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行/

Travel

 

keyboard_arrow_left
keyboard_arrow_right

跟著紫斑蝶返鄉追尋台灣特有種

路線:三地門(排灣族)→台 24 線 →三德檢查哨(進入魯凱族領域) →伊拉部落→神山部落→霧台部落→古露部落→阿禮部落

二○一○年開春後,突然接到蝶友廖金山轉來一封「給總統的公開信:魯凱阿禮的心聲」,大意說二○○九年八月莫拉克風災後,霧台鄉阿禮部落有十戶居民欲原鄉重建,不願遷村,希望政府能尊重,讓部落文化繼續在山上深根。我們失去房子,但不願失去祖靈住的地方!」

寫信的包泰德夫婦,災後便不停在部落格抒發重建家園感想,感動了許多人留言鼓勵,但金山和我卻想去住他們的民宿「穌木古」—這是最有力的聲援,也是他們期待的一種支持方式。

牽引阿禮之行的廖金山,是二○○九年初在茂林尋訪「紫蝶幽谷」認識的蝶友。每年十二月,他常徜徉高屏山林,傳送蝴蝶動態情報,標放紫斑蝶,協助調查紫斑蝶遷徙的「蝶道」。但「紫蝶幽谷」並非地名,而是紫斑蝶在冬天飛往溫暖地區避寒的群聚「生物現象」,全球僅有台灣紫斑蝶和墨西哥帝王斑蝶有此現象,所以被國際列為「全球瀕危現象」。高雄、屏東、台東交界山區,即是紫斑蝶越冬地區,也是魯凱族的傳統領域。

當我在陽光照射溪澗處,看到滿坑滿谷蝴蝶鋪成「蝶毯」時,簡直目瞪口呆。然而,只要一走動,就被蝴蝶包圍、吸吮汗水,那種被當成「蜜源」的奇妙,筆墨難以形容,但牠們的蜜源實際上是大花咸豐草和小花蔓澤蘭和高佛士澤蘭等。金山說,真正的奇觀要等到午後或陰雨天,紫斑蝶會棲息在樹枝藤條垂掛成串,形成「蝶樹」或「蝶瀑」景象,但因行蹤成謎,難得一見。

此次阿禮之行,我們沿著台24線東行,經三地門時,金山留意到紫斑蝶紛紛沿隘寮南溪飛出來,立即停車數蝶。「可能是好茶部落那邊飛過來的。」金山要我協助數蝶,待了一小時,數出每五分鐘約七十隻。時值三月初,春暖花開,南風拂來,形成一股助飛的力量,紫斑蝶即將返鄉,但見褐色翅膀在陽光下散發紫色幻光,令人驚奇。我們站在坡地,目送紫斑蝶凌空而去,牠們也許會在「蝶道隘口」(雲林縣林內鄉)歇息幾天吧,然後飛越濁水溪、八卦山返回北台灣,但高潮在三、四月間,數量龐大時,會在空中形成「蝶河」奇景。

發表評論

分享這篇文章
分享這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