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行 /

Travel

 

keyboard_arrow_left
keyboard_arrow_right

勇闖與世隔絕的山林仙境清邁尋悠 Part 2》郊區探險

想像一下這款旅行——抵達沒有觀光客的所在,聽不到自己熟悉的語言,還能避開自拍棒……如此的想望容易嗎?在泰北,這個願望竟然達成了。我和攝影在清邁郊野探險,成為現場唯二旅客,把大自然包場了。

來到四面環山的清邁,進行自然體驗是必要的。出發前,我盤算找熟悉郊野的當地達人帶路,避開人潮,於是上網搜尋旅遊住宿平台Airbnb的體驗清單,尋找當地導遊、家庭甚至個人提案且舉辦的行程。最後訂了兩趟體驗,決定在清邁期間留二天,好好泡在自然裡。

早上十點,清邁豔陽高照,嚮導Naksit已在民宿等候我們,從城區駕車前往斯里蘭納(Sri Lanna)國家公園。約一小時,車輛與人煙逐漸稀少,最後在一片水域旁停下。我們來到湄陽水壩(Mae Ngat Dam),四周山巒圍繞,湖面平靜無波。

換搭長尾船,微風徐來,離塵囂越來越遠。湖上只見漂浮而居的民家、零星幾艘輕舟。十五分鐘船程,盡情享受天地間的寬闊與清幽。一片寧靜,只剩下答答馬達聲。船停妥,踏上木棧道,走進湖中隱密的船屋。

秘密船屋
包場大自然開派對


「約有十位屋主在此經營船屋,為保護環境,其他業者無法再進入,」Naksit對我說,「這兒幾乎看不到國外觀光客,來的多是泰國人或移居清邁的外國人,週末常在船屋開派對,還能在此夜宿。」這天,隔壁船屋來了一組日本家庭,據說是居住清邁、常來此度假的常客。穿著救生衣的小孩和媽媽,搖搖晃晃走過湖中的浮板,互相「陷害」彼此掉進湖中,嘻嘻哈哈樂得很。

Naksit在預訂網頁已先預告:「在船屋,我們可以進行五種活動。」可玩的事情很多。你可以像那個日本家庭一直泡在湖中游泳漂浮,或划獨木舟至湖中央;或像我一樣,嘗試畢生第一次釣魚,不到五分鐘就「棄械」投降,決定還是依靠屋主烹煮來自水庫圈養的湖魚,享用新鮮午餐。

而我最難忘的體驗是附近的叢林健行。Naksit告訴我,五年前有位僧侶曾在林中修行,兩年前去世,留下當年搭建的棚屋。這條「僧侶路徑」罕無人跡,雜草叢生,甚至滿是前幾日大雨後留下的泥濘。Naksit在前方用開山刀為我們開路,而我們則不斷被蜘蛛絲掃臉,又要面對來勢洶洶的蚊子大軍,慶幸出發前已塗上厚厚一層防蚊液。

深入原始蠻荒,卻不知盡頭,令我有些不安。視線忽然開闊,停下腳步,眼前出現六座茅草屋,各具備菜園、廚房與廁所等不同功能,還有一座小小的神龕,供奉著佛像。「附近居民很尊敬在大自然修行的僧侶,會在僧侶偶爾走出山林時,奉獻金錢和食物。」Naksit解釋。

為了修行,僧侶親自搭建石階通往山洞,在洞裡的茅草屋打坐冥想。石階陡峭,我們費盡力氣才抵達。如今已被數百隻蝙蝠盤據,黑漆漆的山洞內傳來難聞的氣味,受到我們這些不速之客的打擾,牠們瞬間四處竄飛。

我好像闖入一個與世隔絕的神秘聖地,直到搭著長尾船重回船屋,仍覺得剛才所見的事物,如夢一般,只留下滿是泥濘的運動鞋,證明我曾經造訪過此處。

兩天後,我預訂的另一場行程到來。留著山羊鬍、穿著破洞牛仔褲的嚮導Pat到民宿接我們,準備一起探訪清邁高山民族克倫族(Karen)以及赫蒙族(Hmong)村落。來自撣族(Shan)的Pat,十年來在泰北少數民族聚落實行可永續發展的觀光模式,藉此幫助同胞脫離貧窮困境,同時維持傳統生活方式,以傳承古老的智慧。

前往克倫族村落的路遙遙,我們搭著四輪傳動車挺過顛簸的山區路段,在兩個小時的車程中,我必須假裝鎮定,努力讓胃中早餐不要飛濺出來。窗外綠油油梯田,顏色濃郁且飽和,成為車程間唯一的療癒。

入高腳屋
淺嘗在地日常風味


直到不遠處傳來一陣狗吠與雞啼交錯的聲音,預告我們終於抵達村落。三隻狗衝上前來迎接,又舔又討摸。這兒住著約十五戶克倫族家庭,世世代代居住在傳統竹造高腳屋,屋頂覆蓋竹葉和柚木葉。我們拜訪的Gala爸爸一家,共有六人、三狗、一貓、一豬與數隻雞,全生活在一起。

爬上高腳屋,房內並無明顯隔間,廚房就是臥室,臥室就是廚房。柴火堆前方是床鋪,牆角擺放一把吉他。陰暗的室內沒有電視、燈光昏暗,同事特地拿補光攝影燈照明,才能清楚看見Gala爸爸為我們準備的食物。

炸芭蕉淋上自採蜂蜜與芝麻、南瓜炒蛋、克倫族傳統雞肉雜炊,陸續端上桌,當然少不了清邁青辣椒蘸醬。菜色不多、食材非常簡單,這就是克倫族的日常午餐。我們語言不通,全得靠嚮導Pat和Ton翻譯。但當Gala爸爸為我們在手腕上綁起白色繩結,喃喃念起克倫族語,為我們傳遞祝福。此時語言相通與否,似乎已不重要了。

村裡的小孩子都去哪裡了呢?孩子在漫湄蘭坎小學(Ban Mae Lan Kham School)上學,在足球場上踢足球,在二樓對我們的相機鏡頭擠眉弄眼。

三年前,這所學校開始招募外國志工教小朋友說英文,希望能培養孩子們的外語能力與外界交流。二十四歲的英文志工Romain來自瑞士,一週教三堂課。「這些孩子們很渴望學習,也非常認真。」Romain對我說。他也向孩子交換語言,現在習得的克倫語,比泰語還要多。

中文交流
拉近距離滿溢親切


我們繼續前往赫蒙族村落走逛,看到婦女們在屋外編織顏色鮮豔的衣服,早早為新的一年做準備。

赫蒙族亦稱苗族,和中國苗族屬同一個族群。Pat帶我們走進一間半掩門的家屋,他說屋裡爺爺的祖先就是從中國來,爺爺會講中文噢。可惜爺爺鄉音重,我只聽得懂「台灣」「中國」之類的單字,其他則是有聽沒有懂。但能跟清邁少數民族嘗試以中文對話,拉近了彼此之間的距離。

這兩場郊野探險,讓我看到更真實且獨特的清邁。當下儘管舟車勞頓、粗茶淡飯,但或許經過時間的淘洗,往往是這種沒有經過包裝的旅行,最是彌足珍貴。

人物小檔案_

Naksit Sa-ngiamsin

導遊、清邁摩托車露營(Chiangmai Motorcycle Camping)成員。喜歡清邁的大自然總離城區不遠,最快二十分鐘就能抵達山水湖泊。

Pat
曾擔任嘟嘟車司機,現任導遊、泰國高山部落旅遊(Thailand Hilltribe Holidays)創辦人,希望向旅人推廣他的家鄉文化之美。


店家小檔案_

探訪清邁隱密船屋

時間:約6小時
費用:每人71美元(含午餐與交通接送)
網站:www.airbnb.com.tw/experiences/271572

拜訪高山民族部落
時間:約8.5小時
費用:每人101美元(含交通接送),午餐另計每人150泰銖。
網站:www.airbnb.com.sg/experiences/248011

發表評論

分享這篇文章
分享這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