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行/

Travel

 

 

 

 

keyboard_arrow_left
keyboard_arrow_right

史上最大的安迪沃荷展

在未來,人人都可以成名十五分鐘。」這是普普藝術教父安迪.沃荷(Andy Warhol)的名言。然而他的成名又豈止十五分鐘,在他逝世二十五週年後,其對當代藝術的影響力仍然巨大,除了紐約和匹茲堡,歐、亞各地都可以看見安迪.沃荷的普普精神高掛。而光是香港,十一月底瑞銀集團的「普普狂熱」展甫結束,十二月中,緊接著就是全球歷來最大的安迪.沃荷巡迴展接力上陣。

讓安迪.沃荷的名氣站上顛峰的,是瑪莉蓮.夢露的版畫、湯廚濃湯罐(Campbell’s soup cans)系列和毛澤東等名人肖像,而他對名人與名利的迷戀,也是多數人對他的印象。但你是否知道,安迪.沃荷私底下,其實有著嚴重的戀母情節?他毫不把性愛、扮裝、藥物與變性當作禁忌,打破道德尺度的狂歡派對不斷,卻是信仰熱誠的天主教徒?而聲稱一生不願有自己小孩的安迪.沃荷,卻曾為孩童創作多幅充滿童夢的發條玩具畫作?

此次展覽特別之處在於,超過四百五十件來自美國匹茲堡安迪•沃荷美術館的藏品,包括繪畫、手稿、攝影、絹印作品,還可以見到安迪•沃荷鮮少曝光的創作原稿和素描等。「在香港的展覽,無論是規模或場地,都是有史以來最大最豐富的。」安迪.沃荷美術館總監艾瑞克•希那(Eric C. Shiner)興奮的說。「可以全方位的看到安迪.沃荷從五○年代一直到八○年代的藝術才華,和深入他多樣的人格特質。」

展覽會場依據安迪.沃荷的創作年代,分為「人在紐約」、「工廠時代」、「閃亮星光」、「人生苦短」四區。只要細心觀察,處處都能看到這位普普藝術大師的反差與矛盾。像是,只要盯著「人在紐約」展區的藍色波斯貓插畫上的簽名,大概都能看出筆跡有點樸拙。秘密是:別以為安迪‧沃荷很狂放不羈,他剛到紐約發展時,母親甚至陪同照顧,這個階段,有許多他創作的簽名,是他讓母親茱莉亞幫忙簽的。「他可說是一個標準的Mommy’s Boy(媽寶),在母親面前十分乖巧。」

發表評論

分享這篇文章
分享這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