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行/

Travel
keyboard_arrow_left
keyboard_arrow_right

在10億元土地 灌溉一畝夢田〔發現米藝術〕

八月十六日起,走過房價一坪高達七十至一百萬的台北大直美麗華商圈,在新建的現代化大樓、量販店和豪宅大廈旁,約一千坪的土地上,竟種著一大片綠油油的稻子,稻穗隨風飄揚,掀起綠綠黃黃的稻浪。田中偶爾會有個人戴著斗笠、穿著雨靴,在稻田裡來回勞動。

繁華都會與農村風光;稻禾與鋼筋水泥,這強烈對比景象,也衝擊著人們的心。住在附近的人,時不時就會走到這片稻田旁靜觀。

不只是田,更是藝術

這稻田其實不只是稻田,它還是一件行動兼地景藝術品,名為「晴耕雨讀」。

藝術家林銓居,把兒時在家鄉萬里二坪村的稻田景象,搬到此地成為一件地景藝術作品;種稻的這個「行動」,也是他的「藝術創作」。

矗立在稻田中,還有座極具現代極簡風格木造的「農舍」。這其實是林銓居的畫室,十二坪、兩層樓高的室內,放了上千本書的書架、挑高七米,二樓有一面大窗可以看到稻田。

是農夫也是藝術家的林銓居,在這裡,晴天耕作、閒暇之餘或氣候不佳時,則回到畫室聽南管古琴、看當代文學和畫畫。畫室的二樓,架設著一台照相機,每隔兩分鐘就會自動將稻子的生長過程、背景地貌的變化、光影變化一一拍攝下來,未來將剪接成紀錄片。

林銓居家裡歷代種田,到他這一輩已是第十四代。二十八歲之前,他都還要幫忙家裡種稻,家中有四甲水田,十歲時,他就得下田幫忙,在潮濕、滿身污泥中度過的童年,幾乎沒有假期可言,每年暑假要整理曬穀場、割田埂草、幫忙收割、曬穀子、交穀給農會等;到寒假要耕田,把種子泡在水裡等發芽,整理苗床整理等。有次,因為連續收割十四天,他握稻的左手虎口紅腫到合不起來。

最慘的一次是一九七七年年,他讀國中時,強度十八級的薇拉颱風來襲,全家人如臨大敵,忙著把收割後曬到一半的穀子,用石頭磚頭壓滿蓋在上頭的帆布,最後還是有一堆一千五百公斤的稻穀被吹走,等於那年收成的十分之一就因此泡湯了。

發表評論

分享這篇文章
分享這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