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行/

Travel
keyboard_arrow_left
keyboard_arrow_right

手工之美歎為觀「紙」南投埔里‧廣興紙寮

電腦時代,以紙書寫的機率相當低,更別說是拿毛筆寫在宣紙或棉紙上。既然用紙需求減少,同樣是張白紙,機器或手工製對很多人來說,就變得不那麼重要。

不過,如果你有機會脫離隨意列印就像呼吸般反射動作的環境,來到仍然堅持雙手造紙、位於南投埔里的廣興紙寮,欣賞師傅的超絕巧藝,就會發現:原來手工紙是如此有生命力的東西。那上頭纖維雖然極細,仍隱約可見,彷彿才剛從植物變身而來呢。

廣興的資深師傅身手既矯捷又優雅,以水中撈月之姿,將紙漿撈起、均勻的搖擺,就能做出厚薄均一的紙張。輪到我這門外漢操作時,聽完師傅指點,動作卻不聽使喚,僵硬的手結果撈出「一團紙」而非一片紙。

原來,撈紙漿的手勁須由外向內,還只能浸到水的一半。撈出後,保持平面搖蕩,越搖越慢,纖維交織才會勻稱。如果亂搖紙張,其厚薄便會不一,就會跑出一堆堆尷尬的紙山丘。

紙纖維黏附在木框內的竹簾之後,接著提起竹簾轉一圈,對齊基準點,平放在檯面,並潑些水,掀簾時才容易分離紙漿,左手則輕輕提起,收簾。這時白紙仍然濕答答,必須再用千斤頂壓五分鐘至乾,水分擠出後,就可以拿到烘焙台準備烘紙了。

接下來的取紙,也十分考究。一、把隔離每張紙的尼龍線,以倒寫「3」的順序取出,這容易將紙分開;二、以右手持木棍,捲住紙邊輕輕拉起,放到烘焙台上時,還要用左手拉住紙的左角,慢慢平放;三、以左手掀起紙張的右上角,右手拿木掃,先朝拉住的角落呈放射狀往外掃,第二次直掃,第三次橫掃,把空氣全部掃出,稍待一陣等紙完全烘乾,就大功告成囉!

先別高興太早。為什麼師傅掃完的紙,就像嬰兒肌膚般白嫩,我掃的紙卻像八十歲阿嬤皺巴巴的老皮?

發表評論

分享這篇文章
分享這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