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

Travel & Leisure
keyboard_arrow_left
keyboard_arrow_right

三個真實故事 幫你看斷食現身說法》斷得好身體好、斷不好命難保

謝佩玲 在斷食島上找回五感 斷食有許多方式,經驗也因人而異。這兒介紹了三個人的斷食現身說法,有人因斷食而改變生活及飲食習慣,但也有人把斷食當成減肥,最後膽結石割除膽囊。千萬別忽視斷食的潛在風險,最好諮詢醫師,並有專業醫護人員陪伴才好。

清晨,太陽從海上昇起,照進椰子葉屋頂的高腳屋。謝佩玲緩緩張開眼睛,站在門口就可以看到海。這裡是泰國蘇美島達瑪癒合中心(Dharma Healing Center of Samui)斷食營。

三十出頭的謝佩玲,和姊姊們在台北經營ORANGE咖啡館。因感情觸礁,她度過了低迷的三年,把自己弄得身心俱疲。前年擠出假期,她遠赴蘇美島參加一週的斷食營,讓自己休養生息,也重新思考人生的下一步。

回想,從第二天開始,每日清晨五點起床,門口擺著兩顆清晨剛採下的椰子。這一整天到晚餐前(有一碗清湯),「這就是全部的糧食。」

但精確來說,這還不算她第一天餓肚子。若從台灣的事前準備開始算,是第十四天。遵照泰國斷食營的事先建議,兩星期前,她停止吃肉,一星期前停吃豆類、蛋白質,前三天,她只吃蔬果。上天彷彿要考驗她似的,剛好碰上姊姊生日,大夥兒去吃大餐慶祝,害她「差點破功」。「姊姊都說:你瘋了呀?沒事花錢去受罪幹嘛?」她吐吐舌頭。

來到島上三天,她已經餓到肚子痛,每天還要例行灌腸。揮之不去的飢餓感,夜裡更加劇。好不容易睡著,又做了個看得到食物、卻始終吃不到的「餓夢」。

但奇妙的事發生在第四天早晨,當她醒來,吃東西的夢彷彿已經離她很遠。「身體變輕了,一點都不痛!」接下來的每一天,身體越來越輕鬆,她愛上了這種輕飄飄的感覺,還習慣了早晨的雞啼,喜歡甦醒的味覺,能分辨出淡如水的清湯裡有胡蘿蔔、包心菜、南瓜的滋味。

發表評論

關於這篇文章
分享這篇文章
分享這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