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行/

Travel

 

keyboard_arrow_left
keyboard_arrow_right

惡地行旅》最慢就是最快林義傑第一次帶人冒險

冒險是件嚴肅的事,但執行時,卻要把它弄得很好玩。這次冒險對我而言,有八五%是快樂的!像走在劉柏園(遊戲橘子執行長)後面,覺得他就像個小叮噹;年輕、食慾旺盛的陳彥博(此次冒險旅行的夥伴),活脫脫是一隻隨時伺機想搶你食物的猴子,能不好笑嗎?

這趟旅程對我最大的意義,是帶台灣人看世界的盡頭。台灣人很少從事冒險運動,我們太習慣接受限制,像是農曆七月不要去海邊、高山最好不要去爬,颱風天盡量不出門,壓根不鼓勵冒險。

在國外,卻有人會去追龍捲風。他們是先了解為何有龍捲風,從科學研究到計畫準備,才去執行。我從十歲參加路跑,接觸許多國外選手,促使我喜歡做沒有人做過的冒險運動,也一直想帶台灣人一起去冒險。

一句話,朋友變隊友

這個比賽本來就在我行事曆中,夥伴人選原本是老外。有一次我到遊戲橘子演講,和柏園吃飯聊天,變成朋友。我看他年輕,愛運動,也愛冒險,對談後發現或許有機會。

而且他很「敢」,從創業就看得出來他魄力夠,我知道就算過程中他手腳斷掉,也不會怪我,這是屬於「MEN'S TALK」(男人對話)的一種默契。記得當時他愣了幾秒問說,他參賽會不會影響我的成績?我說不會,成績是分開算的。他就答應了。

我還滿佩服他的,要跟著我去冒險,不是那麼容易。我們經過將近一年半的準備訓練,從台灣的高山,加拿大的越野滑冰,再到挪威,最後才出發,絕不是玩票的,所以我說他夠敢。

至於第三位成員,曾參與二○○七年極光冒險計畫的彥博,二十出頭,又是個開心果,可以為團隊帶來歡樂與新世代的想法。我故意如此安排,如果找個跟我一樣認真的老鳥,或許我們到不了目的地。

彥博很興奮,這對他是很大挑戰,這次粗重的工作都是他負責,他肯吃苦,但因缺乏邏輯觀念,挨了不少罵,心理調適很不簡單。這次很多隊伍都因為人的問題而潰散。同行的紀錄片導演楊力州也期待拍到我們吵架的畫面,但我們沒有。冒險最大的挑戰,就是柏園所說的一句話:「把三個人合為一體,最慢的前進速度就是最快的速度」。

發表評論

分享這篇文章
分享這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