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

Travel & Leisure

 

keyboard_arrow_left
keyboard_arrow_right

繪畫天才養成班林滄淯台灣最會教繪畫的人

明明在同一個地方寫生,畫一翻面,有人描繪的是兩株高聳的樹,有人勾勒遠方山巒與前方明滅飄忽不定的黃色燈光,有人鋪陳夜間閃著燈飾的長長吊橋。就算同樣是畫吊橋:紫色的、暗藍色的、亮黃色的……,讓我不禁懷疑,大家真的是來同一個地方玩嗎?

問林滄淯「台灣田野美學」這一班的社區大學同學們,大家絕不會說這是一堂畫畫課,對他們來說,這是跟老師一起到戶外走走時,「盍各言爾志」的一種記錄而已。賞風景才是正事,畫畫只是一種表達方式,而且是比攝影,紀錄得更個人化的一種方式。但不畫,表示玩得還不夠徹底呢。

我剛開始聽得霧煞煞的。但是跟著他們來到夜間的碧潭,才開始有感觸。夜裡,最亮的是吊橋上閃爍的、變換的燈光,幾乎搶去眼睛所有的注意力。有人劈頭就畫了長長一條耀眼的黃色光廊,重複塗了又塗,看不見其他的景物。

但曾經當過電視節目製作導演、攝影,還出過詩集的老師,林滄淯,用很鄉土口音卻又溫和婉約的指點:「ㄟ,啊在吊橋燈光後面,襯托出它來的是誰呢?」大家的眼睛豁然打開了:暗夜裡,山巒卻依舊看得出輪廓,看得出層層疊疊的深淺;潭裡暗藍色的水紋,安安靜靜卻也清晰可見。學生靜了下來,將構圖中種種細節,用自己感受到的色彩與溫度,重新凸顯出來。原來這夜景,是這麼有層次的,而每個人感受到的是如此不同。

當手上捧著一盤三十六色的蠟筆,你才會發現眼前的色彩,不是只有刻版印象中的典型:天就是藍色,草就是綠色。暗部的深紫色,亮部的粉紅光暈,這世界實在光采斑斕。也因為如此,一般人眼中看到膩的風景,碧潭、東北角、淡水河岸……,在上過林滄淯的課之後,鍛鍊出的眼,總是能看到飽飽的、新鮮的美,出去玩的收穫也變得與眾不同。誘導,是林滄淯的課最大的特色。

發表評論

分享這篇文章
分享這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