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行/

Travel

 

keyboard_arrow_left
keyboard_arrow_right

香港裡的曼哈頓旅店GARY的一千零一夜

全球疆域封鎖,人流停滯,對於旅宿業來說,這是段極為刺骨的凜冽之冬。

過去,我就常在不出國時,選擇一個香港旅店住上兩天一夜,在故鄉當個暫時的異鄉者,也別有一番風趣。

最近,在家附近度過悠閒假期的住所度假(Staycation)也在各處蔚為風尚。過去價格總讓人望而生畏的超高檔旅店,紛紛打出優惠的住宿套裝。

包住、包吃、包玩、包早餐又包晚餐,甚至下午茶香檳無限量續杯,加上退房時間延長,讓本地客願意走出自家,到車程不到半小時的旅店「奢華」遊一趟。

這數個月我也緊盯網路平台,一有平常心怡的旅店推出超值套裝,就要搶先預約。大家都悶壞了,夏天的房間訂位戰變得相當緊張。

坐上計程車,從我家到灣仔的香港瑞吉旅店(The St.Regis Hong Kong)不到十五分鐘路程,我的心情卻如遠奔紐約。

旅店如有機體般的建築外觀,在灣仔群樓間相當顯眼,然而入口卻極為隱密,司機還多繞了幾圈才找著。

從高聳的黑色大門入內後,挑高的設計和整體色調,讓其實不算大的大廳顯得寬敞氣派。

過去到訪紐約時,第五大道上,百年歷史的紐約瑞吉旅店房價總高不可攀。但我至少會去它的酒吧一趟,點杯從這個旅館原創誕生的經典血腥瑪莉(Bloody Mary),感受曼哈頓黃金年代的紙醉金迷。

此次入住後,我便直覺性的往酒吧跑,並選定與調酒師面對面的吧台位置,邊欣賞他們的嫻熟手法,邊細細觀看每件精緻非凡的古典水晶玻璃杯器。

在這裡一定要先花時間翻閱其調酒單,由十四款招牌雞尾酒串成的紐約香港雙城故事。

巧合的是,瑞吉旅店、紐約地鐵和香港電車都是在一九○四年面世,也因此成為調酒單的主題,每款酒背後的故事都牽連著地鐵或電車的目的地。

香港調酒的部分,會加入東方元素,如五香粉、陳皮等香料,或和本地手工精釀啤酒廠合作,加上吧台後一幅由北京藝術家張弓手繪的香港景色壁畫,成為香港瑞吉旅店源自紐約卻又有別於紐約的特色。

發表評論

分享這篇文章
分享這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