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行/

Travel

 

keyboard_arrow_left
keyboard_arrow_right

走在包浩斯之城part2——極簡初心,跳動百年 包浩斯博物館

以前遊客到達德紹火車站後,幾乎都毫無懸念往左邊出口走去,那裡是往包浩斯學校和其他重要景點的方向,反而往市中心的右出口門可羅雀,偶爾有本地人使用。二○一九年九月後終於不同了,隨著包浩斯博物館(Bauhaus Museum)刻意選址在市區開幕,加上本地年輕人與包浩斯基金會努力從事市區改造,右邊出口人流顯著增加,這次我也第一次選擇了這個出口,充滿新鮮感。

包浩斯主義對我的影響,可追溯到大學建築系新鮮人時代,因此在周遊世界過程中,只要與包浩斯設計相關的,都特別吸引我注意。當包浩斯德紹博物館新館(Bauhaus Museum Dessau)向全球應徵設計圖時,我們公司自然也參與競賽,在七百多名競爭團隊中大約排了第六○名,最後由西班牙巴塞隆納建築師岡薩雷斯.希茲.薩瓦拉(Gonzalez Hinz Zabala)勝出。雖然沒有贏得頭彩,但我仍對於這個博物館有著深厚的感情和認識。

德國目前有三座包浩斯主題博物館,繼二○一九年四月包浩斯威瑪博物館(Bauhaus-Museum Weimar)後,位於德紹的新館為第二家(第三座位於柏林)。擁有四萬九千件藏品,是世界第二大收藏,要全部細細品味恐得花上幾天時間。

博物館不光是擺出大師創作這麼簡單,更竭力還原包浩斯設計學院導師與學生間鉅細靡遺的教學關係、理念和背景,甚至連書信、筆記、草圖和功課等都生動呈現,充分顯示學院與眾不同的實驗性和創造力,相當立體。游走期間,我彷彿又成為個態度桀驁不馴、創意源源不斷的學生,年輕起來。

舞台製作、燈具影響現今潮流

博物館可看見當時學校裡各式工作坊和學生的原創作品,像是前衛舞台製作先驅、發展出獨到人體與空間理論的奧斯卡.希勒姆爾(Oskar Schlemmer),他最著名的作品《三人芭蕾》後來也影響了女神卡卡(Lady Gaga)的表演甚深;既是學生後又成為年輕導師的家具設計師馬賽爾.布勞耶(Marcel Breuer),他運用鋼管製作家具的手法打破當時傳統,靈感來自單車把手的瓦西里椅(Wassily Chair)大受青睞;由學生威廉·瓦根菲爾德(Wilhelm Wagenfeld)在一九二八年設計的包浩斯燈(Bauhaus Lamp)造型簡潔且有強大功能性,是包浩斯威瑪時期最具代表性的燈具;更不能錯過約瑟夫.亞伯斯(Josef Albers)的編織展,其顏色與圖樣的搭配影響時尚潮流甚鉅。

發表評論

分享這篇文章
分享這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