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行 Travel

前往黑熊作夢地

追尋台灣特有種

2013/09/05

LINE分享 FB分享

旅行有很多方式,從台灣最美的地方出發,透過早期台灣西方旅行者的探險紀行,規畫新的旅行路線,深入山林秘境、跋山涉水,尋找難得一見的動植物。 循著這些鮮為人知的秘境與歷史古道探險,與黑熊媽媽,深入中央山脈追尋台灣黑熊的蹤跡;跟著蝶友走訪魯凱族部落,追尋紫斑蝶行蹤;隨著泰雅獵人,翻山越嶺,踏查古道、尋找部落遺址,並與賞鳥達人,尋找一閃即逝的八色鳥傳說。用這種以「人」帶動的旅行方式,在這座小島尋找令人驚奇的台灣特有種。

路線:玉里→ 台 18 線→南安遊客中心(玉山國家公園) →步道起點(台 18 線終點)→ 14 公里→ 瓦拉米山屋(第一晚) → 14.3 公里 → 抱崖山屋(第二晚) → 10.5 公里 → 大分山屋(第三晚)

「熊~熊~熊~」「刀~刀~刀~」「相機~相機~快、快……」拔刀的,拍照的,嚇呆的,十多個人慌成一團,但見黑熊怒氣沖沖衝過來,在六、七公尺處前,突然掉頭而去。

布農挑夫阿德正向「熊媽媽」黃美秀,講述去年十一月在清代八通關古道,驚遇黑熊情景,聽得我們笑成一團。美秀根據蒐集到的二百多例目擊紀錄,研判那隻黑熊的「攻擊」模式就像開車U Turn,只是虛晃一招。「如果來不及逃,可以裝死嗎?」我提出多年的疑惑。

「不行,要裝傻。」又是一陣爆笑,我沒料到國際知名的黑熊學者那麼幽默。的確,黑熊連腐肉都吃,怎會放過到嘴的沙西米呢?我聽說過某位被黑熊嚇昏的獵人,醒來後,擱在七、八公尺高的樹幹上,原來是被黑熊叼上去「儲存」起來了。

「大分」即是青剛櫟密集的地方,位於玉山國家公園中央山脈的核心地帶。我們從花蓮卓溪南安遊客中心(海拔五三○公尺)出發,循日治八通關古道蜿蜒而上,沿途腎蕨、鳳尾蕨、過溝等菜蕨夾道,鳥巢蕨、崖薑蕨、蛇木、桫欏等樹蕨漫生,難怪,入口到瓦拉米山屋(海拔一○六八公尺)十四公里路,被稱為「瓦拉米」步道—「蕨」路。

跟著美秀走,看到的「風景」很不一樣,我發現她是以「黑熊能不能吃」的眼光來觀看,像殼斗科青剛櫟,如果不是她特別指出,我大概一輩子也不會留意,難怪大分會成為她的研究樣區,稱為「黑熊的祕密花園」。台灣第一頭掛上無線電追蹤頸圈的黑熊,就是在大分誘捕到的。除了青剛櫟,美秀說黑熊也吃狹葉櫟、鬼櫟、山胡桃、山蘋果、大葉楠、山枇杷果實,沿途若遇到就指點我看,偶而,也用望遠鏡觀測山谷中的樹冠層,看看有沒有一叢枯葉斷枝—黑熊爬上去把樹枝拗彎過來覓食的座台,但不明就裡的人會以為是大鳥巢。

{DS}

「我覺得鬼櫟比較好吃!」當我聽到美秀這樣說,突然想起她在《黑熊手記》中,試吃青剛櫟的食評:「我試吃了一口,隨口噴出,味道苦澀,如生芭樂。」嗯,非常博物學家精神,走到哪裡吃到哪裡。接近山風一號吊橋時,美秀指出某棵櫸木樹洞有好幾處抓痕,是黑熊攫取蜂蜜的傑作,若不是她導引,我也是視而不見。不過,玉管處「小心黑熊」告示牌我倒是沒錯過,在佳心和黃麻二號橋各有一根,繪聲繪影,卻沒有「小心螞蝗」、「小心虎頭蜂」告示牌那樣嚇人。

本以為瓦拉米步道走動較多,野生動物較少,但美秀不時指出獸徑和蹄痕,我才發現生機蓬勃,只是早我們好幾十步就悄悄閃避了。她還教我辨別山羊和水鹿的蹄痕,觀察藍腹鷴、深山竹雞微不足道的爪痕、啄痕,還有黃喉貂和白鼻心在岩石上的排遺等,很細節,不像我只能辨識山羊、山羌和獼猴的排糞,不過,山豬拱痕倒是頗易辨認,路上的坑坑洞洞多是牠們吃地下根用鼻子拱出來的,一片狼藉的姑婆芋即是,難怪,獵人要設陷阱在姑婆芋底下。

第二天清早,我們走在迷濛霧雨中,蕨類更見茂盛,縮羽金星蕨掩徑,有些路段幾乎淹沒了,讓我內心更加忐忑,因為美秀曾在這一帶追蹤黑熊,有次還在山陰的步道旁,意外發現黑熊做的芒草窩。我們在此等候趕來會合的玉管處巡山員林淵源—─也就是《黑熊手記》中不斷提到的布農族「大哥」。二十年前曾從劉克襄〈蕨路〉得知他「眼神堅毅如野豬之凝視」、「東海岸最著名的獵人」。

我一等到大哥,即趁機請教當年克襄尋找未竟的「瓦拉米」到底是什麼稀有蕨類?克襄問到「不是腎蕨」,我問到「不是鳳尾蕨」,但沿路探問仍找不到,看來克襄的不解之謎,只好留待後繼了。傍晚越過石洞溪後下起雨來了,我們危危顫顫摸黑前進,直到抱崖山屋才鬆一口氣。來之前,即聽聞此地—依霍霍爾溪(拉庫拉庫溪支流)源流區—極為濕冷,是夜果然冷沁骨髓,教人吃不消。

{DS}

幸好,隔天轉晴了,不然往大分的後半段路,將是「蜀道難難於上青天」。古道愈來愈好走,抱崖、櫻、石洞三座吊橋像驚嘆號般吸引我們駐足,過了新康登山口後,美秀和大哥留在八號停機坪拍攝紀錄片,我則隨著布農挑夫繼續踏著松針地毯,走過嚴戶棧橋和新康吊橋,不知不覺,來到松林中的「多美麗」—日語「十三里」(Tomiri)的讀音,意為「距離玉里十三日里」(五十一公里多)。接下來,是挑夫的夢魘。因為前頭有魯崙和哈哈比二個大崩壁,導致環山腰古道完全崩失,所以,必須高繞翻越多美麗山與儒潤山間的鞍部黑森林,再下切至一三二○公尺處接上古道。

他們要我走前頭,以免彼此干擾步伐節奏,我只好硬著頭皮獨行密林中,過了一陣子,愈走愈不安,想說看看他們走到哪兒了,一轉身,才驚覺剛剛簡直是飛簷走壁。我的雙腳微微痙攣,不見底下人影,只好呼叫一聲報平安,幾乎同時,一隻不知名的鳥突然啪搭啪搭掠過我頭上,差點把魂魄嚇出了竅。喘口氣吧,我泡了杯咖啡,安撫驚魂。

好不容易回到古道,遠眺哈哈比那端,果然看到一片光禿禿的大崩壁。再往前走不久,大分吊橋在望。我站上吊橋,俯瞰激流奔竄的闊闊斯溪(拉庫拉庫溪源流)竟難掩激動,十年前閱讀《黑熊手記》嚮往的地方就在眼前了。

所以,與其說我在尋熊,不如說我在尋夢—終於我要在黑熊作夢的地方作夢了。沿著青剛櫟林立的駁坎坡道,一路直奔,穿過殉職者之碑、大分事件紀念碑、大分小學和蕃童教育所遺址,終於抵達駐在所遺址上的大分山屋—黑熊研究站。蒼天不負苦心人,門牆上那棵老梅依然燦爛,歡迎我的到來。

啊,旅行說穿了,就是築夢的過程。現在我們相聚的地方,未來也會是我們思念的地方。我們這群作夢者,因追尋黑熊的夢想而邂逅,所以,沒看到黑熊又怎麼樣?那一晚,我們就是大熊星座。

{DS}

【延伸閱讀】旅遊資訊

遊程花費時間:視個人體力和負重狀況而定;來回路程若不含大分山屋留宿,約5 天。參加黑熊志工活動,約10 天至14 天。

旅行難易度:難

特殊配備:視同重裝登山。需要頭燈、登山杖、睡袋、長袖、禦寒衣物、帽子、食物乾糧、GPS 衛星導航、高壓瓦斯瓶等野炊用具。建議穿長筒雨鞋,登山鞋亦可(須綁腿)。雨衣、雨褲或防水透氣外套及衣褲。

旅遊資訊:屏科大黃美秀副教授主持的野外研究計畫,有時會開放志工徵選,可洽08-774-0416,黑熊保育協會網站www.taiwanbear.org.tw。

關於這篇文章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