕就進入某知名精品品牌擔任公關,一頭長髮加上甜美的笑容,一種在感情上無往不利的優勢條件全都有了,但是這天她卻跟我說,她遭受到有史以來最嚴重的自信心打擊。

是不是我太胖了?我不應該再吃甜點了。」手裡挖著一匙巧克力冰淇淋的她同時這樣說。

「拜託,妳想太多了!」

「我應該追討回那1萬元約會餐費,他害我沒了自信,也沒了朋友」

事情必須從這天起,回溯二個禮拜前回到台北渡假的時候。魔羯女在一場派對認識了一位帥氣醫生。這位帥氣醫生擁有超棒的醫療事業,他的公寓位在台北市大安森林公園附近的豪宅,據說整棟都是他們家的,帥氣醫生只是住在其中一層樓。

第一次約會後的當晚,晚餐結束就回到帥氣醫生的公寓。結果,這兩個初次約會的人竟然完全沒有火花,帥氣醫生聽著自己播放的音樂,魔羯女玩著手上的iPhone心想,要找什麼藉口回家,儘管外面正下著大雨。 這一次約會結束後,魔羯女自認經歷了有生以來最爛的一次約會,結果沒想到帥氣醫生竟然在彼此朋友圈裡說,我那天與她有了一次最棒的約會。魔羯女自認倒楣的希望不要有下一次,沒想到身邊的朋友都勸她,「妳怎麼不好好把握機會呢?」

第二次約會來了,魔羯女決定要把話說清楚,不希望他在朋友圈中讓大家誤會。這次他們來到一家高級義大利料理餐廳,每一到菜都精心調配絲毫不馬虎地一道接著一道。魔羯女聽著對方嘮嘮叨叨說著一點都不關自己的事情,聽了口渴想要點杯水時,帥氣醫生問了服務員

「你們一杯水多少錢?」

「一杯要200元」女服務員說。

「你真的想喝水嗎?我已經開了酒耶」 帥氣醫生不好氣地說。

魔羯女有點不敢相信自己聽到的是什麼鬼話。一杯水也不願意讓我點?約會到了中間她一道菜也吃不下,只想快點結束。趁著帥氣醫生小解的時候,自己主動迅速到櫃檯結帳,沒錯,總共1萬元。

臨走前,帥氣醫生當然沒有忘記要結帳,要掏錢的時候,櫃台小姐親切地說,「剛剛這位小姐已經幫您結帳了。」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帥氣醫生立刻將從皮夾裡探頭一半的鈔票們塞回皮夾。「下次請你喝酒。」再一次地讓魔羯女震懾自己是否有沒有聽錯,連一句謝謝都沒有的尷尬結束這次約會。然後悲劇歷史重演,帥氣醫生在朋友圈裡說,我那天與她再度有了一次最棒的約會。

「我到底做錯了什麼事,招惹到這樣的怪人?」

「這該不會是嫁入豪門的考驗吧?」

的確,帥氣醫生是以結婚為前提做每一件事情。到最後,魔羯女成了朋友圈裡拋棄嫁入豪門大好機會,還傷了別人的心的壞女孩,一種賠了夫人又折兵的概念。 我心想這座城市裡,到底還有多少女孩夢想嫁入豪門,即便我深知魔羯女的夢想絕對不是嫁入豪門,而是一段契合的戀情。

這世界上,有多多少少入豪門而再也找不到自己的人,委曲求全的配合和妥協,我想不是這個世界教會我們的事。這些關於嫁入豪門才有未來的道理,基本上就是社會化的結果,我們以為這個社會就是如此的同時,都忘了聽聽自己內心真正的聲音。好再魔羯女很聰明,第一時間就知道「先懂得愛自己,才能愛別人」的道理。

原來,豪門重要的不是那一道門,而是門後裡面的那個人。

發表評論

分享這篇文章
分享這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