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行/

Travel

 

keyboard_arrow_left
keyboard_arrow_right

我的野朋友瘋鷹、迷蝶、戀青蛙

秋天,候鳥來了!南台灣墾丁,有數十萬隻鷹過境;北部關渡自然公園,湧進上千隻小水鴨。連蝴蝶和青蛙也不會在此時缺席,追逐大自然奧妙的生態達人們,有人賞鳥、有人迷戀蝴蝶、有人追逐青蛙,透過他們引領,我們一起進入這些美麗生物的「野」世界!

數萬隻猛禽飛過眼前,遮蔽天空,是如何令人動容的景象?每年九月到十月間,如接力般,一群群猛禽從西伯利亞、日本、韓國、中國東北,飛到墾丁過境休息,再前往菲律賓過冬,鷹群飛翔在南台灣上空,形成「鷹河」、「鷹海」。

「猛禽群飛,在天空中形成一條河、一片海。」這是我第一次看到「鷹河」和「鷹海」字眼時,在腦海中形成的畫面。平時,看到一隻老鷹就足以令我興奮半天,想到可以同時看到上萬隻猛禽,心情竟如小時候期待過年般雀躍。

九月二十日,我們一行人,包括資深猛禽研究者林文宏,抵達墾丁。台灣猛禽研究會陳世中傳來最新鷹訊——當日赤腹鷹數量突破三萬隻!

瘋鷹!千尺高空上的生命力

第二天一早六點,當資深猛禽研究者林文宏從墾丁賓館,望向遠處大尖山腳下的海平面,似乎有飄忽的黑點隱約出現,他緩緩吐出:「開始起鷹了!」幾個字,平靜的早晨開始忙碌起來,「啊!起鷹了、起鷹了!快出發!」墾丁國家公園管理處解說員黃靖玉吆喝著大家上車。

起鷹了!這代表赤腹鷹已從墾丁各處休息的樹林飛起,在墾丁,最佳賞鷹地點,是社頂公園凌霄亭。我們抵達時,凌霄亭上早已站滿了從各地趕來的鷹迷,猛禽研究會調查員陳世中已經在墾丁待了幾天,不理會老婆頻頻催他回台北的電話,正專注的望著天際。

資深鷹迷——墾管處技士蔡乙榮,帶著他的400mm長鏡頭來報到。每年此時,賞鷹者也如候鳥般直奔此地,一位太太手上握著專門買來賞鷹的高階望遠鏡,滿足地說:「老鷹飛起來的姿態實在太美了!」

「啊!在那裡!在那裡!」「哪裡?哪裡?」「哇!好大一群喔!」不論識與不識,所有的人拋下藍綠大對決,就這麼一心一意了起來。我的望遠鏡移來移去,足足花了半小時才抓到竅門:先以肉眼找到鷹群出現方位,再用望遠鏡觀察。

從望遠鏡裡看到的,每一隻赤腹鷹都像是裝了電動馬達似的,卯足了勁努力飛翔,像是要完成壯舉般,不斷的重複嘗試,一旦確定了便義無反顧,勇往直前,永不放棄……

原來,賞鷹最令人感動之處,在於感受那股無可摧毀的強韌生命力!

發表評論

分享這篇文章
分享這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