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行/

Travel

 

 

 

台東-公東高工教會

台東-公東高工教會

keyboard_arrow_left
keyboard_arrow_right

在台東 發現光影教堂公東高工教堂》

科比意的教堂讓人驚豔,但許多人可能不知道,台灣,也藏了一座極美的光影教堂。

「每個推開那扇門的人,嘴巴都會闔不起來,心裡想著:在這樣的小地方,怎麼會藏著這麼精彩的教堂?」走遍世界各地、閱「頂尖教堂」無數的范毅舜,在頭一次打開台東市「公東高工教堂」的門扉時,感想就是如此。

在外觀上,這幢建於六〇年代的現代主義建築,讓清水混凝土直接裸露在外,可以說是後來清水模建築的先驅,是第一個視覺上的驚豔。

從一樓緩緩走上位於四樓的聖堂,推開門,忽見一道天光從貫穿聖堂縱軸的粗糙水泥天花板開口中落下,幽微卻清晰。側面牆上開著大小形狀不一的窗櫺,鑲嵌著具現代感的彩繪玻璃,內在多變的光影之美所帶來的沉靜與神聖的感受,是第二個驚豔。

特別的是,這座教堂位於一所學校內:西元一九六○年公東高工成立,創校者是瑞士白冷會的神父錫質平(Fr. Hilber Jakob),辦校目的是培養優良技工,找來歐洲專業的年輕師資,讓台東子弟不必遠離家鄉,就能習得一技之長。當時技職訓練嚴格扎實,許多學生還沒畢業,就已經有工作排隊等著他們。

白冷會對於公東高工校舍的興建相當重視,特別邀請瑞士知名建築師達興登(Dr. Justurs Dahinden)設計。公東校友蔡光明在他成大建築研究所的碩士論文中提到,「達興登對於宗教信仰有著絕對的忠誠,對此案是免費設計,可說是全然奉獻給天主!」接續,再由瑞士技師工會分別指派技工師、木工師、水電師及水泥師傅等專業人士來到台東建造校舍。而校舍之所以能順利完成,錫質平神父自然功不可沒,他不僅親自監工,也實際動手操作。當時機械設備少,許多工作都必須倚賴人力完成。

在范毅舜所著《海岸山脈的瑞士人》一書中,描寫了這位神父的樣貌。錫神父曾幫助許多失學的孩子就學,他非常嚴格,卻鐵漢柔情。每晚,神父一定會巡房,替踢被的孩子一一把被子蓋好。「某些小鬼頭就喜歡他這樣的溫柔,老是故意把被子踢下地,閉著眼享受神父的照顧。」這位半生在台東奉獻的神父,早已將異鄉當成故鄉。他在瑞士募款時發現自己罹患腎臟癌,卻要求院方讓他「死也要死在自己的故鄉台東」,堅持再度回到台東。當年那場葬禮盛大隆重,鄉民迎接被他們稱為「錫公」的錫神父,進入了台東縣大武鄉南興村排灣族頭目的祖墳地。這所特別教堂的所在地,一至三層分別為實習工廠、教室及學生宿舍,聖堂位於四樓最高層。透過緩緩的爬升,人們從世俗空間,走入聖靈空間,是非常有意思的轉換,彷彿一條從世俗通往神聖之路。大樓牆面上各有大小不規則的開口,為建築引入光影變化,在蔡光明的研究下發現,這些窗格的開口數也都隱藏著神學意涵,像是「北向樓梯的牆面有九個開口,『九』是天使的數字。」

發表評論

分享這篇文章
分享這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