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行/

Travel

基隆

基隆

基隆

基隆

基隆

基隆

keyboard_arrow_left
keyboard_arrow_right

用童心彩繪台灣

無論你是幾年級生,八成都讀過曹俊彥創作的繪本。曾經是小學老師的他,放下了粉筆,拿起了畫筆,繼續進行紙上美育,質與量(出書多達一百多本)豐富到將於今年八月舉辦半世紀回顧展。但他的最新著作《早安台灣》,筆觸卻和之前的童趣插畫大不同。原來,這是他行旅全台灣的寫生集子,無論在教室中、火車上、旅館裡,曹俊彥的筆已和他的手、腦、心連在一起,另一位插畫家鄭明進說他,「不畫,手會癢。」但也正是這麼一位對所見所聞總是好奇、極有紀律的創作者,為我們展現了永遠童心未泯的繪本魂。(文.馬萱人)

過去松山到八堵之間,有許多採煤的礦坑,大概是因為在挖取和運送時免不了會有細碎的煤塊掉落,最後都被雨水沖到河裡,所以這一段的基隆河常常有不是在捕魚、撈蜆,而是在洗煤的船,他們從河裡將細碎的煤塊撈上來,剔去砂石,再賣給附近的工廠做成煤球,每回大雨過後,這樣的船就特別多。

基隆給我的色彩感覺是「黑」,除了當地產煤,以前火車的車廂外觀以黑色為主之外,當地的建築物,好像有許多屋頂覆蓋黑瓦或黑色的瀝青布,而且不論是紅磚牆、石牆或水泥牆,都因為經年累月的雨水和溼氣而長苔,形成鏽蝕的黑漬;到了港邊,大輪船也大多塗上黑漆,欄杆和巨大的錨碇,也都呈暗黑色。黑色是我崇拜的色彩,可能跟我初中時特別喜歡的兩位畫家有關,一位是台灣的張義雄先生,畫展時,我常常在他的大作前,凝視很久,被畫中粗獷有力的大片黑色所吸引。另一位是法國現代畫家盧奧,我是從畫冊中看到他那很特別的以粗黑線構成的油畫。我覺得粗大黑線或大面積的黑都有一種神祕不可測的力量。所以當我看到船體那一片黑時,真的是有一股莫名的感動湧上心頭。更何況那一大片黑是在我喜愛的「船」身上看到的。

基隆,距離台北不算遠,可以是一日遊的旅程。以前小學都會安排「遠足」,也就是現在的校外教學,一年級是「走路」到新公園,二年級到圓山動物園,幾年級開始搭交通工具去比較遠的地方,已經不記得了。不過好像是五年級就會搭火車到基隆,對小孩來說,基隆最讓人期待的就是去「看大船」。

發表評論

分享這篇文章
分享這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