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

Travel & Leisure

 

 

 

 

 

 

keyboard_arrow_left
keyboard_arrow_right

刻畫生命的歲月地圖光陰慢宅》

打開鑲有玻璃的舊式木頭大門,攝影創作者蔡永和不急於向我介紹這個位於台北市鬧區的自宅,反倒是先邀請我坐在角落,喝杯三十年的烏龍茶。

但,當我坐到低矮椅子的瞬間,無須隻字片語,印刻在蔡永和人生中的細微軌跡,已然映入我的眼前:眼前的茶桌上,有著木頭最初溫潤的淺棕色,也有像是被炭火狠狠燒過的深咖啡色、甚至是黑色;杯子在上頭留下的一圈圈印漬,木頭經年累月的大小裂痕……。看得出來,他一個人也喝茶,偶爾兩個人喝茶,因為從桌面上的位置來看,離他最近之處,已是一片又深又暗的咖啡色。

「一張桌子就是我的一張人生地圖。」細看這張檜木桌子,從上頭擦也擦不掉的種種痕跡,不難看出這五、六年來,蔡永和與內在的自己對話時,處在這個角落的密度有多高,喝茶時有著什麼樣的習慣,還有更細微的心境轉變。

「(這個)房子二十五年來,就像是好友,是一種陪伴。她的存在,讓我感覺到生命確實走過的痕跡。」老房子到處都有些磨損,這些外人看來老舊破敗、在蔡永和眼中卻蒐藏歲月的痕跡,是他刻意保留。因為,在他年輕的歲月裡,人生一度只有工作,幾乎是船過水無痕,了無記憶。

從小在宜蘭長大的蔡永和,國中畢業後,就離家隻身前來台北讀書,復興美工畢業後,他跟著恩師投入攝影的工作;退伍後,他已經創立個人攝影工作室,專拍人像。出乎他的意料,工作室的生意應接不暇,他幾乎沒日沒夜、三百六十五天全年無休,每天一睜眼就是工作。甚至,二十五年前,剛買下這個房子時,還稱不上家,因為這是專屬於攝影工作室的攝影棚,一家四口只簡單的窩在房子裡的一個小空間生活。

從二十歲創業到三十歲,他過著這種幾乎心盲的日子。至今回想起來,「整整十年就像是永遠不變的一天,在一模一樣的狀況下不斷輪迴。」荷包賺滿了,蔡永和卻在生活上繳了白卷。「長期處在這樣種狀態下,你怎麼生活?」況且,賺來的錢,他沒時間花,他心想,「那幹嘛賺那麼多錢?」

發表評論

分享這篇文章
分享這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