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行 Travel

從黃山搬來的立體積木

體驗徽派建築中的古風雅活

2006/01/26

LINE分享 FB分享

荷花池旁以磚瓦鋪成的小徑,一步一步地引領訪客走向一幢兩百多年前的建築,遠望,簡單的黑白顏色,在藍天綠地的襯托下,顯得格外從容幽靜。「粉牆黛瓦馬頭牆」,這不是大陸徽派建築的標準特徵嗎?為何卻出現在桃園的觀音農田上?

走近,只見屋外的木匾額上刻著「水來青舍」四字,輕推開雕工細緻的木門,嘎吱的聲音緩緩傳出,光線從天井上輕輕落下,將整個廳堂的細膩都照了出來。屋裡內部的空間竟高達七米,由下往上眺望,那高度乍見之下令人震懾。上方的月樑交錯嵌合在主樑上,交疊出整個內部空間的高挑。

大廳中木製的桌椅也是來自山西的古物,是主人多年的收藏,長形的燭台安穩地掛置在木樑上,引領著來客的視線向上伸展。天冷了,門邊爐上的炭火生起,吱吱擦擦地釋放著暖氣。細膩的崑曲嗓音在清涼的空氣中流動,屋外的雨水打在天井的玻璃上,再隨著一旁的管子滑入地面,滴滴答答、答答滴滴,像是大珠小珠落玉盤。

時空,在此錯置。若不是樑上的電燈露出了馬腳,來此真會以為自己回到了清嘉慶年間,該品壺好茶、寫篇好字、吟首好詩,才適合整個空間的氛圍。

這不是夢境。「水來青舍」在去年的一月份開幕,整幢老宅的一木一樑,的確都是從安徽黃山腳下的棠樾村裡搬過來,再原景原貌重現的。

女主人翁雪晴穿著棉襖、掛著圍巾,一臉的笑容可親寫在臉上,見著訪客,就趕緊請君入座,電爐上的水壺輕吐著蒸氣,催促著泡茶的時間到了。翁雪晴在談笑間有條不紊的泡著茶,動作熟練而優雅,不一會兒,溫順的老樹茶葉入口,屬於這幢老房子的故事,也就在茶香中延展開來……

四年前的中秋節,原本就從事骨董買賣的翁雪晴和先生李文華前往大陸黃山工作兼賞月。大概是當年的月色太美了,讓原本只是要看木頭窗花的兩人,竟然誤打誤撞地就搬回了一幢老宅。現在回想起來,夫妻倆都異口同聲說是「偶然的注定」。

回想起當年,兩人在當地販子的遊說下,決定前往距離屯溪約兩小時車程的棠樾村一探究竟。循著高聳徽宅細小巷弄間的幽徑前行,這幢早已不見人蹤的空宅在陽光的照射下顯得亮眼,一天井、一廳的空間大約五十坪大小,銀杏木柱上寫滿了文革時期的標語,但是依舊堅挺的呈現著優雅色澤,李文華看一眼就喜歡。

這幢蓋於清朝嘉慶年間的徽派建築,原做為「花廳」使用,也就是一般行政辦公用的公共空間,不過實際用途已不可考,根據翁雪晴的推敲,老宅也可能曾經做為私塾使用。

兩人當時對於「遷宅」一事原本難以置信,卻被當地販子斬釘截鐵的語氣說動,原本當時大陸販子開的價格是二十萬元人民幣(約合新台幣八十萬元),後來又在其他買家的競逐下提高價碼,至少多花了一倍的價格才成交。為了將古宅完整無缺的運回台灣,兩人請當地師傅在每一磚一木及小樑和斗拱上仔細貼上標籤,林林總總近千件的材料令人眼花撩亂。所幸後來又得到住在當地的台灣友人幫忙,兩個長達四十呎加長的貨櫃才得以抵達台灣。

翁雪晴回憶當時,光是要將貨櫃裡的物品拆卸到農地上的「簡單任務」,就花了十幾萬、動用了好幾個工人在夜裡趕工,才得以完成。而拆屋容易蓋屋難,所有的建材在農地上擺了大半年,夫妻兩人擔心躺在地上的銀杏木會遭雨淋蟲咬,還親手搭了一座棚子,好維護這些得之不易的心血。

萬事俱備,只欠一位能夠運籌帷幄的建築師。好友薛太空原本從事的是現代化的建築設計,卻特別將工作給辭了,面對著七零八落的數字編號,在農地上花了半年的時間,用電腦技術重組這些歷史古物,才讓水來青舍得以在另一個空間重生。

而內部樑柱的細節,還有賴曾經參與龍山寺修復工作的木匠林師傅幫忙。這位五十歲左右的老師傅,憑藉著多年的實際修復經驗,在樑柱之間加入了插梢,好讓樑柱能夠恢復原貌,不受地震的侵擾。

這就樣,花了前後近三年的時間,大約新台幣一千萬元的成本,才在桃園觀音的自家農地上,重現了當初那個因為「喜歡」而埋下的念頭。「若是知道會這麼麻煩,我當初是一定不會這麼做的。」翁雪晴說,而大陸官方目前已經禁止當地任意拆售古宅,因此位於觀音的這幢「立體積木」,應該可以說是台灣空前絕後的大陸徽州古宅了。

然而,現在卻找不到個適切的詞來定位「水來青舍」,說它是「餐廳」又覺得跟其中的思古幽情氣氛有些牴觸;稱它為「茶藝館」,就辜負了這裡精心製作的素食餐點;內部家具會不停變動位置,因為只要有顧客欣賞,主人就會售出,每回到水來青舍,總會有些許不同,讓這兒又有點像是座「生活博物館」。

翁雪晴說:「一開始我也不知道該怎麼使用這個空間,原本要做自己的住屋使用,後來又覺得應該開放給大家,自然而然地,有人來這兒寫書法、品茶,我們於是也開始供應餐點。」

慢慢的,附近高中的書法老師、美術老師,總會呼朋引伴在午間到來,從容地在幽靜的空間中品嘗一餐美食、談天說地。有一回,一對操著合肥口音的老夫婦乘輪椅前來,望著老宅沉思許久,眼淚幾乎就要掉了出來。翁雪晴猜測這對夫婦或許是安徽人,見著家鄉宅第,不免心有所感。

奇異的是,後來翁雪晴曾經試著循原路再找尋位於棠樾村的老宅原址,不論她怎麼在小徑中巡繞,就是找不著這幢古屋原來的處所。難道,這真是一場桃花源記式的奇遇?到現在還令她狐疑又玩味不已。

水來青舍

地址:桃園縣觀音鄉大同村十二鄰下大崛五十五之五號(新坡蓮園區)

電話:(03)498-9240(須預約)

關於這篇文章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