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

Travel & Leisure

 

keyboard_arrow_left
keyboard_arrow_right

手做的價值

現在和古代對建築師的定義不太一樣。以前的建築師就是木工頭,蓋房子沒有圖面,藍圖都在他腦中,然後透過手做去實踐出來,所以每個人都要有很扎實的專業知識,和實作的經驗。現在分工精細之後,很多所謂的設計師,就只給虛幻的主意,還需要有人把他瘋狂的想像變成事實,包括結構計算師、繪圖師、還有手很巧的工匠。事實上,以前這都是同一個人做的。

從前我在日本受的訓練,被告知要做個好的建築師,親自動手是很重要的。例如你要在自己的設計現場,動手置放石頭,觸摸細節;因為透過手,才能把感情傳遞到自己的作品。

在東京當窮學生的時代,我居家的東西,大都是自己動手做的。因為市中心的公寓都又貴又窄,有的同學租了四疊半大的空間,晚上就睡在衣櫥裡,所以我寧願往遠一點,去尋找比較大的空間。同樣價錢在新宿,可能只能住到六疊的房間,但搭車半個鐘頭到市郊,可能就可以住到有兩個房間,或者還有浴室的公寓。

但問題就是:房子空無一物,接下來你要怎麼辦?那時候最流行的就是半夜去撿家具。因為日本人常常把很多不要用的東西,就丟到大街上。所以我跟同學就常常半夜在街上巡來巡去,看有什麼東西可再利用。例如我的冰箱就是撿到的,除了聲音大一點外,都堪用。

許多家具都是你拿回家,加工一下就派上用場。因為出處不同,風格各異,頗有現代流行「混搭」的況味。

在日本,他們有個說法叫作「日曜大工」,也就是在週末的時候自己動手做木工。那樣的狀況會讓人感覺跟自己的家是非常近的,因為每個細節,都是你手做出來的。

動手做,在人工昂貴的國家很平常,反而拉近腦和手的距離。在台灣手做的機會少,回台第一個家還有做東西,後來就少了。現在反而懷念起當年午後,回響在走廊釘鎚的聲音。

小檔案_陳瑞憲

學歷:東京設計者學院
經歷:安藤忠雄事務所、禾力設計主任設計師
現職:十月設計建築設計總監
得獎:當代大中華區最具影響力的5位建築師之一、3次獲亞洲最具影響力設計大獎
重要作品:誠品書店、君品酒店

 

發表評論

分享這篇文章
分享這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