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行 Travel

驚豔!奇幻版吳哥窟

連建興帶路‧嶺腳區‧九份

2010/12/02

LINE分享 FB分享

在台鐵平溪支線的平溪、菁桐兩站,甚至是不遠的侯硐站,都已成為熱門的探奇懷舊景點時,熟悉此支線的畫家連建興,掏出的口袋秘景,是低調的、被遺忘的嶺腳站。它擁有秒殺相機記憶體的奇幻風景,散發詭譎氣氛的瀑布更是全台僅見。攝影迷會愛,對大山大水之美已習以為常的人,更會驚豔。

十幾度微涼的天氣,平溪線鐵道沿途沒有下雨。但空氣裡瀰漫著煙嵐,霧霧的,看什麼都不太真實的感覺,帶著奇幻的魔力。就在這樣的氣氛中,畫家連建興領著我們抵達了小站,嶺腳站。

大白天也杳無人跡的鐵支路旁,一條小徑往更深山林裡去,惟入口處一扇鐵皮禁忌似的高高豎起,攔住了好奇的腳步。只是,鐵皮上又被硬挖出了人高的大洞,通往一處廢棄的遊樂區……

遊樂場裡應該超級彩色的歡樂氣氛,已讓深綠色的荒煙蔓草完全包住。中式花瓶狀的欄杆裝飾,團團被薜荔和蕨類纏住,灰舊掉的瓶身有一種華麗的、可笑的悲傷。而好像特地由電影劇組去借來、搬來的一把破爛木椅,則孤孤單單的低頭在大片矗立如千人洞的巨岩之下,朽化與屹立對比,顯得無限滄涼。

沿著長長的樓梯走下去,我們一行三人誰也沒開口,規律扣、扣、扣的雨鞋腳步聲,不正就是這種懸疑片拍攝現場的最佳配樂?

連建興就愛這種氣氛。從小,他有個綽號,叫「貓仔興」。童年同伴都愛去海邊游泳玩沙,他卻特別愛往人少的巷子、廢棄的工廠裡,探頭探腦,就像隻貓一樣。

「小時候我就住基隆港邊,國小的時候還很熱鬧,國中卻一下子沒落了。」他談起沒落兩個字,眼底竟閃起亮晶晶的興奮。對他來說,廢墟,是探險的好地方,是秘境,是獨自一人的遊樂場。

第一次翻牆闖進大門深鎖的廢工廠裡,偌大空間裡半個人都沒有,匆促收拾不了的鐵條、工具還四散地面。沿著搖搖晃晃的鐵梯盤旋而上,不牢靠的欄杆一扶就嘰的一聲幾乎斷掉,年少的連建興嚇了一大跳,心臟跳到喉嚨口。「萬一就這樣摔下去,根本沒有人知道我在這裡……。」

{DS}

但這種伴隨危險而來的興奮感,卻讓他難以忘懷。一而再、再而三,每一回探索新的廢墟,都讓他瞳孔放大,血脈僨張。「就像有人喜歡看美女、有人喜歡釣魚一樣,我看到廢墟,就跟人家看到美女、釣到魚的感覺相同。」深鎖在無人知曉深山林裡、位於北縣平溪鄉的嶺腳瀑布,就是他二十多年來四處尋寶歷險後,珍藏的一所私人秘境。

瀑布?剛進入廢棄遊樂區時,除了濕漉漉的地面,沒看見半點水。然而沙沙沙的輕微水聲,就在我們闖進草叢間泥土路的末端,轉為轟隆隆的巨大聲波。嶺腳瀑布瞬間戲劇性的出現了。

弧狀巨岩斷崖下,因前陣子梅姬颱風帶來的豪大雨量,溪水開展出了雷霆萬鈞的雪白飛瀑。深灰色硬而悍的石壁邊緣,有因溪水磨切而圓鈍的角度,大水從那裡傾洩而下,狂亂的飄舞,有如巨人壯碩肩上一襲迎強風翻飛的白色披風。水勢狂野、水聲極大,這時想要說話,也聽不清彼此聲音。就這樣保持沉默吧。在這裡與這股龐大力量相遇,奔騰的水聲本身,好像已代替我們喊出了心裡想放聲尖叫的興奮感。

瀑布正對面的巨大岩塊,雕鑿著幾個扇形窗一般的石孔,或大或小。還有各種工匠雕刻出的石龜、石桌,磨損得很厲害,邊邊角角全鈍化了,有一種似乎存在了千百年的歷史錯覺。連建興蹲在其中一個較大形的孔裡,好像非常自在。他說:「這就像山寨版的敦煌。」我則覺得這兒是山寨版的吳哥窟,生得蓬勃張狂的草,助長了一種強烈的氣氛……。

詭異、就是非常詭異,但不是讓人想尖叫著逃開的那種,相反的,有一種吸引人還想進去、還想更進去的誘惑感。就像我顧不得危險,或其實是為了感受那種危險,跟著連建興,踩踏著水潭邊被沖刷過來的大量漂流木,掙扎著攀到石窟下方,冒著掉到水裡的可能,再登著窟內濕滑磨損的石階梯,看能到達哪裡。

{DS}

它一直通到石窟的高點,一匹已經生霉發斑的旋轉木馬,就斜躺在那裏……。怪異的青綠色裡,斑馬好像有生命,似乎會像科學怪人一樣活過來追趕你,是全區最畫龍點睛的一處高潮。

瀑布本身極具震撼,幽綠色山林、石窟、斑馬,更添特色。如果以興奮刺激感衡量,舊嶺腳瀑布遊樂區,的確是廢墟界中的極品。很奇怪的是,我一點也不覺得這裡死氣沉沉,雨水滋潤過的鮮嫩綠草、巨木,自有一種蓬勃的生命力,彷彿只是陷入沉睡中的魔力。(提醒:通往嶺腳廢棄遊樂區石窟的高點,另有平路可走,文中所述驚險路線不建議嘗試,尤其小孩請勿模仿。)

九份是個特別的小鎮,鎮上曾經繁華、礦工則生活艱難的對比,遺世獨立的山顛景色,向來是假日休閒與國外訪客最好奇的景點。也許老街的熱鬧,已沖淡山城當年悽悽、冷冷、清清的風情。連建興要帶我們去的,是一○二縣道的高點,最後一處的礦區小村落──大粗坑。知名導演吳念真的故鄉,就是這裡。因它已成廢墟,更散發濃濃感嘆。

連建興小時候住在基隆市。爺爺三十一歲就死於礦區,奶奶後來改嫁去台北縣雙溪鄉。經常往返這兩處的他,就像心不在焉的小紅帽,去看奶奶等親戚時總是想盡辦法閒逛出新路線。有時走濱海公路,有時繞經淡水走北海岸,最常經平溪、瑞芳回基隆,路途上常常能發現新景點。

十多年前某天,他騎車途經九份,過老街直往山頂,從公路不經意的往路旁山凹一看:竟然有五、六十間疊石而成的石頭厝,整齊的坐落在避風的山谷裡,一層一層沿著山勢,梯田般的往下開展,完整一如馬雅古城的架式(本頁左上圖)。村落的隱密、獨立中,多少反映著當時礦區生活的無援,及濕冷山區日子不易的艱苦,舊時九份風情仍在,格外動人。十多年後,現在再去,石頭厝多處崩塌,或埋藏在草木之中,沒有以前壯闊,有點可惜。但鎮公所修出一條平整好走的路,是項福音。這條步道叫做大粗坑步道。

{DS}

最大的幾間舊房舍還在。有間兩層樓的小洋房,一所兩層樓的小學,以及一間佛堂,包括外面的香亭。不是特別古色古香的美麗舊房,而是灰黑的、甚至久被此處雨水侵蝕而裸露的鋼筋牆柱,有滄桑的味道。幾次來這裡,都是九份標準的雨天,撐著傘,看無情的雨不斷打落在看似堅強的石壁、水泥上,風在無人的房間打轉,心想應來點電影「悲情城市」的配樂。從小學的規模來看,當初人數應該不少,卻這樣完全的遷村沒落下去了。徒留下佛堂建築外牆上,有可能是畫給小孩講解用的太陽、地球運行圖和世界地圖。

我比較喜歡的,是草叢間偶爾露出的幾堆深灰色的石牆,和步道低處一間被植物包裹得很美麗的紅磚屋。石牆其實疊得很漂亮,和旺盛發展的草並列出一種堅強的美。仔細找找,就會發現石牆遺蹟還很多,有的還可清楚看出房舍屋頂的斜角形狀,有尋寶快感。紅磚屋的繞牆薜荔又密又自然,非常好看,很有味道。

不深究人文故事,這條步道的鳥蝶原本就豐富,向來是登山愛好者所選。去九份老街前,可來此徜徉一個早上。(提醒:以上景點皆多雨,雨天路滑,請穿抓地力佳的鞋子,備妥雨具、禦寒外套。最好戴帽子,並多人結伴成行,避免獨自進入人少的區域)

【延伸閱讀】請跟我來

1.搭火車:抵平溪支線嶺腳站,下車沿鐵軌旁往望古、十分方向走,三分鐘內可見綠色鐵皮牆,入口處標「嶺腳石窟大瀑布」舊帆布招牌,走進即是。

2.開車:沿台北縣一○六縣道經平溪往十分方向,剛過平溪鄉即有一往左岔路,標示「嶺腳」字眼,直行過一小橋附近可停車。續步行往前抵嶺腳車站,右轉尋找鐵路旁鐵皮入口。

3.連建興的建議:若有時間,可走台五線,在基隆五堵轉「北31」鄉道進平溪,再轉一小段一○六縣道往嶺腳。北31縣道的沿途風景奇險,山嶺形狀特別,十公里處有俯望觀景台,十三公里處的大彎S狀車道、高處裸露岩盤的景色應賞。

【延伸閱讀】請跟我來

走九份主要道路一○二縣道,過老街往山頂走,抵「大粗坑步道口」向下步行,約走十分鐘柏油路後可到樓梯口,向下即是。不建議開車入步道口。

小檔案_秘境帶路人 連建興

年齡:1962年生
畫風:魔幻寫實
管區:台北縣雙溪鄉至基隆市一帶山區,尤以九份、瑞芳、平溪線周邊最熟悉
尋點偏好:具有人文故事的廢墟、舊村落

關於這篇文章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