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 /

Travel & Leisure

 

keyboard_arrow_left
keyboard_arrow_right

風靡老聲音從街頭演唱、唱片文物到傳統國樂,聽覺也掀懷舊風!

九名來自全球各地的老外齊聚在台灣, 用生活器具製成的樂器,讓人重返爵士樂的靈魂與感動; 一位企業家,在1932年的日式老房, 用一屋子的音樂蒐藏讓人重新回味老聲音的感動; 三個年輕人,以國樂拉出古老曲調的現代風情。 三段新時代裡守護老聲音的故事,請你細細聆聽。

現在的你,都怎麼聽音樂?打開手機,點開音樂App,滑動手指,便能享受來自全球各地,包羅萬象的各式音樂。這是我們多數人所認知的音樂。

「你能想像以前的人怎麼聽音樂?他們對音樂的看法嗎?」《玩樂老台灣》作者林太崴說。便利性,讓人們對聲音的崇敬性消失了。在十九世紀以前,人們聽音樂必須到現場聆聽樂團演奏,「古時候也只有富貴人家才有能力把樂團請到家中演奏。」直到後來音樂盒、愛迪生發明了留聲機後,人們發現了保存錄製聲音的方法,至此音樂開始打破了階級,走入尋常人家。

從一開始人們把這些機械視為會吸取靈魂的妖魔,後來會聚集在有留聲機的人家,等待留聲機搖手把後,才將七十八轉唱片如同聖物般被放在唱盤上,「當音樂從留聲機裡跑出來之前,你會經歷一些幾近像儀式般的步驟,那些步驟能讓你更期待音樂。雖然那時候的蟲膠唱片有兩面,一面只有三分鐘。」林太崴表示;閉上眼睛,想像著一群從來沒有聽過音樂的人屏息等待著,那音樂雖僅有三分鐘,但那三分鐘的節奏,卻能直直敲打至人們的靈魂深處。

昔時錄音技巧還不算精密,然這些不精密所造成蟲膠、黑膠唱片裡有些沙沙質感的音響,這些聽在喜愛民謠、爵士樂的「泥灘地浪人」團長David Chen耳裡,卻變成了一個獨特的時代魅力。

這個樂團不但專唱老時代民謠風格的歌曲,推出的新專輯《跳舞時代》正是跟三○年代七十八轉唱片致敬。專輯名稱與一九三三年歌后純純的時代金曲同名,樂團也重新詮釋了這首歌曲。

現代人或許認為阿公阿嬤多數傳統古板,但是舊時代的音樂,除了優雅之外,自由奔放的氣息才是吸引著人們最主要的原因,「〈跳舞時代〉為台灣流行樂之父鄧雨賢(一九○六至一九四四年)作曲,陳君玉(一九○六至一九六三年)填詞,」David說明,樂團重新詮釋這搖擺輕快的歌曲,歌詞裡「⋯⋯東西南北自由志,逍遙佮自在,世事怎樣阮不知,阮只知摩登年代(編按:陳君玉原詞為「文明時代」)⋯⋯」描繪出了那個年代的瀟灑,那個時代年輕人對自由生活的渴望。

發表評論

分享這篇文章
分享這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