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行/

Travel

 

keyboard_arrow_left
keyboard_arrow_right

讓林懷民難產十年的一支舞

世事動亂,眾生渺小如微塵。雲門舞集十一月將推出舞作《微塵》,出自《金剛經》的「微塵眾」。「它是讓我平息下來的安魂曲,吸吐、吼叫完了,會好過一點。」雲門舞集創辦人林懷民接受alive專訪時表示。他甚至私下告訴友人,好幾次坐在排練場裡看著《微塵》,忍不住流下眼淚。

我們來到雲門的排練場,一睹雲門新作。「歡迎大家來監考。」林懷民說。排練場的空氣有點悶熱,但當俄國蘇聯時期作曲家蕭斯塔科維契《第八號弦樂四重奏》一下,舞者扭曲、發抖、交臂抵擋,我們似乎被緊緊的揪住,定格在原地,無法奔逃。「這次舞者最大的挑戰,是要如何與音樂抵抗。」雲門舞集排練指導周章佞說。《第八號弦樂四重奏》是蕭氏一九六○年為電影《五天五夜》創作配樂,在二戰晚期遭盟軍地毯轟炸的古城德勒斯登提筆完成,將四重奏獻給「法西斯與戰爭的受害者」。

樂曲背後,還有弦外之音。第一樂章開始的四個音符「DECB」,隱涵蕭氏姓名德文拼法縮寫,其後不斷貫穿樂章。他在寫給好友的信寫道:「當我去世時,我覺得不會有人譜寫四重奏紀念我。我決定自己寫一首。」當時在史達林極權統治下,蕭氏身不由己加入共產黨。在這嚴厲、肅殺的樂音中,或許傾訴的對象是——極權統治下的渺小人民。

十年前,林懷民聽到樂曲非常震撼,想編成舞,但自覺編不出來。難產十年,今年初他著手編出這齣悽愴舞作,「音樂太偉大,明明知道燙手,你還是忍不住碰觸它。」灰煙中,舞者勉強撐持身體,嘴一開一闔,無法抵抗,宛如出水殘喘的魚。「跳得很好,再鬆一點,太革命了。」林懷民對舞者說。他要求舞者不能依賴情緒,而要掌握身體,在舞台上,一秒都不能思考。雲門另一支新作是明亮清雅的《白水》,屆時將與《微塵》上下半場演出,兩者如檸檬水與伏特加的對比。

發表評論

分享這篇文章
分享這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