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行 /

Travel

 

keyboard_arrow_left
keyboard_arrow_right

前衛又傳統設計教父》拼貼超過100種建築表情回望大師經典 Part 3

前往普林西皮公園旅店(Hotel Parco dei Principi)的路途有些曲折。公車蜿蜒而行,一方垂直的懸崖底下,便是蔚藍海水,就算是忍住睡意,也要貪婪的將絕美海景映入腦海。司機因為熟悉而輕鬆奔馳的速度,有時整輛車飆移的狀態就像航行於藍空中的飛行物,令人有些緊張又刺激興奮,幻想是隻在地中海翱翔的海鳥,正為到達夢想中的家園而迎風振翅。


這間位於義大利索羅托(Sorrento)的普林西皮公園旅店,對我深具意義,因為它開幕的一九六二年,正是我的出生年份,它是吉奧.龐蒂(Gio Ponti)晚年之作,完成的時候也是我新生之時。入住那一刻的悸動和喜悅,就像打開摯愛的人為我準備的生日禮物般,感動無可言喻。

二次大戰後引領義大利設計界的教父級人物,龐蒂在建築與工業設計上有著無可取代的地位。然而他的第一份工作,卻是陶器製造商Richard-Ginori的藝術總監,將新古典主義運用在陶器設計上,創下有新意但不失舊俗的作風。這也成為龐蒂在建築設計的風格,充分利用建材的調性和色彩,力求機能與視覺的和諧,既具前衛實驗精神,又融合義大利傳統美學,大膽使用幾何圖形增添立體感,也成為他最擅長的特色。

他最為人津津樂道的作品,就是一把號稱小男孩用手指就可勾起、不到一‧七公斤的椅子,為了這把Superleggera超輕椅,他耗費了十年將工業化、輕盈極簡感與生活幸福感表現到極致;從一九五五年設計至今,這把椅子都還在生產,可見其影響力和受歡迎程度。另外,Distex扶手椅也是經典之作,讓龐帝成為家具設計史裡的時代標竿,被視為第一代現代家具師。

以十年淬煉出一把椅子,這種不斷反覆實驗的精神、耐力和驚人創造力,也反映在他所設計的普林西皮公園旅店。

會呼吸的門、牆與房間

延伸陽光雲朵下閃爍的藍,走入旅店中,便是無數藍與白、偶爾出現一抹綠。若是有耐心數數,不區域的瓷磚就有超過一百種變化。曾經從事陶瓷藝術的龐蒂把天空、雲、大海和草地的千變萬化,換成幾何遊戲收納到旅館空間中,既理性又感性,既狂野又寧靜,每一步都是驚喜,有些手工陶瓷作品是完全複製不出、獨一無二的。一百種完美的搭配,看似得心應手,背後是千萬個日夜雕琢出來的。化繁瑣為純粹,這也是龐蒂過人之處。

龐蒂設計這間旅店時,已是義大利設計界大人物,創作自由如獨行飛鳥,沒人膽敢指東話西,如現今許多自以為是、對設計未懂裝懂的業主。半世紀後,想必也沒人會冒著破壞龐蒂心血的險,將普林西皮隨意更動,最多就是抱著對大師崇敬之意,小心修復。如今雖不若當年新穎,但仍不過時。

曾有設計展主辦單位將龐蒂的創作方式,稱為「賦予建築溫暖的皮膚」,我認為十分貼切。在原本硬邦邦的建築物上展現出如「皮膚」般通透溫柔的質感;每扇窗、門與牆,都像有氣孔似的呼吸著。我可以面對普林西皮公園旅店一面以圓卵石牆砌出的牆與窗台,發呆數小時也不厭倦,當陽光和仙人掌的倒影在牆面上形成畫作,每顆石子彷彿都有了的生命,吸氣、吐氣,恍惚間,成了密密麻麻黏附在船體上的貽貝。

我的房間景觀除了那不勒斯海灣,便是義大利最著名的維蘇威火山。當年龐蒂在這看似平靜卻帶著危機的景象前,不知是以怎樣的心情構思,想像出那一幅幅賞心悅目的藍白畫面?我卻知道,在這樣令人迷醉的環境下,心靈能真正沉澱下來,腦子時時都能噴發出天馬行空、變化多端的絕佳創意。


發表評論

分享這篇文章
分享這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