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行 /

Travel

參加「大專生洄游農村計畫」的大學生來鳳林駐村兩個月,學習親近與了解農村。(來源:吳仲軒提供)

keyboard_arrow_left
keyboard_arrow_right

鳳林走看菸樓、聽校長說故事 最早把「慢」當文明的村落

清晨七點半,花蓮縣鳳林鎮居民李金言就帶著剛採收的蔬菜來光復路報到了。就算今日腰痛,她還是請先生幫忙載菜來賣。賣菜只是附帶價值,最主要目的,還是要來見見社區的老朋友啊。

清晨七點半,花蓮縣鳳林鎮居民李金言就帶著剛採收的蔬菜來光復路報到了。就算今日腰痛,她還是請先生幫忙載菜來賣。賣菜只是附帶價值,最主要目的,還是要來見見社區的老朋友啊。

短短不到五十公尺路段,婦女們坐成一排,陳列自家採收的蔬果,交換社區情報與八卦,也分享在地食材。李金言指著眼前的高麗菜筍、韭菜與A菜,說:「這些也都是我自己要吃的,(怎麼可能)還消毒(噴農藥)咧。」

這是鳳林早市,鳳林一天的開始,純樸又生猛有勁。《alive》到訪時是假日,坐在台北到花蓮的火車上,充斥許多帶著濃濃口音的陸客。結果抵達鳳林,卻幾乎見不到觀光客的蹤影。二○一四年,鳳林成為台灣第一個獲得國際認證的慢城。一年半載過去,這兒依舊沒有嘈雜的汽機車與人聲。一如往常的日子,鳳林的生活步調,還是慢得很。

儘管鳳林花了四年時間爭取,但剛得到慢城資格時,許多居民卻搞不懂究竟什麼是慢城。在這個人口大量外移的小鎮,他們不解:「慢城有什麼好呢?」「慢慢等死?」鳳林北林三村社區發展協會總幹事李美玲,是從高雄嫁來的鳳林媳婦。她最清楚鳳林的優勢在哪裡——水、藍天與空氣。她說,這些東西鳳林唾手可得,但許多城市已失去,花再多錢也無法彌補。

「鳳林不可能像台北一樣高度開發,更不可能趕上台北,」李美玲說,「我們應該讓鳳林人看見自己的價值。慢,也是一種文明,鳳林逆向行駛。」在這裡,維持著古老傳統的生活方式。就算家家戶戶有了洗衣機,每天清晨,阿嬤還是喜歡蹲在水溝邊洗衣服、洗特別油的鍋子、洗沾滿泥土的褲管。

根據慢城認證八大公約,其中一條明列:「培育本地文化,保護當地風俗習慣與文化資產。」鳳林文化資產確實獨特。日據時代,它是花東三大移民村之一。一九一四年,日人在今日鳳林鎮大榮里、北林里,成立林田移民村,設立林田國小、警察廳、神社與日式建築。如今走在鳳林小鎮,可見日據時代方方正正的街廓、棋盤式街道的原型。

發表評論

分享這篇文章
分享這篇文章