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 /

Travel & Leisure

2011年,「信義育幼院」時任院長吳文輝,帶領院童踏上單車環島之旅。(圖/電影《單車天使》提供)

要扛起所有人環島的安全責任,吳文輝坦言內心壓力十分大。(圖/電影《單車天使》提供)

單車環島對年齡小的育幼院孩童來說是夢想,對青少年則是挑戰。(圖/電影《單車天使》提供)

育幼院孩子們的目標從不只是環島旅程的終點,而是這條創造自我價值、所謂「家」方向的道路。(圖/電影《單車天使》提供)

環島車隊裡每個人,因互相打氣、幫忙而溫暖。(圖/電影《單車天使》提供)

環島幫助育幼院孩童,將過去遭貶低、輕視、拋棄的痛苦,隨汗水與淚水拋諸於腦後。(圖/電影《單車天使》提供)

一趟顛頗的旅程,慢慢開啟孩子原本封閉的心房。(圖/電影《單車天使》提供)

吳文輝雖已卸下「信義育幼院」院長一職,但內心仍十分關心育幼院孩童,且關懷邊緣人口不遺餘力。(圖/電影《單車天使》提供)

「信義育幼院」的孩子們,在院長和志工老師陪同下,完成歷年來連專業車手都不一定有把握的環島壯舉。(圖/電影《單車天使》提供)

「信義育幼院」的孩子們在抵達終點的那一刻,生命齒輪才正要轉動。(圖/電影《單車天使》提供)

「信義育幼院」的孩子們,透過環島之旅,發現自己擁有比一般人更堅強的韌性,以及世界上有一種大人能夠「不離不棄」。(圖/電影《單車天使》提供)

2016年11月11日,跟單身天使一起回家,見證他們生命騎跡! (圖/電影《單車天使》提供)

keyboard_arrow_left
keyboard_arrow_right

單車天使 騎尋「家」的方向一千兩百公里環島騎跡 信義育幼院孩童定義自我未來

家,對許多人來說是愛與溫暖的地方、永遠的避風港,但有一群來自四面八方的孩子,因親人無法教養、無力教養,甚至被不當對待,而有一個難以回去的家,於是弱小身軀和恐懼不安的心靈,在沒得選擇的處境下孤苦無依,輾轉透過社會局安置到「育幼院」,只是這個「安置所」卻未必能像家一般,為他們開啟人生另一道幸福大門,提供適度的關愛與正當教育。 不過,雲林縣斗六小鎮上,一間於1980年創立,名為「信義育幼院」(Xinyi Preschool)的安置所,就幫助過逾六百名失依孩童,輔導其成長自立,擔任保護與教養孩子的重要角色。而且院方會趁暑期時間,帶領年齡層八至十八歲的院童,總人數約四十五到一百二十名不等的車隊(含院內老師、志工、社區孩童、騎友),騎乘單車,踏上一千兩百公里的環島旅程,用大人與孩子之間強韌的意志力,踩下一段段撼動人心的動容故事。

家,對許多人來說是愛與溫暖的地方、永遠的避風港,但有一群來自四面八方的孩子,因親人無法教養、無力教養,甚至被不當對待,而有一個難以回去的家,於是弱小身軀和恐懼不安的心靈,在沒得選擇的處境下孤苦無依,輾轉透過社會局安置到「育幼院」。只是,這個「安置所」卻未必能像家一般,為他們開啟人生另一道幸福大門,提供適度的關愛與正當教育。
不過,雲林縣斗六小鎮上,一間於1979年創立,名為「信義育幼院」(Xinyi Preschool)的安置所,就幫助過逾六百名失依孩童,輔導其成長自立,擔任保護與教養孩子的重要角色。而且院方會趁暑期時間,帶領年齡層八至十八歲的院童,總人數約四十五到一百二十名不等的車隊(含院內老師、志工、社區孩童、騎友),騎乘單車,踏上一千兩百公里的環島旅程,用大人與孩子之間強韌的意志力,踩下一段段撼動人心的動容故事。

「活到七十歲再回頭看,連做夢都會笑的事,大概是帶這群孩子去環島吧。」-信義育幼院前院長吳文輝。

遙想歷年單車環島之旅,現年五十六歲的「信義育幼院」前院長吳文輝,在電話中用熱切地語氣表示:「我想幫助孩子找到成功的經驗」。原來,身為專業教育工作者,他察覺替孩子諮商的效果有限,輔導教育走入瓶頸,加上吳文輝希望社會捐助給育幼院的善款,能帶給孩子最實質的幫助,所以與其花一大筆錢,替院童安排暑期出遊,聽他們嘀咕沒冷氣、吃不好等怨言,學會用負面情緒看待周遭人事物,不如改變原有教育方式,因此讓吳文輝與團隊陷入長考。

單車天使 騎尋「家」的方向

然而,想取代原生父母,擔起協助拼湊院生孩童「成長歷史」責任的,是在育幼院服務服務長達二十一年的吳文輝,當時他大膽突破,在全院根本沒人會玩單車的狀況下,毅然決然於2007年開始,進行每年一次的環島生命教育課程。只是,要扛起上百人環島的安全責任,吳文輝坦言內心壓力相當大,但為了陪伴失親孩童尋找自我、重拾自信心,第一年,他仍義無反顧帶領三十五名院童、十幾名志工與老師,騎著龍頭還掛有菜籃的淑女自行車,用限有資源乘載無限意志力,浩浩蕩蕩展開這趟尋家、找回自己的旅程。

發表評論

分享這篇文章
分享這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