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

Travel & Leisure
keyboard_arrow_left
keyboard_arrow_right

國樂Do Re Me木頭人也搖搖爵士樂

三月一日午後,台北縣碧潭風景區吊橋前,耳熟能詳的《茉莉花》、《高山青》響起,但那熟悉的音符、規律的拍子,突然變得好彈跳、好頑皮,好不按牌理出牌。讓你不只很想跟著搖頭、晃腦,左右兩邊一腳會想輕踢、另一腳同時想用力踏,連下巴都癢起來想前後點。身體每個部分,都忍不住跟著那不規則卻強烈的節奏擺動。

原來是「絲竹空」爵士樂團坐在碧潭音樂節的舞台上。除了鍵盤、鼓與低音提琴,最前面兩位,拿的明明是笛子和柳琴,感覺曲調應該會很婉轉、悠揚、甚至哀怨。但他們在原本圓滑的樂句中,添入了許多短促的停頓,和不知哪冒出來的重音,有時稍稍延遲拍子或突然的搶八分之一拍,產生了俏皮、輕鬆的感覺。就像原本用左右腳規律踩著「一、二、一、二」的拍子,改成跳踢躂舞前進一樣。

在熟悉的曲調內,還有某幾個音符,被替換成同調上相襯的和絃音,過音之間加上國樂特有的裝飾音、滑音,聽起來很跳tone,卻又協調。終歸一句話,怎麼這麼爵士啊?其創意、演奏水準,不愧是曾入圍二○○八年金曲獎最佳演奏專輯的專業樂團。

在免費演出中,觀眾隨時能來來去去,如果無法引起一般人的興趣,場子馬上就空掉冷掉,管你是平日賣票賣得多好的天皇老子樂團。但他們的音樂與節奏,就是這麼有感染力。像是在碧潭免門票的戶外演出,不止前排一群觀眾搖頭晃腦;連在遠遠二樓餐飲區大聲聊天的年輕人,背對舞台,看起來無心欣賞音樂,卻被我發現,腳都忍不住自動在桌子下跟著打拍子。

且出乎意外的,大玩Fusion(混搭)的絲竹空,頗受中年以上的觀眾歡迎。

這天,斜風細雨、氣溫超低,觀眾席都潑進雨來,但五十歲以上的觀眾緊緊黏著椅子。除了選曲皆是能引起他們共鳴的曲目,最主要,他們說,絲竹空的表現手法,有種讓他們變年輕的魔力。

發表評論

分享這篇文章
分享這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