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行 Travel

惡地行旅》最慢就是最快

林義傑第一次帶人冒險

2008/11/20

LINE分享 FB分享

冒險是件嚴肅的事,但執行時,卻要把它弄得很好玩。這次冒險對我而言,有八五%是快樂的!像走在劉柏園(遊戲橘子執行長)後面,覺得他就像個小叮噹;年輕、食慾旺盛的陳彥博(此次冒險旅行的夥伴),活脫脫是一隻隨時伺機想搶你食物的猴子,能不好笑嗎?

這趟旅程對我最大的意義,是帶台灣人看世界的盡頭。台灣人很少從事冒險運動,我們太習慣接受限制,像是農曆七月不要去海邊、高山最好不要去爬,颱風天盡量不出門,壓根不鼓勵冒險。

在國外,卻有人會去追龍捲風。他們是先了解為何有龍捲風,從科學研究到計畫準備,才去執行。我從十歲參加路跑,接觸許多國外選手,促使我喜歡做沒有人做過的冒險運動,也一直想帶台灣人一起去冒險。

一句話,朋友變隊友

這個比賽本來就在我行事曆中,夥伴人選原本是老外。有一次我到遊戲橘子演講,和柏園吃飯聊天,變成朋友。我看他年輕,愛運動,也愛冒險,對談後發現或許有機會。

而且他很「敢」,從創業就看得出來他魄力夠,我知道就算過程中他手腳斷掉,也不會怪我,這是屬於「MEN'S TALK」(男人對話)的一種默契。記得當時他愣了幾秒問說,他參賽會不會影響我的成績?我說不會,成績是分開算的。他就答應了。

我還滿佩服他的,要跟著我去冒險,不是那麼容易。我們經過將近一年半的準備訓練,從台灣的高山,加拿大的越野滑冰,再到挪威,最後才出發,絕不是玩票的,所以我說他夠敢。

至於第三位成員,曾參與二○○七年極光冒險計畫的彥博,二十出頭,又是個開心果,可以為團隊帶來歡樂與新世代的想法。我故意如此安排,如果找個跟我一樣認真的老鳥,或許我們到不了目的地。

彥博很興奮,這對他是很大挑戰,這次粗重的工作都是他負責,他肯吃苦,但因缺乏邏輯觀念,挨了不少罵,心理調適很不簡單。這次很多隊伍都因為人的問題而潰散。同行的紀錄片導演楊力州也期待拍到我們吵架的畫面,但我們沒有。冒險最大的挑戰,就是柏園所說的一句話:「把三個人合為一體,最慢的前進速度就是最快的速度」。

{DS}

以前我和老外組隊伍,大家都是老手,都很強悍,感覺不是比賽,而是打仗。這次組合像新生兒,我可以大喊「Go!Go!Go!」,但只有我往前衝,另外兩個人怎麼辦?我有冒險經驗,所以負責這次食物的補充配給,路線的規畫和嚮導,連睡覺亦要保持警覺。以前我只要顧好自己,但帶人要時時觀察這個人的眼神、表情是否正常,只要一個人不對勁,另外兩個人就會有問題。

團隊的衝突,往往不是來自外在的環境或是路線的爭議,而是生活起居的管理,像食物與工作的分配等。極地消耗的熱量是平常的三、四倍,每人每天要消耗一萬多卡以上,每一天帶在身上的行動糧就有三到四公斤,冒險過程中,人的本性會跑出來,像有人會偷藏食物,必須去了解每個人的需求,然後包容。

一塊肉,危機變動機

彥博負載最沉重,有一天他忽然說他不拖了。當時我腦中空白了一秒,立刻拿出最心愛的牛肉乾分給他,他就笑了,我也很想笑,卻得忍住。他情緒起伏比較大,前一分鐘High到一百分,後面可能變零分,但好玩也在這裡。

柏園的情緒平穩,也是少數我見過很有組織條理的人,有一百件東西,他可以在五秒內找到他要的。

很多人問我在北極走那麼久都想些什麼?其實什麼都想,處在一種游離狀態。有時候,某些遙遠的記憶忽然清晰的浮現,像是媽媽送我的第一只手表……;有時心情沮喪,也吃顆糖果,讓自己開心起來;或是聽一、兩首音樂,在無法充電的極地裡,已算很奢侈。我們全程都很搞笑,唱一句「媽媽請你保重」,三個人也可以笑得要死。其實,在嚴酷惡劣的環境中,笑點最好是零,最簡單的東西可以讓你笑,或感動起來,這就對了,不需要太ㄍㄧㄥ。

我也怕冷、怕死,因為害怕,事前準備更要周全,遇到事情才不會害怕。這次柏園的臉凍傷,我多準備的面罩就派上用場了;北極熊劃破帳棚一個大洞,我也有針線可以縫,這就是經驗,我知道這些東西最後都會用到。

{DS}

我的心目中,撒哈拉或北極都不難的,遇到惡劣的環境或天候,可以選擇等待避開,不必硬碰硬,比較難的是堅持的毅力,這得征服自己。因為有這樣原則與共識,原本落後最多的我們,因別隊退出,竟只要撐到終點就得到第三,果然,最慢的速度就是最快的速度。

去年我橫越撒哈拉沙漠時,最痛苦不在於環境考驗,而是文化隔閡,在一百一十天、七千五百公里旅程中,與隊友語言文化的不同,無法盡情溝通,那種孤寂難以想像。這次我們三人台語都通,有共同的笑點,很快樂。抵達終點時,我是唯一沒受傷的人。

這場比賽也是我參加競賽的封山之作,二十多年來跑遍全世界,我有很深倦怠感,雖不再參賽,但我將繼續進行更大創意冒險計畫,那更過癮。另外,還要協助運動員職場轉型與爭取福利,推動成立運動員生命基金會。冒險,原本就沒有界線;旅程,也從未結束!

小檔案 _ 林義傑

 極地超馬運動員&運動心理顧問
1976年生,10歲開始參加路跑比賽
1998年獲台北國際馬拉松賽100公里國內組冠軍後,
10年內挑戰國內外14場比賽,
2006年獲世界四大極地超級馬拉松賽總冠軍,
2007年完成人類首次徒步橫越撒哈拉世界紀錄。

關於這篇文章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