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行/

Travel

 

 

 

 

keyboard_arrow_left
keyboard_arrow_right

七十五張畫守護金瓜寮溪大師李石樵親傳的 野溪畫家-謝宏達

第一次看到畫家謝宏達畫的溪,我只有一個俗又有力的形容詞,透心涼!當別人畫溪水面,他著眼在溪底下,瞬間,野溪變得立體,化身包著石頭的藍綠色透明果凍。從泥石淺灘延伸到藍綠漸層的深潭,粼粼的波光一直在誘惑人脫鞋入溪。畫裡不見小魚、青蛙等任何生物,呈現絕對寧靜的停格狀態,反而讓人光望著它就能發呆一整天。

他師承前輩畫家李石樵,養成了紮實素描功夫,又到紐約向超寫實主義大師佩爾斯坦(Philip Pearlstein)學習,從寫實、抽象,又走回寫實。看他的畫,有雙重享受:遠看像是逼真照片,湊近一看卻發現那筆觸很粗,全然的狂放、大膽。可以說,他的畫,同時反映著細緻與粗曠兩種反差。

謝宏達不畫溪水潺潺,所有的畫裡都消失了地平線,全是局部、大特寫,從水面波紋、遇石撞擊出的白色浪花、湮沒水裡的石頭……,把溪解剖了,看透它的肌理。因為處事低調,很少人知道有這一號人物,但十多年來,謝宏達就默默在石碇山間,用畫筆孜孜不倦的紀錄著台灣野溪。

以奔放的筆法,畫出寫實細緻的溪水,將兩個極端同時納入畫布,全來自他想抓住無時無刻不在變化的水。

縱使野溪只是多數人眼中極平凡的景緻,不過石頭、溪水、雜草樹叢而已。但天生反骨的他,卻偏愛這些看似不起眼的小景小物,「我喜歡台灣山林的原色,討厭觀光景點,離開道路人群之後,野性的原色就逐漸釋放出來。」

溪水的驚喜無所不在,謝宏達常在林間溪畔,出神發呆時,忽然驚覺水在流動時,水面竟也可以靜態地倒映出天光雲影,還能同時倒映出樹蔭竹林、石壁苔痕。

或是在速寫小溪時,忽然飄下一片金黃落葉,或順流漂來的枯枝水草,長相瞬息萬變。近十年來,他為台灣的溪畫了一百多張肖像,怎麼畫也畫不膩,很多人問他怎麼不換別的主題,他總是回答:「我溪都還沒畫完呢!」畫溪之後,他才體驗水的多變。

發表評論

分享這篇文章
分享這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