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

Travel & Leisure

 

keyboard_arrow_left
keyboard_arrow_right

歡迎光臨 大人的玩具間part2——超級校長一屋子陀螺 轉出酷學人生生活困苦,手作玩具成娛樂

出生在物資匱乏的五○年代,自己動手做玩具,成了那年代許多人共同的童年回憶。「動手做」是唯一的解方,當年在嘉義朴子,人稱「超級校長」的吳望如就是這樣長大的。

小檔案_吳望如

玩家資歷:50年
現職:國立清華大學藝術與設計學系講師


「校長,要不要一起打陀螺?」這句話是十多年前,在新北市八里米倉國小校園裡最常聽見的問候語。常跟學生一起玩陀螺的吳望如,從小就與陀螺結下不解之緣。

在嘉義出生、長大的吳望如,把在別人眼中視為廢棄物的木頭、竹子等材料,當作是閃閃發亮的寶物,因為這些東西經由他的巧手改造,能成為獨一無二的玩具。

雖然沒有錢,吳望如卻不因此喪志,反讓他的藝術天分得以發揮。小學二年級時,他被高年級學長打陀螺時的自信風采,深深吸引,但因為手部力量不足,他只好選用材質較軟的木頭,自己慢慢削出形狀,做出人生第一個手作手捻陀螺。他至今仍然保存著,做為自己手工起點的紀念。

升上高年級,隨著越來越常跟同學釘陀螺,製作較複雜的傳統陀螺成了他的日常。

除選擇質地較堅硬的木頭外,裝陀螺釘也是關鍵,最常見的圓釘陀螺是必備款,而較少見的劍釘陀螺與斧釘陀螺,就得依靠附近的糖廠小火車協助。

把鐵釘放置在五分車鐵軌上,小火車經過後,就會將鐵釘壓平,再依據自己想要的模樣磨成型。不但能省下力氣,也有獨特的樂趣。

就地取材,芭樂樹也成要角

另外,也由於硬木頭取得不易,竟連芭樂樹也成了陀螺製作材料,「那時我們流行一句話『第一埔姜(黃荊)、第二苦楝、最硬是番石榴』,因此附近的芭樂樹成了我們搶奪的目標。不是為了吃芭樂,而是為了要取木材做陀螺。」

常見的九芎樹,因為木紋特殊,加上做出來的陀螺打起來特別響亮,是初學者的最愛。但是木質較脆,容易被擊破,玩家都不愛用它。

同樣隨處可見的竹子,也可用來製作陀螺,在南台灣十分普遍。但吳望如小時候並沒有將竹子做成陀螺,而是做成竹撲滿,用來存放自己辛苦做資源回收或打零工賺來的錢。

發表評論

分享這篇文章
分享這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