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 /

Travel & Leisure

四五十年前,老宅子家家戶戶點燈給人引路,元宵時節孩子們提著燈籠上街,漆黑夜裡新奇緩步遊街,一路顧著燈籠裡的燭火,怕熄滅,又怕一晃蕩火苗燒掉整個燈籠,小手上一個個型態各異燈籠的小人龍,這景色早已不見。 回到現代,來老綿成的客人開頭總說:「好可愛啊!轉身就離去,真正會為燈籠掏錢的人少之又少。」

四五十年前,老宅子家家戶戶點燈給人引路,元宵時節孩子們提著燈籠上街,漆黑夜裡新奇緩步遊街,一路顧著燈籠裡的燭火,怕熄滅,又怕一晃蕩火苗燒掉整個燈籠,小手上一個個型態各異燈籠的小人龍,這景色早已不見。 回到現代,來老綿成的客人開頭總說:「好可愛啊!轉身就離去,真正會為燈籠掏錢的人少之又少。」

四五十年前,老宅子家家戶戶點燈給人引路,元宵時節孩子們提著燈籠上街,漆黑夜裡新奇緩步遊街,一路顧著燈籠裡的燭火,怕熄滅,又怕一晃蕩火苗燒掉整個燈籠,小手上一個個型態各異燈籠的小人龍,這景色早已不見。 回到現代,來老綿成的客人開頭總說:「好可愛啊!轉身就離去,真正會為燈籠掏錢的人少之又少。」

客人上門願意買燈籠是一件事,但美美姐更在意的多少人願意點亮燈籠無法取代的傳統燭光。今年,長期配合的廟宇,首次為難的表達減少燈籠的訂購量,一句資金縮減,道盡時代轉變下,傳統產業的辛酸,與無法挽回的歲月。

客人上門願意買燈籠是一件事,但美美姐更在意的多少人願意點亮燈籠無法取代的傳統燭光。今年,長期配合的廟宇,首次為難的表達減少燈籠的訂購量,一句資金縮減,道盡時代轉變下,傳統產業的辛酸,與無法挽回的歲月。

一盞燈,照亮的是前方的路向,也指引過往的點滴。坐在店面迴廊下,頭頂皆是不同的燈籠樣式,人來人往中,有人停步問美美姐附近店家怎麼走,有鄰居停下腳步打招呼。

美美姐說著:「厝邊隔壁都會過來問我事情,小至問路,大至幫忙找人,有一次還碰到父母回來這裡打聽自己孩子的下落,以前孩子生太多,在無法照顧的情況下,就會託付別人照顧、或是帶離去做工,都是很無奈啦!」

對於美美姐或在地人而言,這當然是不可能的任務,畢竟幾十年前線索有限,加上時間已久物換星移,沒想到經過重重關卡,問遍許多人,真的讓這對父母找到自己的親生孩子相逢。

或許這盞燈,與現今環境已不相容,但屬於傳統的人情味,卻是數位或Led永遠無法取代的熟悉氣味。

keyboard_arrow_left
keyboard_arrow_right

百年『老綿成燈籠』照亮大稻埕孩子回家的路燈籠,與現今環境已不相容,但傳統的人情味無法取代。

老綿成燈籠從1915年由美美姐的爺爺開店至今,附近街廓變化許多,歲月剝蝕屋況,不少住戶希望改善居住品質,便聯手翻修老屋。而老綿成的房子則沒加入改造行列,維持原本樣貌直到現在,從小到大,美美姐還是個娃兒在這條街長大,爬阿玩啊的看著爺爺、爸爸每日忙進忙出....
走入迪化街北段,鮮豔絢麗,大紅鮮黃的燈籠吸引而前往,這裡是老綿成燈籠,守護了將近一世紀的傳統產業,現在是由第三代的美美姐接手掌管。

傳統,要維護的不只是技術,更是一脈相承的家族事業。

老綿成燈籠從1915年由美美姐的爺爺開店至今百年店鋪,附近街廓變化許多,歲月剝蝕屋況,不少住戶希望改善居住品質,便聯手翻修老屋。而老綿成的房子則沒加入改造行列,維持原本樣貌直到現在,從小到大,美美姐還是個娃兒在這條街長大,爬阿玩啊的看著爺爺、爸爸每日忙進忙出,跟著有樣學樣,現在由美美姐守護著店鋪,早期老綿成燈籠以賣祭奠用品為主的,因為當時燈籠、金紙是具有廟寺祭拜市場需求的。現在則因應社會風俗行為轉變,則另闢不同的商品,例如客家花布縫製的扇子、書皮套與枕頭套。

百年『老綿成燈籠』照亮大稻埕孩子回家的路
過去提著燈籠滿街跑的場景,還能再回來嗎?

四五十年前,老宅子家家戶戶點燈給人引路,元宵時節孩子們提著燈籠上街,漆黑夜裡新奇緩步遊街,一路顧著燈籠裡的燭火,怕熄滅,又怕一晃蕩火苗燒掉整個燈籠,小手上一個個型態各異燈籠的小人龍,這景色早已不見。
回到現代,來老綿成的客人開頭總說:「好可愛啊!轉身就離去,真正會為燈籠掏錢的人少之又少。」

客人上門願意買燈籠是一件事,但美美姐更在意的多少人願意點亮燈籠無法取代的傳統燭光。今年,長期配合的廟宇,首次為難的表達減少燈籠的訂購量,一句資金縮減,道盡時代轉變下,傳統產業的辛酸,與無法挽回的歲月。

百年『老綿成燈籠』照亮大稻埕孩子回家的路
一盞燈,照亮的是前方的路向,也指引過往的點滴。

坐在店面迴廊下,頭頂皆是不同的燈籠樣式,人來人往中,有人停步問美美姐附近店家怎麼走,有鄰居停下腳步打招呼,美美姐說著:「厝邊隔壁都會過來問我事情,小至問路,大至幫忙找人,有一次還碰到父母回來這裡打聽自己孩子的下落,以前孩子生太多,在無法照顧的情況下,就會託付別人照顧、或是帶離去做工,都是很無奈啦!」對於美美姐或在地人而言,這當然是不可能的任務,畢竟幾十年前線索有限,加上時間已久物換星移,沒想到經過重重關卡,問遍許多人,真的讓這對父母找到自己的親生孩子了。

百年『老綿成燈籠』照亮大稻埕孩子回家的路
你看過士林官邸菊花展嗎?你知道每年展覽的差異嗎?

美美姐提到說:「每年我最期待的就是菊花展了,我最喜歡挑一大早的時間去參觀,有種整個花園都是專屬我個人的感覺,今年的菊花展與世大運做結合,有人問我,為什麼看不膩菊花,對我來說,不是看不膩,是花本身有變化啊,有時候我們看世界的角度也是要翻轉一下,才可以好好體驗生活細節的變化不是嗎?」

百年『老綿成燈籠』照亮大稻埕孩子回家的路
這盞屬於大稻埕的老燈,有老綿成在,就還會繼續點下去。

現在已經65歲的美美姐說:每天睡到早上六點就會醒來,以前還會勉強自己繼續闔眼睡覺,現在我選擇起床,拉著燈籠到窗邊的桌檯上,開始專心做燈籠,如果天還未亮,我就為自己點上檯燈,靜靜享受這屬於我與燈籠的專屬時刻。

或許這盞燈籠,與現今環境已不相容,但傳統的人情味,卻是數位或Led永遠無法取代的熟悉氣味。

發表評論

分享這篇文章
分享這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