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行/

Travel

 

 

 

 

keyboard_arrow_left
keyboard_arrow_right

台北首座文學館

這是台北市第一個以文學為主題的藝文空間。還沒開幕,第一檔展覽「台北的告白」十一月講座活動,早在開門迎客前預約額滿。

這是紀州庵文學森林,從台北捷運古亭站轉進了同安街,這條高低蜿蜒的小徑和台北市車水馬龍的大馬路很不同,兩旁多半是老舊、不超過六層樓的公寓。橫越了汀州路後,同安街更靜、更舊,路旁民宅的騎樓是開了數十年卻沒有招牌的小吃店、傘狀的茂密老樹不時出現在路旁、民宅前都種滿花花草草呼應著大樹。直到盡頭,看見河堤,紀州庵文學森林,在老樹的包圍下,靜靜的盤據在此。

紀州庵,聽起來很有日本味,是一間民國初年在這兒營業的日式食堂名。在日據時代和國民政府來台後,紀州庵又變成了政府行政機關的宿舍。後來,在一九九六、九八年兩場大火下,紀州庵幾乎成了廢墟。值得慶幸的是,紀州庵在台大城鄉所和各界的奔走下,在二○○四年成了市定古蹟,周遭的十棵老樹也被列入保護。現今的紀州庵文學森林就在紀州庵原址旁,是台北市政府興建的紀州庵新館。然而,從料亭到宿舍,為什麼又和文學扯上關係?原來,紀州庵是小說家王文興八至二十七歲的居所,其作品《家變》就是以這裡為場景的。加上,這一帶和文壇頗有淵源。當代作家、詩人余光中的舊居就在附近的廈門街;許多台灣歷史上具代表性的出版社,如洪範、爾雅等,也都在紀州庵不遠處。於是,在保護古蹟之餘,大夥也替這兒找到以文學出發的新生力量。

甫開幕的紀州庵文學森林是一棟三層樓的獨棟建築,營運單位財團法人台灣文學發展基金會,將這裡定位為展覽、藝文活動、課程的空間,另外還有一間可以眺望戶外綠意的茶館。該基金會執行長、也是《文訊》雜誌社社長兼總編輯封德屏表示,場館營運和辦文學雜誌很不一樣,這是壓力所在。像是,為了找茶館的委外廠商,她四處奔走,但所有廠商都質疑:這裡會有人潮?這裡真的會有精彩的文學活動嗎?也因此,最後茶館便由內部自己經營。

發表評論

分享這篇文章
分享這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