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

Travel & Leisure

 

keyboard_arrow_left
keyboard_arrow_right

為愛縫一生 稱霸西服界【世界西服大王】

二○○五年德國柏林,一個高瘦斯文的東方面孔,為台灣奪下世界西服聯盟年會「金針金線獎」女裝組金牌,贏過四百位來自全球的好手,跌破歐美人士眼鏡。他是陳勇任,當時,只是個才碰針線七年、初出茅廬的新手師傅。但兩年後,他用蟬聯金牌的方式,毫不客氣的再次向國際證明台灣西服驚人的實力。

西服聽起來像男人的專利,其實女生的西服要兼具專業與柔和的美感,加上凹凸有致的身形,製作起來更棘手。而當大家知道台灣出了一位女裝金牌,吸引許多法律界、金融業的女性上門訂做,並指定陳勇任。陳勇任微笑說:「女生的要求,腰身曲線、臀圍修飾特別講究。」比如下盤穩當的美女,就得把褲腰做低、褲型帶點小喇叭、上半身不可過長蓋住臀部。

這位溫文儒雅的金牌師傅,學裁縫的起源是一段浪慢的愛情故事。11年前的陳勇任,電機科出身,畢業後做的是整天得爬上爬下的停車塔工程,直到認識老婆,人生從此拐了個急轉彎。懸在半空中的時間比地上多的工地,意外受傷是家常便飯,縱然有不錯的薪水,但總讓另一半和家人擔心受怕。為了愛,他決定放開手中的配線,改拿八竿子打不著的針線,向當時的準岳父大人──「紳裝西服」董事長李萬進學做西服。

布料這柔軟細活,讓做慣鋼鐵粗工的陳勇任一開始極不適應,27年來連釦子都沒縫過,更別說做衣服了。雖然是半路出家,但處女座AB型高標準的自我要求這時就出現,他將處理電路配線的清晰思緒運用在一針一線的縫紉,秉持勤能補拙的心,陳勇任從穿針引線開始,縫釦洞、縫試穿(西服雛形)、縫褲子,直到第二年才真正開始製作西裝。再過一年四個月,才能上陣為客人量身剪裁。

回想過去,光是學裝袖子,他就花了兩三個月的時間不停拆拆縫縫。陳勇任拿出一件還沒安上袖子的西服說:「裝袖子是一件西服成型前最關鍵的時刻,有些師傅做一輩子,袖子也不見得裝得好。」

發表評論

分享這篇文章
分享這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