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 Travel & Leisure

國樂Do Re Me木頭人也搖搖

爵士樂

2009/04/02

LINE分享 FB分享

三月一日午後,台北縣碧潭風景區吊橋前,耳熟能詳的《茉莉花》、《高山青》響起,但那熟悉的音符、規律的拍子,突然變得好彈跳、好頑皮,好不按牌理出牌。讓你不只很想跟著搖頭、晃腦,左右兩邊一腳會想輕踢、另一腳同時想用力踏,連下巴都癢起來想前後點。身體每個部分,都忍不住跟著那不規則卻強烈的節奏擺動。

原來是「絲竹空」爵士樂團坐在碧潭音樂節的舞台上。除了鍵盤、鼓與低音提琴,最前面兩位,拿的明明是笛子和柳琴,感覺曲調應該會很婉轉、悠揚、甚至哀怨。但他們在原本圓滑的樂句中,添入了許多短促的停頓,和不知哪冒出來的重音,有時稍稍延遲拍子或突然的搶八分之一拍,產生了俏皮、輕鬆的感覺。就像原本用左右腳規律踩著「一、二、一、二」的拍子,改成跳踢躂舞前進一樣。

在熟悉的曲調內,還有某幾個音符,被替換成同調上相襯的和絃音,過音之間加上國樂特有的裝飾音、滑音,聽起來很跳tone,卻又協調。終歸一句話,怎麼這麼爵士啊?其創意、演奏水準,不愧是曾入圍二○○八年金曲獎最佳演奏專輯的專業樂團。

在免費演出中,觀眾隨時能來來去去,如果無法引起一般人的興趣,場子馬上就空掉冷掉,管你是平日賣票賣得多好的天皇老子樂團。但他們的音樂與節奏,就是這麼有感染力。像是在碧潭免門票的戶外演出,不止前排一群觀眾搖頭晃腦;連在遠遠二樓餐飲區大聲聊天的年輕人,背對舞台,看起來無心欣賞音樂,卻被我發現,腳都忍不住自動在桌子下跟著打拍子。

且出乎意外的,大玩Fusion(混搭)的絲竹空,頗受中年以上的觀眾歡迎。

這天,斜風細雨、氣溫超低,觀眾席都潑進雨來,但五十歲以上的觀眾緊緊黏著椅子。除了選曲皆是能引起他們共鳴的曲目,最主要,他們說,絲竹空的表現手法,有種讓他們變年輕的魔力。

從沒想過國樂器,可以用爵士的這一套如此變化。過去東、西方音樂交融,東方樂器因為受限於僅有五聲音階,吹彈拉撥的技巧又已經非常固定,很難做出傳統以外的演奏法。所以融入現代音樂時,通常只是直接把拍子加快,或是加很多背景配樂,或是以演奏流行曲調讓人感受新意。那些都拿掉之後,聽起來還是跟本來的國樂沒兩樣。

但國內外樂評聽過絲竹空,都承認他們是音樂的新物種:竟敢叫國樂手學爵士,玩節奏、搞和絃,在觀念上搞破壞;但又深深倚賴傳統國樂技巧,還把「加花」(國樂器花式演奏法)偷渡給低音提琴、鍵盤使用。

大大樹音樂圖像製作人鐘適芳便說,絲竹空用國樂器表現西方的爵士音樂,不只是浮面的交融,所有編曲、作曲技巧,都完全為這樣的目的重生。最難得的是,國樂手有很好的即興能力,完全符合爵士樂手的基本態度。

但這一路,可把團裡三名出身國樂的團員整慘了。

一開始根本不懂爵士樂的柳琴手陳芷翎說,傳統柳琴的所謂即興,只限於在一個給定的音上,做些花式顫音或上下音推拉;但在爵士樂中的即興,樂手等於要在與主調和諧的前提下,同步作曲,可用的音得自己在和絃裡找。這對沒有和絃概念的國樂手來說,腦筋根本沒法運轉。

團長彭郁雯建議陳芷翎上點吉他課,從吉他彈奏上培養和絃音的直接反射。一開始陳芷翎總很辛苦的先想:G調的Do、Me、So在哪,各要按哪條定絃上的第幾格。老師快笑呆了,趕快教她如何記左手的手形,以及如何找到每個音。

在這種另類訓練下,陳芷翎慢慢拾回在學國樂之前最基礎的樂理。然後從練習寫下自編曲調,到不必寫、腦中音符直接傳送到指尖彈奏出來,也花了她將近一年的時間。

吹笛的團員黃治評也煞費苦心。傳統國樂樂句強弱的表現,通常是整句、整句一致,如一句較強,下句較弱,或漸強、漸弱,樂句圓滑;但在爵士樂,每個小節樂句經常有突發重音,而且常在最後那個音;還有許多要驟停、馬上繼續的切分音。笛子吹奏是靠送氣,重音在後已經相當不好吹了,強與弱在同一句中劇烈起伏,搞得黃治評常常上氣不接下氣。

原設計給五聲音階的六孔笛子,要演奏十二個音(包括半音)的西樂樂譜,當然不夠用。黃治評的妙招是不斷換笛子,最高紀錄是在《鳳陽》中,連換五把笛子補足先天缺點。

黃治評是可以找到有十一孔的「新笛」,做得出每一個西樂音高,但正因為孔太多,要做滑、顫等音,本來只需要滑過兩指距離,在新笛上等於一次要滑過三指以上距離,聽起來不順,也不符合人體工學。

彭郁雯鼓勵他,絲竹空不是完全向西樂一面倒,仍保留傳統花式技巧才是他們的特色。於是,在關鍵的表現時刻,黃治評總是會換回「六孔笛」,做出漂亮的裝飾音、顫音。甚至會為了曲調,特別考慮是要用音色亮、硬、豪邁的「梆笛」,還是饒富韻味、充滿婉約氣息的「曲笛」,做出不同表現。看他忙碌卻又不出錯的快速換笛,也是聽現場演奏時一大樂事。

講這麼多,只有你親自來一趟,才知道這個樂團會如何搖擺起你的腰,晃動起你的頭。

*絲竹空

成立時間:2005年

創辦人:彭郁雯

風格:融合爵士樂與國樂的新音樂

經典曲目:

1改編曲:《茉莉花》、《想起思想起》

2自創曲:《水畔》、《紙鳶》

備註:免費演出場次請翻閱P.24——「免費表演表」

*喜歡慢的曲子,沒音樂基礎的人聽起來也覺得很舒服,願意付費去聽他們演奏會。

李品萱 (20歲)/大學生

*住附近聽了那麼多場演出,這個團最棒,很熱鬧、不會單調,很有共鳴。

小虎×呂小姐/從商

*本身也是彈柳琴的,看到他們可以這樣把爵士融合進來,會很想嘗試。

張淯翔 (20歲)/台科大學生

關於這篇文章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