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行 Travel

董事長 背包客

放下身分、忍受不便,換來無價自在

2006/02/09

LINE分享 FB分享

陶爸喜歡體驗當地人的生活方式,體驗不同的人生。對於旅行,他總是無可救藥的樂觀,就算半夜還找不到歇腳處也不怕。

森林的雙岔路口,我選擇了較少有人走的一條。」二○○三年十月底一個暗夜,通往捷克古城的cesky Krumlov陰森林徑中,身兼國豐實業與奇哥董事長的陶傳正,低吟美國詩人Robert Frost這首詩,安撫情緒緊張的妻子。

為了尋找一座他嚮往已久的古城,背著二十歐元買來的帶輪拉桿旅行包,腳蹬有側袋設計的黃牛皮旅行鞋,陶爸與妻子應小萍在途人指點下,忐忑不安循著一條下山路,走進這四顧無人、連月光都照不進來的森林,在恐怖怪異的鳥叫聲、崎嶇不平的石頭路中……。

這不是年輕人的冒險之旅,而是年近六十歲「陶爸」,自助旅行的奇遇之一。

年過半百的企業家,對生命的期待是什麼?「對錢,我感覺很淡。如果上帝讓我選擇,老了後,我想選三件事:旅行、戲劇、音樂。如果,上帝說,你太貪心了,一個人只能選一個,我會選擇旅行。」

為什麼是旅行?而且是自助旅行?他說:「我喜歡體驗世界上,另一個角落、另一群人,他們的生活方式。我希望經歷不同的人生,讓老了後有好多好多東西,可以回憶。」陶傳正大概是國內極少數的董事長背包客,他享受著意外的樂趣、考驗與驚喜,享受著自助旅行者才有的奇遇,也甘願忍受自助旅行一定會碰到的辛苦。

想想多數年長企業家的休閒方式——假日與同樣是企業家的朋友相約在高爾夫球場,打球、聚餐,整天膩在一起。出國旅遊,選擇高級旅行團,享受五星級以上的精緻服務,食衣住行樣樣安排妥當,嘗遍世界頂級的極致奢華。大老闆們控制欲強,喜歡被人服務,不喜歡出差錯。

自助旅行者卻只是人潮中的小砂礫,還得面對難以預期的未知數,老闆與自助旅行,顯然有所矛盾。陶爸,卻選擇了後者。

「跟三十幾年商場朋友,沒什麼共同話題,商場聚會,壓力太大,漸漸也不去了。商場聚會與自助旅行間,我會選擇旅行。朋友覺得我好孤僻。」身為TPO(由五十歲以上的青年總裁協會〔YPO〕成員組成)會員,就連TPO或YPO主辦的年度旅遊,也很少參加。

{DS}

去年,陶爸花了四分之一時間在自助旅行,去年底拗不過身體警訊動了心臟手術的他,談起旅行,略微削瘦的臉龐立刻光芒洋溢,毫無歇手打算。

對於旅行,他總是無可救藥的樂觀,就算半夜還找不到歇腳處也不怕。

陶爸旅行幾乎不預定旅館,也不愛叫計程車。經常,陶爸陶媽拖著行李滿街跑,一下跳上巴士,一下鑽進地鐵,眼巴巴地一條條街找住處。剛開始,陶媽以為陶爸吝嗇,連計程車也不願搭,後來才知道,陶爸喜歡體驗當地人的生活方式,體驗不同的人生。

「我學著他們搭電車,跟他們擠在車廂裡,彷彿我是他們的其中之一。而且,每嘗試去做一樣事,我就多學到一樣東西啊!」陶爸看著身旁的妻子,笑了。

伴隨高度不確定性的,是意外的樂趣與驚喜。只因為在布拉格看到esk Krumlov明信片,驚為天人,陶爸陶媽臨時決定,從布拉格轉往這座被聯合國教科文組織列為世界文化遺產的古城。因為臨時決定,根本沒預期,驚異的旅程,即將開始。

從布拉格到esk Krumlov需轉三趟火車。就在等候第二段火車時,發現時間已到,月台卻空無一人,正納悶時,站務人員匆忙跑過來對著陶爸大叫:「不死!不死!」右手則指向火車站外的巴士站,陶爸夫婦才恍然大悟要搭「bus」,拎起行李往前奔。

坐上第三段只有一節車廂的迷你火車,天色漸黑,抵達Cesky Krumlov站,天色全暗,車站空無一人,連工作人員都沒有。陶爸夫婦是當天最晚的造訪者,待他們下車,車站的燈居然一盞盞關了起來。陶爸衝出站外,只見一片漆黑,連路燈都沒有,「天啊,Cesky Krumlov在哪裡啊?」心中暗想不妙。

只花兩秒思考,陶爸陶媽立刻往前追,企圖追趕剛剛同一班火車下車的乘客。但是那幾位乘客的身影,在月光下越來越模糊,最後竟不見了!陶爸夫婦佇立在一個交叉路口,茫然不知所措。

{DS}

突然間,一位老人彷彿上帝使者般,出現在他們眼前。那位老人面容和善,雖不懂英文,卻彷彿看懂陶爸心意,手指向左,示意他們走進森林。忐忑不安穿越森林後,古城街上沒有半個人影。

幸好,經過一番折騰,找到不錯的旅店,隔天一大早,陶爸迫不及待起床一探究竟,發現古城簡直是美透了,而昨夜讓他們驚心動魄的暗夜「森林」,只不過是樹蔭濃密的大公園而已!

另一次在德國,陶爸陶媽搭火車從新天鵝堡往北走,突然間,兩個酒鬼走進車廂,行李箱發出乒乒乓乓的玻璃瓶聲音。他們一上來,一屁股坐在陶爸陶媽對面,其中一個已經醉得亂七八糟,不停大聲說著他們聽不懂的話,另外一個則硬要請陶爸抽菸,陶爸只好接下。夫妻倆膽戰心驚,暗恐碰到暴徒了。

一會兒,兩個酒鬼打開箱子,裡面竟然有七、八十瓶啤酒!他們拿出啤酒請陶爸喝,又從行李箱拿出一大截德國香腸,從懷裡掏出一把刀,切些了一截塞進陶爸手上,然後又拿出起司,陶爸只好加入他們吃吃喝喝起來,最後還合照留念。

從那個比較不醉的德國人口中,陶爸得知兩人是上班族,趁假日備妥酒與食物,坐火車到北方一日遊,一路迷迷糊糊倒也盡興。這個奇遇,也讓陶爸對德國年輕人的休閒方式,嘖嘖稱奇。

某次去法蘭克福,到處找不到旅館,陶爸陶媽只好坐火車,到距離法蘭克福四、五十分車程的小城去試試運氣。下了車走了十幾分鐘,終於找到有空房的旅館,樣子卻活像鬼屋般,陶爸陶媽只好倒頭就睡,心想明日一早就閃人。

按原定計畫,隔天早晨兩人打包準備退房,櫃檯卻說,早餐是包含在內的,建議兩人享用。沒想到,兩人一走上陽台,發現景色超美,早餐相當美味。「這種不在計畫中的驚喜,最快樂了!」陶爸笑著。

陶爸不愛預定旅館的「怪癖」,引領他捨棄大旅館,走向民宿。說起陶爸的民宿經驗不算太久,第一個經驗,是約三年前,在一個外國友人的建議下,住進了在盛產葡萄酒的法國波爾多(Bordeaux)的一棟民宿。

走進房間內,陶爸四處張望,打開門嚇一跳,眼前就是葡萄園,鮮綠葡萄樹葉逼在眼前!陶爸趕緊問民宿主人:「這樣安全嗎?」民宿主人反問:「什麼意思啊?」陶爸解釋:「晚上不會有人闖進來嗎?」民宿主人笑笑,沒回答便離開了。

{DS}

隔天清晨,溫柔的陽光透進古典陳設的房間,一望無際的葡萄園籠罩在渺茫氤氳中,空氣中透著新鮮芬芳的氣味。「以前覺得民宿離我很遙遠,後來才知道民宿原來是這樣子的,很多事情,只是一個點的突破。」那一刻起。陶爸便走上了放棄星級大旅館的「不歸路」。

「反正我對大飯店的服務沒興趣,room service讓我覺得囉唆、不自在。現在,我喜歡小小的城,小小的旅館,……像杜拜那種七星級帆船旅館,算了吧,我才沒興趣哩!」陶爸對民宿的定義是:「民宿就是跑到人家家裡去,看看人家家裡吃什麼,看到滿好吃的,就拿來一塊來吃。」他把觀察民宿主人的生活,當成旅行的一部分。

旅居民宿也帶來意想不到的收穫。有一次在法國,下榻同一家民宿的旅客用法文,比手畫腳對陶爸說,Roussillon這個地方,你一定要去。許多旅行指南根本找不到Roussillon這個地方,頂多用「有赭紅色建築的Roussillon也值得一遊」一筆帶過,在此之前,陶爸聽也沒聽過這個城市。

但是陶爸相信民宿旅人的建議,「我一去看,覺得美得不得了,我去一次就愛上啦!當地的土含氫氧化鐵金屬,顏色黃黃的、紅紅的。當地人把不同顏色的土挖下來做漆料,房子顏色很重,有咖啡紅、鐵紅等。」如果不是住民宿,只仰賴旅遊指南,陶爸又怎能巧遇Roussillon呢?

自稱「無法跟朋友膩上三天以上」的陶爸,妻子,是他自助旅行的永恆伴侶。他們曾共同經歷國豐財務危機、宣布跳票、面對一千多名債務人的痛苦,當財務危機解除,公司營運上軌道,他們背起行囊,攜手走向世界某個角落的未知處,探索生命的各種可能,品嘗小旅館、小城鎮的樂趣。

曾經,他們造訪法國南部靠近瑞士邊界小城Annecy,那是一個只有三條街、其餘都是水道的美麗城鎮。背著包包的陶爸陶媽走進城裡,剛好碰到市集,感覺好棒,決定找家氣氛不錯的餐廳吃飯。陶媽點了一道奇怪的菜,是小牛發育前的淋巴,還有一道菜是切成薄片的牛頭肉。餐廳樓上附有住宿房間,才五十歐元,雖然簡陋,兩人還是住下了。

{DS}

隔日晚間,兩人繼續在餐廳用餐,灌下兩瓶酒,天空開始飄雨,氣氛極佳。陶爸開始興奮,覺得人生實在太快樂了,「我開始全世界亂打電話,講一些亂七八糟的話,說我們在一個法國小鎮,快樂得不得了。我打給鄧安寧,他只說:『喔』,反應不怎麼熱情,原來台北是清晨四點。」

放下電話,陶爸還沒盡興,發起酒瘋,牽著陶媽的手開始在城裡亂逛,一路酒醉大聲說粗話,夜間路上沒人,陶媽要他小聲點,他還是繼續一路笑,一路罵當地沒人聽得懂的三字經、五字經,足足罵了半個鐘頭。「人生真是幸福、過癮啊!」陶爸讚嘆。

這種情感全部投入的狀態,正是青春生命特有的狀態。能有多少人,在年過半百、事業有成之後,能克服自助旅行的不安全感,玩得如此淋漓盡致?旅行已非點綴工作的休閒,而是回歸生命最初的狀態,以赤子之心換取自由。每一回,當這位董事長背起背包出發的那一刻,成年人生活中最奢華昂貴的自在,已經被他手到擒來。

【陶爸的旅行四寶】
陶爸,旅行裝備不見名牌,但有四項寶貝一定隨身帶:
1.軟式旅行箱
這是陶爸花了20歐元在巴黎Auchon量販店買的,不但有弧形拉桿,輪子,還可後肩背,並附母子袋。由於陶爸陶媽經常帶著行李滿街找旅館,故將行李簡化至最少,塞進這個可拉可背的旅行箱,相當方便。

2.有鐵鍊的皮夾
在美國舊金山Great Mall花20美元買的,頗具嬉皮味。陶爸說這皮夾就是要警告別人:你別來扒我!

3.旅行鞋
它是陶爸花了新台幣990元在La New買的,這並非專用旅行鞋,鞋側邊小袋子原始設計是為了放置計步器,但是也可裝零鈔,以備不時之需。陶爸因為太愛這雙鞋,每逢出國必穿,甚至底壞了,還花了500元送去越南修理換新。

{DS}

4. 數位相機

原本用Canon Power Shot S40,陶爸愛不釋手,但可惜被兒子弄丟,獲得兒子賠償一台Nikon D70。但陶爸覺得稍複雜且重,計畫再買台Canon Power Shot S80。

【陶爸的私房旅館】
陶爸對城鎮的小民宿、小旅店,情有獨鍾。以下是他特別推薦的
民宿:

Domaine de Barrouil
位於法國Bordeaux,民宿就在葡萄園內,這也是陶爸三年前第一次住的民宿。

他說,這家民宿不但價格實在,環境優美,餐點也很好;更重要的是,女主人態度親切,一點也沒有旅館的職業氣息。

Le Portail Rouge
位於法國Roussillon,也就是陶爸口中有著黃黃、紅紅泥土的美麗小鎮。民宿主人是位攝影師,布置極具藝術氣息。

Le Mas De La Beaume
位於普羅旺斯山城Gordes的正對面,可以看見整個山城美景。女主人布置家裡很有一套,經常有媒體前往拍照報導。

Hotel Zlaty Andel
位於捷克古城Cesky Krumlov,位於小鎮廣場邊,視野不錯,餐點亦佳。

Hotel Ungel
位於捷克布拉格,由海關大樓改建,因此房間非常大。只花新台幣四千多元,便可享有一個客廳加上五個房間的大空間。

關於這篇文章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