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 Travel & Leisure

將廢柴變名貴茶花

為50年老茶樹奔走

2006/04/20

LINE分享 FB分享

早晨打開窗戶,桂林被籠罩在一片霧濛濛裡面。約好和元大京華證券集團總裁馬志玲去賞花的時間,小雨不給面子的淅瀝瀝飄下來。心情正往下沉,馬志玲瞄了下窗外,突然用雀躍的語氣說:「今天天氣很好!」

我一陣納悶,他接著說:「有霧、有雨,茶花就長得好。」一語道破這得「天」獨厚的好環境,造就他這片連續兩年在大陸茶花展中奪得冠軍的茶花林。

樂滿地度假世界的靈湖邊上,茶花絕對是最美麗的點綴。在一望無際的綠色中,畫龍點睛的冒出點點的粉紅、豔紅、紫紅和純白色的茶花花苞,就像香奈兒素色套裝,配上以之著名的山茶花圖案。

連經常瀏覽名畫、骨董的廣達集團董事長林百里來到這裡,都忍不住猛按快門。中國大陸的茶花的品種,自北至南約有一千多種,樂滿地度假世界中,就有三百八十種,占比達三分之一,共六萬多株,這筆收藏,堪稱是馬志玲風景中的經典。

從冬末開始,茶花就像不懂得冷一樣,迎著小雨開出巴掌大的花朵,一片蕭瑟景色當中,顯得特別華麗。馬志玲最欣賞茶花之處,除了這點鶴立雞群,最特別的地方,就是不單調。

不若梅花或櫻花,冬天雖開了滿株的花苞,但全是同一種顏色;善變的茶花經常在同一植株上,冒出白色、白色緄 紅邊,甚至是完全不同花型的紅色花朵來。即使種上一整排相同品種的茶花,遠看也有每株不同變化的樂趣。

近看花苞,同樣是複瓣,茶花可以呈現出像玫瑰花瓣般細膩緊緻的層次,也有牡丹般華麗開放的姿態;甚至有的一圈一圈展開,像馬志玲夫人杜麗莊形容的,「像漣漪一般」。

生性愛好雨露的茶花,造就她們在霧氣中,不像一般嬌嫩花朵易受潮軟爛的質地。植物學家把茶花與葉,描述為「絨質」與「革質」,意思是像絲絨和皮革般厚實耐雨。

一般人不懂這麼多,在雨後看到茶花花瓣依然挺立,直覺覺得那是假花。馬志玲就曾經聽到兩位遊客互相打賭,說那茶花肯定是假的。「兄弟,」他上前說,「如果那是假的,你在這裡的所有花費全部算我的!」他的茶花有多完美,可見一斑。

很難想像這些貴重的茶花樹,五、六年前,差點被拿去當柴燒了!當時,馬志玲在開發靈湖周遭土地時,發現附近農民一車一車的,把粗大的樹枝拔起往外地送,說要拿去當柴火賣。一問之下發現,那些都是五、六十年以上的老油茶樹,因為茶油生意在當地已經漸漸沒落,那些對他們來說,都是沒有用的廢材。

「五、六十年的老樹,說砍就砍。」馬志玲覺得非常可惜。他回到台灣,拿著樹頭到處問植物專家,能不能想出什麼再利用的方法。部屬當時還曾載他到新竹的山裡,詢問去年甫獲得神農獎的專家蔡燦玉。

黑色轎車彎入小徑,「這麼偏僻的地方,真的有人住在這裡嗎?」馬志玲嘟噥著,但還是硬著頭皮前進,終於在深山裡找到懸宕心頭已久的答案:蔡燦玉跟他說,那些油茶樹,可以嫁接出非常好的山茶花,簡直就是寶物。

原來,一棵山茶要長出完整、穩定的花朵,起碼要七、八年,要培育出想要的花色、花型,甚至要十多年。但是如果利用既有油茶的根莖,嫁接山茶的嫩芽,五、六十年累積的根基,可以在兩、三年內,植株都還不到膝蓋的高度,就直接長出花苞。台灣這個技術已經行之有年,但對彼岸來說,還不算普遍。

一聽到這個好消息,馬志玲在桂林周遭收了兩萬多棵的油茶樹。利用專家提供的意見,當年的廢材,經過五年,現在已經繁殖成六萬多株不同的山茶、茶梅樹,扣掉特有或變種,可以說出名號的茶花,幾乎在他這裡都可以看得到。每年到了三月,樂滿地就成為中國茶花展的聖地,去年及前年,中國茶花比賽的冠軍,都是這裡出品,實在是馬志玲和農民都始料未及。

所有茶花中,杜麗莊最喜歡的是「芙蓉香波」和「羅蘭」。自然界裡,豔麗的花朵就不香;香味滿溢的花朵通常不大也不貴氣。芙蓉香波卻獨占「魚與熊掌」的特例,像薔薇一般的複瓣,一株茶樹上熱烈的冒上一、兩百朵,一齊散放如玫瑰般的香氣,冬天裡有了她,就像擁有了一季早春。

羅蘭正好相反。杜麗莊說,這種品種,一株樹上最好不要長多,一次有個四、五朵就好。十多公分大的白色花朵,適合在大片深綠葉片的陪襯下,獨自秀出她大家閨秀的神態。

馬志玲則偏愛廣西當地特有的金花茶。在茶花當中,白色或紅色都屬常見,但黃色素容易被紅色素掩蓋,一突變過了頭,就成了帶紅色的色系,因此稀少。金花茶雖沒有華麗的花瓣,或特殊的香氣,但在滿樹紅、白當中,最是顯眼特別,某些品種甚至被列為廣西當地禁止流出的保護級植物。

我們以為,馬志玲在花團錦簇的茶花谷裡散步,左擁右抱那些已經成形的得獎樹,會感到最得意。沒想到他最喜歡的,還是上苗圃,去看那些剛嫁接到一半的幼苗。

只見他毫不遲疑的踩上雨剛停,雨水滲入成軟泥的埂邊,顧不得大老闆的形象,蹲下來檢查每一個嫁接的切口,直到鞋緣沾滿泥土和給茶花苗保濕用的松枝,名牌鞋已經活像雙草鞋。這一株母株是從哪裡來,當初是用三塊錢還是五塊錢人民幣收來的,現在已經長到多高,他都如數家珍。不等人讚美,臉上已經堆滿滿足的笑容。那是看著自己的投資,對自己眼光深具信心,一個鑑賞與收藏家的笑容。

回程走到茶花谷邊的小橋,天空又飄起了雨。回頭正好看到整排的茶花,在春風吹拂下,搖晃得有如粉紅色的花浪,原本略顯豔麗的色彩,在雲雨霧氣裡,暈成恰好的淡淡胭脂色。杜麗莊說:「小雨來得正是時候。」馬志玲笑了,他說:「我在這裡擁有最大的財富,不是那些生意,應該就是這些茶花了。」

【延伸閱讀】茶花的「善變」引來茶花迷

蘭花,因為有六萬多種不同品種,是全球最多樣的花,深深受到世人喜愛。茶花雖然沒有那麼多樣的品種,但是因為天候不同、栽種方式不同,同一品種的也會開出不同的花色,有時同一株上面甚至就有深淺不一的花蕾。因為她的「善變」,造就了一批茶花迷,宋美齡就是其中一位。

台灣茶花專家蔡燦玉說,他有次得知一位紐西蘭同好,成功栽出一株少見的山茶,費好大勁向他買來。結果在北半球不同的天候下,這種山茶竟然開出暗紅近黑的花,為全世界所僅見。這位同好知道了,換他大費周章的想向蔡燦玉要這株花。

就像名犬後代的血統即使相同,也有不同的毛色、姿態,全球茶花迷最感樂趣之處,就是不斷交換這些開出不同花的茶花苗,彷彿在交易活的收藏品。

關於這篇文章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