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行/

Travel

 

keyboard_arrow_left
keyboard_arrow_right

跟隨老獵人追八色鳥全球鳥迷必看稀有種,來台出團指定他

一個人口僅八百人的雲林縣湖本村,每年五至八月,就會湧進三百多位來自台灣、英國、比利時、日本等世界各地鳥友,他們全為湖本的夏季嬌客──八色鳥而來。但要找到藏在森林中的「小仙子」哪有這麼容易?

「找『阿開』,他是我們的八色鳥保證班班長。」湖本村前村長、前立委尹伶瑛說。尹伶瑛口中的「阿開」,是湖本唯一鳥導張景開,曾讓日本鳥友笑顏逐開,直說親眼目睹八色鳥,已「此生無憾」;也曾讓多次撲空的美國鳥友,五分鐘就見到魂牽夢縈的黃嘴角鴞。六十歲的阿開一輩子都在追逐八色鳥。年輕時,他是捕捉八色鳥的獵人,外銷到日本作標本;現在卻一百八十度轉大轉彎,協助研究機構做調查,也帶領鳥友找到鳥兒蹤跡。

「找鳥不是容易的事,有些鳥導甚至比客人還晚發現,壓力可大了。阿開有很敏銳的觀察力,他可以精準找到。」和張景開合作多年、湖本生態合作社負責人陳嘉宏說。

但別以為經驗老到、看起來表情不豐富的阿開就沒有壓力,面對遠道來賞鳥的鳥友,他總是不希望對方敗興而歸,每次也必定準備好三個以上的鳥巢點。一次,一位外國鳥友大清早沒有看到,不死心的張景開便中午再帶他去找,「最後他很滿足離開,我中暑去吊點滴。」阿開操著一口台語,憨厚的笑。

身為嚮導,阿開其實不以多話取勝,常常外國鳥友來台,不諳英語的他,靠比手劃腳,加一本鳥類圖鑑,照樣可以和外國人溝通。但提到了八色鳥,總是能打開他專業知識的開關。面對一位擁有許多問題的遊客的「八色鳥快問快答」,更是張景開的強項。

「八色鳥壽命多長?」「往南飛去哪?」「幾年可生小孩?」「是鳥爸爸顧還是鳥媽媽顧小孩?」他都能不加思索的回答。

其實,能和飛在天上、藏在樹梢的鳥兒們做朋友,不僅和過去追逐八色鳥有關,張景開也是經過了一番累積。

發表評論

分享這篇文章
分享這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