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

Travel & Leisure
keyboard_arrow_left
keyboard_arrow_right

油畫背後的藝術信仰陳郁秀的傳家寶

站在「觀音山」巨幅油畫前,前文建會主委、現任文化總會秘書長陳郁秀無限滿足的看著畫中的細節:「你看,雲好像會飛,樹上的葉子在動,如果你想像你站在這山上,從這山坡路是不是可以往下走?」

這幅一•三公尺乘二公尺的畫,是畫家父親陳慧坤八十一歲時的作品,就掛在陳郁秀家的客廳裡。現年九十九歲的陳慧坤在台灣畫壇,被視為是大器晚成的畫家,六、七十歲之後才畫出可觀的作品,大山大水尤其是他的特色。而「觀音山」則被藝評界視為他的顛峰之作。

陳郁秀喜歡這幅畫,因為「觀音山」牽繫了她生命中最重要的兩個男人。一九八八年,陳慧坤累積了前幾年歐遊的寫生經驗,正想好好的把台北近郊的美麗描繪下來,而陳郁秀的先生盧修一(編按:前立委,一九九八年因肺腺癌過世)出身三芝,對淡水一帶非常熟稔,當時剛出獄的盧修一,便充當起岳父的司機,開車載陳慧坤到家鄉附近作畫。

寫生時,陳慧坤習慣獨處,所以盧修一會站得遠遠的,只有在風強幾乎要吹垮畫布的時候,他才會趕緊上前幫忙護畫。那時候的盧修一背負政治黑牢的污名,求職處處碰壁,不擅表達情感的陳慧坤也不多說什麼,翁婿兩人只是這樣靜靜的在觀音山前,一起看著晨昏日落。

「觀音山」背後隱藏的翁婿情誼,讓陳郁秀對這幅畫情有獨鍾,陳慧坤留給陳郁秀幾百幅畫作,朋友曾好奇問陳郁秀,為什麼不換別的畫掛?但她就是喜歡這畫,每天再忙再累,回家看到它,情緒就隨之沉澱。

「一幅好畫,讓你百看不厭,就像巴哈、莫札特的曲子,百聽不膩。」從小,陳慧坤就告訴陳郁秀:一幅畫,能讓你有想像空間,有延伸性,那就是一幅好畫。陳慧坤留給女兒的,不只是畫,也是一種「鑑賞美的能力」。留法期間,父親教她去看羅浮宮,不要一口氣全部看完,去一次,看一間展示間就好,才能慢慢體會畫的精髓。陳郁秀花兩年,才把羅浮宮裡的畫看完,直到現在,她都還能清楚描述,每幅畫的細節和精彩之處。

發表評論

分享這篇文章
分享這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